十一、公主襲來 – 之十五 – 小插曲

靈兒扶著蘭妃在秋繪的帶領之下順利地在適當的時間點抵達設宴的地點——御苑的東南角楓香園。

今夜的宴席不似靈兒先前參加的那幾場正式的宴會,這宴會因算是半正式的,所以才辦在這園子裡。

楓香園是御苑之中專門種植楓香樹的地方,在往楓香園來的這一路上,還未接近便已是能聞到空氣中盡是濃郁的楓香味道。

她們似是循著楓香味找到了楓香園的感覺。在踏進了園子,立即感受到裡頭與外面的氣氛迥然不同。

園子裡,到處掛著琉璃製的氣死風燈。

那些風燈上的琉璃除了透明無色的之外,亦有許多不同的顏色,有的裡頭還似是上了一層霧氣,能讓從中透出的燭火光色柔和許多。

除了一般常見的紅、黃、橙色火光之外,亦有紫色、藍色、綠色等等變化。

其中還有特別的燈,其上頭的琉璃並非使用單色琉璃,而是幾塊彩色琉璃給拼接出來或是在琉璃燒製的過程中添加了色料加以變化,使之呈現出一些圖案。這類的燈本身看來就有趣,其所透出的燭光,自然是比一般的燈有更多變化了。

當然,這些燈除了讓宴會的佈置富饒興味並倍感氛圍輕鬆之外,亦讓園子裡如同白日一般亮敞。

而座席的佈置亦不同於在宮殿大殿裡頭那般,園子裡頭四處皆佈有座席,有些位置是圍繞著一圈的矮案桌席地而坐,有些則是桌椅之上搭有棚子,其中一些棚子還附有能阻隔部份視線的紗帳。

繞過整個宴會場地一圈,能讓人感覺這現場走著的是輕鬆活潑的風格,又帶著些許青春俏皮的味道。往深一層想便能從種種的跡象中猜出,今日的宴會其實是為了某某年輕人而舉辦的。

靈兒同蘭妃到場的時候因著光武帝還未到,有不少官員的受邀子弟在這園子裡的佈置氣氛帶動之下,已放鬆地玩成了一團。

幾個帶頭的人約莫是原本就互相認識,嬉鬧之後便將整個氛圍炒熱起來,一時間楓香園裡好不熱鬧。

蘭妃覺得很有意思,靈兒便扶著蘭妃找了個位子坐在一旁觀看。

忽地一隻酒盞歪斜地倒向蘭妃,靈兒怕酒灑在蘭妃的衣裳上,便眼明手快地接住那酒盞。

她接住了那酒盞,往裡頭一看,才發現酒盞中一滴酒也沒有。

靈兒還未明瞭發生了什麼事,那群年輕子弟便圍了上來,在見過蘭妃之後圍著她說話。

「這位小姐,妳要表演個什麼呢?」

「嗯?你們是在玩什麼?」

「額,妳不知道在玩什麼還接那酒盞呀!真是有膽子!」

另一位子弟也附和道:「姑娘真是有膽識呢!」

靈兒笑著頷了頷首:「那請問,你們現在能說接住了酒盞要做什麼呢?」

「哎呀!顧著說話都忘了呢!接到了這酒盞的人,就得做個什麼娛樂娛樂眾人。」

「嗯。就是要表演對吧?能從什麼之中挑選嗎?」

「琴、棋、詩、畫、做對子、寫對聯,也能行通令、雅令。」

「如果妳想也能為大家舞一曲兒。」

「原來如此……那你們先前已經都做過些什麼了?」

旁的又鑽進來一顆頭:「賦詞﹑詩歌﹑對對子皆已有人做過,先前也有人帶著大夥兒玩了通令﹑行了雅令……,」那人說到一半,指了指不遠處案上寫好的對聯,「對聯也寫過了,妳這會兒只有彈琴與跳舞可以選了!」

「這樣呀……。」

她才猶豫了一會兒,眾人便開始起鬨。

蘭妃臉色有些不豫,靈兒見狀小聲地同蘭妃說:「母妃,靈兒恰好只會一曲,可靈兒並未帶琴,不知是否能向母妃借上一借?」

「什麼樣的琴?」

「古琴。」

「秋繪,去取本宮的凝曦來。」

「娘娘您是說凝曦嗎?」

「儘快取來。」

「是。」

靈兒趁琴還未取來,先扶著蘭妃坐在一個比較穩妥的座席。

小武機靈地搬了一張琴臺及繡墩在一個搭了棚子的樹下。

那群年輕子弟也紛紛尋了座席等待靈兒彈上一曲。

眾人就座之後你看我,我看你地場面有些尷尬。

漸漸地幾個人就交談了起來。

「嘿,你故意將酒盞往蘭妃娘娘那處拋就是為了引這女孩接吧,你知道她是誰嗎?」

「其實我不曉得她是誰耶!」

「你不知道還丟給她?」

「嘿嘿,還好你丟給她,我正想結識她呢。」

「我也是想同她認識認識,她跟在蘭妃娘娘身邊,你說會是娘娘的姪女還是新的宮婢呀?」

「我希望是宮婢……。」

「你傻丫,要是宮婢會是那樣一身衣裳麼?」

「可如果是娘娘的姪女,我看雖然你是左相的侄子也沒機會與她進一步的。」

「若是宮婢,那更不好吧,宮婢至少都要當差到芳齡二十五後才會被放出宮……。」

「如果被指婚就不會到二十五歲了……。」

「欸,你說會不會是哪個官員的女兒?」

「不曉得耶……。」

小武在一旁好笑地看著這群人,畢竟對這些子弟來說,至多只是聽聞最近新晉了一位郡主,卻是對這位郡主生得是什麼模樣並不清楚,理所當然會不認得她了。

最重要的是,郡主早就被自家主子給定下了,過幾日便要行婚儀了呢!哪輪得到這些毛頭小子。

靈兒被眾人注視著並未說什麼,只自顧自地走到琴臺前,在搭好的琴臺旁先淨了手,然後焚了香。

一眾見她一個人在那兒氣定神閒,神態自若地做好撫琴前的準備。

她趁著琴還未到,在腦子裡先過了一遍譜,想著幾處要用何種指法呈現,抬眸環視了現場,正好見到周夫人與莫邪從入口處進場。

週夫人帶著莫邪過來與蘭妃請安,靈兒在與她們目光相交時向她們行了個平禮。

「欸欸,我眼睛有看錯嗎?她竟然是同周夫人並莫大人行平禮?」

「沒,你沒看錯,我也看見了……那女孩到底是誰呀?竟然對她們行平禮!」

「喻赫,房將軍有提過莫大人認識這樣的女孩嗎?」

一位英氣凜然的女子回道:「我爹既不嘴碎又不八掛,怎可能同我說那些。」

「也是喲!」說話的女孩轉頭向另一位女子道:「語柔,妳有聽說過麼?」

「唔……照她的形容,應該是新晉的那位德安郡主吧。」

前面幾個子弟均轉過頭來:「語柔,真的嗎?她就是頂頂大名的德安郡主?」

「應該是吧……。爹爹說過,德安郡主是個低調睿智的女孩,裝扮上也是十分儉樸……你們看她身上的衣識看起來華貴又不浮誇,著重在合適這場合又能顯出她的氣質。

雖然那頭上只配了二支簪子,可那簪子看來卻是上上品……假設今晚德安郡主也有來的話,我想現場只有她是符合德安郡主的這些形容。」

底下還在一片討論,秋繪以是從南薰殿將琴取了回來。

靈兒接過了琴,從容不迫地將琴放在琴臺上試了兩個音,便起身向眾人行禮:「本郡主不才,在諸君面前獻醜了。」

她坐下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輕快地撥弄琴弦,一個個琴音俏皮地在琴上跳著舞,似是原本蕭瑟的秋天,如今有著迎風旋轉的落葉變得讓人再不覺蕭索,而是充滿了興味。

一曲彈罷,未聞過此曲的眾人似乎都醉曲了,琴臺下一片寧靜未有什麼反應。

小半晌忽聞一個鏗鏘有力沉穩男聲伴隨著拍手的聲音道:「彈得好!彈得好!這是什麼曲子?」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