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十二 – 東窗事發

待到靈兒往前院去已是辰時初三刻,小武有些擔心又不動聲色地催促靈兒趕緊到前院去上馬車。

到了前院,小武四處都未見自家主子的身影,有謙又正忙著,隨著出門的時間逼近,她忍不住找了個守門的親衛來問,才知道昊天嶺已經出門了。

小武蹙眉道:「啊?主子已經先出發了?」

「小武姑娘,好像是城防的事情有些急,寅時守城的大隊長親自來了王府,王爺收到消息便點了人出去了。」

「是唷……。」

小武偷偷覷了馬車門一眼,這些日子她日日看著自家郡主忙雖忙,但空著的時候都在發愣,一整日下來連膳食也未進幾口,眼底的不明白及落寞經常是藏都藏不住。

自己最是貼身侍候她的,自是最清楚那原因是什麼。

雖然她也試著想向主子表達郡主過得其實不好,畢竟一個人情緒起伏赫然變得不同以往,或許最需要的是親密的人的陪伴,可主子似是有自己的打算,她作為一個下人,也不好說什麼。

好不容易郡主能同主子出一趟門,她先前還想也許她們能藉由一道乘車的機會在馬車上修好,可現在主子都出門了,哪來那個機會能重修、能舊好?

她捏了捏臉頰,走到未關閉的車門前道:「郡主,主子好像因為城防的事先出門了,晚點會直接到南薰殿找您,現在小武先陪您進宮好嗎?」

「嗯。」

見靈兒點了點頭,小武便上車,將車門關閉好。

有謙確認人都上車也關好了車門便打馬向前。隨著車輪緩緩轉動,馬車開始向府外駛去,這還是靈兒繼上回她從古家回府之後頭一回出府門。

可馬車才出府門,便聽外頭吵吵嚷嚷的。小武暗道不好,靈兒已是探到車窗去看個究竟。

她不看還好,窗簾子一掀開便見有古府紋徽的馬車停在一旁,古夫人撐著虛弱的身體讓侍女攙扶著站在馬車前啜泣,而主要的喧鬧聲是來自於御王府的小廝同古府的小廝推擠成一團,旁邊還有許多人在圍觀著。

由於古夫人並非是大哭大鬧,又她雖是有些年紀,卻依舊是個大美人兒。那美人的面容梨花帶淚、隱忍啜泣的形容看起來是楚楚可憐,讓人很是心疼。若是知道她在此處哭泣的原因,就更令人動容了。

此時不知是誰喊了一句:「看!郡主乘馬車出來了!」

古夫人聞言,開始四處張望找尋著。

終於,她見到靈兒的臉出現在車窗上,激動地往她的馬車過來,那些古府的小廝見自家主子移了位置自然也往靈兒所在的馬車前堵了過來。

小武往前到車駕後方的小窗同有謙小聲地說道:「真是的,都挑這麼早的時間出門還遇上這群人,她們日日來不煩麼!我護著郡主,你能衝過去嗎?」

小武這話語雖小聲,卻如驚雷聲般一字不落地全進了靈兒的耳中。

古夫人日日來御王府門前哭?

自己如何會什麼都不知道?

她有些怔愣,耳畔似是又響起赫連宸親口所言:當妳收了那支在我國代表皇子妃的玉簪子起,妳同孤之間的關係就不一般了、妳還是安心地等著和親到我國做孤的側妃吧!

那晚所說的和親之事一直未聞後續……。

似是忽來了一道光讓她一切都明瞭了。

她心裡頭有些苦澀,想來是這些事都被王爺下了封口令,無怪乎王爺都不讓自己進書房……。

原來自己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已被瞞了許多的事情。

小武同有謙說好便往靈兒身旁靠了過來,可當她見到靈兒的臉色便曉得自己闖禍了,她小心地向靈兒道:「郡主,我們得在那些人圍過來之前先突圍,小武護著您好嗎?」

「小武,讓有謙將馬車停下來。」

「郡主……。」

「有謙,將馬車停下來!」

「郡、郡主……小武?」有謙驚訝於郡主親自發令讓車停下,一時間拿不定主意該讓車停下還是走。

「有謙!還不停?」靈兒話由丹田發力,說得是鏗鏘有力。

「是!」有謙一個激靈,立刻拉了馬,讓車子停了下來。

馬車一停下,古家夫人也已跌跌撞撞地到了車門旁了,一眾小廝堵在馬車前,御王府的小廝並親衛們見狀趕緊上前試圖在馬車周圍圍成一圈人牆保護馬車。

「郡主……。」

靈兒冷冷地道:「小武,我不可能永遠都在王爺的保護之下,我自己的事,我希望能自己面對及處理……。」話落她就將車門給打開。

車門外,古夫人殷殷期盼的眼神看著她,靈兒沒什麼表情地環顧了四周後下了車,小武趕緊跟在她身後也下車,在她身旁警戒著。

靈兒站在古夫人的面前半晌,在古夫人想往前抱住她時先向古夫人行了個平禮,古夫人見那禮整個人愣住。

她見此時是個好機會便緩緩地道:「夫人,不知何故夫人要日日來御王府前?」

「瑜兒……瑜兒……,御王把妳藏得都不認母親了嗎?」滿臉淚痕的古夫人受到了打擊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一步。

古夫人在心中駭然,怎麼找了多時的女兒竟稱呼自己是夫人,一會兒後又似是想起了什麼而開口道:「是了是了,老爺說妳失了記憶…..過往的一切都不記得了,只有被御王撿到之後的記憶……。

那不打緊,咱們回咱們家,回家之後妳會慢慢想起來的。好不好,瑜兒,跟娘親回家。」

「夫人,王爺並未藏我,是我最近太忙了,這幾日並未在府內……。」

靈兒眨了眨眼,掩去欺騙古夫人而生的愧疚感。她方才想了想,最後還是決定以柔軟的方式面對及回絕古夫人。

她直視著古夫人的雙眸淡淡地道:「本郡主今日還有要事,改日再登門拜訪。」

古夫人顫抖著道:「瑜兒,妳不同母親回府嗎?」

古夫人日日到御王府門口求見,未有一日能獲得通傳見到自己女兒。她想今日大約是老天爺憐憫她,才得以見到一面解相思之情。可她深怕此時此刻若不能利用這機會將女兒帶回去,就又見不著女兒了。

靈兒一字一句地說:「古夫人,本郡主今日還有要事要去辦,改日一定找一日過府一敘,如此可好?」

旁邊的丫鬟見靈兒語氣變得強硬,又答應之後會到古府拜訪,便跟著勸說自家夫人:「夫人,二小姐都這樣說了,咱們先回去吧!」

「是呀,我們先回去吧!」另一個婆子也趕緊如是說。

古夫人失了光彩的眼睛愣愣地看著靈兒艱難地說出:「好吧……咱們先自己回去,回去等瑜兒回家……。」

終於,古夫人在丫鬟婆子的攙扶下往自家的馬車去,古府的小廝們也不再堵著路,開始紛紛離開。

靈兒未理周遭看熱鬧的人群是否散去,便徑直上了馬車。

「有謙,走吧。」她的聲音裡透露出一絲疲憊。

「是。」

馬車重新行駛在路上,靈兒看著跪在一旁的小武開口道:「妳知道多少,全部告訴我。」

「郡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