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五 – 當年

「是。」雲頎小心提著謝禮躬身而退。

雲頎才出了書房,莫邪便急急問道:「天嶺,這謝禮是真的有問題?」

「不曉得,只是有所懷疑而已……。莫莫,你對於文嫣公主有何看法?」

「她?蛤?什麼什麼看法?我還能有什麼看法?」

昊天嶺見莫邪只是一聽見「文嫣公主」四個字,整個人就有如木頭人一般,連動作都一動一動地,在心裡頭輕嘆了口氣。

「莫莫,你相信靈魂轉世嗎?」

「阿?什麼意思?」

「小雨……那時候……。」昊天嶺難得地說話停頓下來。

他閉上眼睛,面色沉重,好一會兒才睜眼,似是看著虛空說道:「當初她……會死,是我能力不夠,先是未能防範,後是事發時未能早一刻在她藥力發作落馬前趕到,才讓她被下了藥的瘋馬給踏得……肋骨全斷,無力以回天……。」

昊天嶺說著說著還是覺得喘不過氣來,即便這往事已過了五年多,可那聽來沒幾個字的一句話,他說到末尾卻已是喘著大氣。

莫邪是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聽聞昊天嶺主動說起當年的事,有些不可思議地望著他,以往問到那事,昊天嶺都是誨莫如深,不肯正面回答,神情還特別平淡。

若不是自家的母親大人老是叨念感情良好深厚的王爺王妃怎地遲遲未有消息,他會懷疑小雨與昊天嶺之間是否有愛,是否一切皆是冷情的小雨因難得動了真心而單方面、努力地討好這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爺。

而且,他對於當年自己的退讓,時常質疑是否是自己不夠勇敢、不敢去愛。

昊天嶺深吸了幾口氣後又道:「可她走時的平靜,卻是讓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

他再次閉上了眼,小雨臨終那時的景況又浮現在眼前,那算是她第一次真真正正地躺在了自己的懷裡,耳畔又聽見她有氣無力的囑託……他倏地睜開了眼看著莫邪,「那之後我便很希望有所謂的靈魂轉世,很希望能彌補些什麼。」

「莫莫,你覺得如果有轉世會是如何?小雨小時候苦,一夜之間失去了父母家人、後來又一夜之間又被滅村,最後被教成了一個殺手。如果有靈魂轉世,她轉世會是成了什麼模樣?有可能直接變成了與她如此相像的文嫣公主?」

「好吧,今日與她相見,她真真像極了小雨,簡直是如出一轍,可就憑如此,便能豪不猶豫地如同當年一般,信任她?」昊天嶺嗤笑了一聲:「猶記得我與她的初遇,她可是帶著任務來刺殺於我呢!」

莫邪撇了撇嘴,又聽昊天嶺道:「多觀察,別如此快下定論。如若,她真的是她,你想如何?想帶她遠走高飛?」

「又,今日試探,她的目標是我,如若你能證明她是她,你也要不顧她的意願帶她走?」

昊天嶺起身,走到莫邪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當年,我昊天嶺就發過誓,不論是誰,只要是想傷害我身邊的人,我一定要對方付出代價。這點,到現在還是不變,而你,依然是我劃在身邊名單裡的人。」

他走回書案,抄起了一本公文,開始處理公文邊等著雲頎。莫邪若有所思地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倒了杯冷茶,亦等著雲頎。

去找大皇子妃的雲頎很快便回到御王府,他帶著沉重的面色踏進了書房。

「如何?」

「回王爺,大皇子妃殿下說以盒中潛藏的香料味兒,這裡頭放的東西的應該不是育沛,而是松香製的蠱囊。」

「蠱囊?」

「所以我看見那蟲會動,是真的動了?」

「應該是。殿下說那香料專門是在抑制蠱蟲活動之用,能讓蠱蟲進入彷彿是冬眠的狀態。」

莫邪臉色相當地難看,昊天嶺則以他的長指在書案上敲擊。

篤、篤、篤,書房裡一片靜默,只聞昊天嶺指頭敲在書案上的聲響。

好半晌,昊天嶺提筆修書,吹乾了墨跡後一邊將信折好放入信封中以火蠟印封口,一面道:「雲頎,派人將這信以最快速度送至金閣寺,希望元谷藥師會對這蠱囊有興趣。另外你派人去問問五哥他們何時會到。」

「是。」

雲頎走後,昊天嶺又修書一封,以封泥封口,笑著對莫邪道:「莫莫,你想再見見公主嗎?」

「怎麼?」

「勞你跑一趟遠來居,將這信送給公主吧。」

「這是……?」

「我想請公主明日到仙雅樓用午膳,你到時也一塊兒去吧。」

 

昊天嶺將莫邪也打發離了書房後便往帳房去,在帳房門口遇上了小武,小武立時行了個禮。

「小武,妳家郡主呢?」

「主子您剛好來了,真是太好了。」

「怎麼了?」

「今日暗衛長為了……總之郡主一直在將帳本中不對的內容剔除,連午休都捨不得去休息,方才太累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小武怕郡主睡到晚膳時間都還起不來,因此想去食堂請大嬸幫個忙,留一份郡主的晚膳在爐子上溫著。」

「知道了,妳去吧,我會把郡主抱回蓮華芳沁。」

「是。」

他徑自進了帳房作帳用的小書齋,就見到靈兒趴著睡在書案上。

那處為了方便作業,一進門的右手方是牆與窗,左手邊一整片是約莫人小腿高的一整片平台,平台上鋪有榻墊,榻上有矮案桌,矮案桌的三面牆上全是頂到天花板、放帳本的櫃子。

此時靈兒周身都是帳本,理好的全放在她的左手邊,右手邊還散落著許多未理清的,而她則是趴在矮案桌上,頭下正壓著一本帳本、手上拿著一本帳本。

他輕輕地把帳本挪開,親了親她的額角,把她抱了起來。

靈兒睡夢中感覺到一股安心的味道及溫暖包圍著自己,便不自覺地在他懷裡蹭了蹭。

「寶貝,等琮瓍那處理清楚了,我一定同妳解釋清楚好嗎?妳真的不是古瑜珍……。」他邊低語著,邊將她抱回了蓮華芳沁。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