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 – 面容

荷塘廂房事件可說是針對自己而來的,其目的是讓自己蠱毒發作失身……吧。

可對方竟能知道自己回到了天耀、知道自己會進宮、知道自己身上中有蠱毒,甚至還知道王爺身上有用以克制毒發的香囊,因而準備了對應的香料,好讓香囊失效、讓蠱毒大發特發……。

那個人究竟是誰?

自己因此失身了,對那人究竟有何好處?

再說到古府的事,古府的拜帖亦是自己回到了天耀才遞進府內的,這是否是個巧合?亦或是一個陰謀……是有人特地打聽了消息才如此做,其目的是什麼?

可古夫人同自己是如此地相像,那張臉有可能是假的麼?現在這時代有如此精湛的易容術?

可古老爺與古夫人的形容又不似做假,更何況,若他們真是自己這身體的父母,她同他們相認又有何影響?

假若這對父母是假的,並非自己的親生父母,自己同她們相認,這對設計這事的人來說又能獲得到什麼好處呢?

以目前來說,收效約莫只是自己與王爺鬧矛盾,彼此不說話而已……。

這兩件事會有關聯麼……?

靈兒窩在臥榻想了好一陣子,理不出個頭緒來。

對了……上次王爺有同自己說在御苑擺陣的人有抓到,不曉得那事現在調查得如何了……?

她邊想著便起了身,風風火火地跑到門口,打開了門栓出了後廳。

彼時小武已不在門口處,只是右邊傳來了動靜,靈兒一扭頭,便見有謙正一隻手搆在臥榻的推窗上緣的鳥踏,懸空在蓮花池上,一隻手攔腰抱著小武,而小武正要鑽進推窗裡。

兩人一見靈兒已出了後廳,面色有些尷尬。

有謙眨了眨眼,一個運力,又帶著小武回到院子裡,半跪在靈兒面前。

「額,小武,妳們方才是在做什麼?」

小武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靈兒:「郡主,您可出來了!您一回來就把自個兒關在了廳裡,也不理小武……您午膳未用也還未喝藥湯呢!小武擔心您的身體吃不消……。」

她垂眸又道,「這才自做主張地找了有謙幫幫小武,看能不能從推窗進去勸勸您。」

「妳們都起來吧,在我面前不用老是動不動地跪來跪去。」

靈兒拍了拍小武的肩膀:「我沒事……。我先去找王爺。」

「您不先用午膳麼?」

靈兒快速地往前廳跑去:「不用了,我回來再用吧。」

有謙看了眼小武,幾步便追上了靈兒:「郡主,王爺不在府裡。」

靈兒停下腳步:「他不在府裡呀……。那冥大哥在嗎?」

「暗衛長在,他現在這時辰應該會在藏虎閣的書齋裡。」

「好,我有個事想問問他。你能為我帶路麼?」

「是,請同屬下來。」

 

「郡主怎麼來了?」書齋裡的冥殤聽聞不曾踏進藏虎閣的腳步聲,一早便在來人方踏進藏虎閣院子的當口兒就出現在院門口。

靈兒笑笑地詢問:「冥大哥,我有個事兒想請教你,現在來,會不會打擾到你辦公?」

「不會,」冥殤指著院子裡的一處桌椅,「郡主請坐下來問吧,冥殤為妳沏壺茶如何?」

「好,謝謝。」

靈兒坐在石椅上,看了會兒藏虎閣院子的風景,冥殤很快地將茶具都拿上來,煮水泡茶。

冥殤向靈兒抱拳:「冥殤謝過郡主的簪子,一直未能當面向郡主道謝,深感抱歉。」

靈兒搖了搖頭:「抱歉,倒是害你被新釀的醋水給淹到了。」

冥殤笑了笑:「郡主的身份不同以往了,需要顧慮的事情也變得更加多與複雜。」

她有些無奈地笑了笑。

壺裡的水很快便滾了,冥殤開始泡起茶來,靈兒見他行雲流水的茶藝,心漸漸跟著靜了下來。

冥殤分了茶後,將茶盞放在靈兒的面前道:「郡主今日是何事來找冥殤?」

「冥大哥,你知道易容術麼?」

「易容術?郡主是指何種易容術?」

「你所知的易容術能做到何種程度?可以完全仿一個人的面容嗎?」

「原來郡主指的是這個,這是可以的。若是再配合上如同仿製對象的身材、行為等等,基本上在不發聲的情況下可以仿得微妙微肖。當然,亦是有人會特意模仿仿製對象的聲線,那樣整個兒的效果會更難以拆穿。」

「唔……如若是仿一個人,可希望是讓面容做得看起來年輕些又或者老成、甚至是與現今的年歲差異很大的話,這有可能嗎?」

「如果手藝老成的製皮師是有可能做到,只是就冥殤所知,能有這樣技法的製皮師相當地稀少。」冥殤頓了一下,又道:「郡主是想找製皮師?還是……?」

「沒什麼,我只是好奇。」靈兒搖了搖頭。

「好奇?」冥殤輕笑了一聲,「是郡主遇到了什麼人嗎?」

靈兒一手抱胸一手支頤,偏著頭道:「那如果遇上了戴著皮面具的人,要如何知道對方並不是真容呢?」

「那並不難,只要仔細觀察。

真正做得好的皮面具在戴上後服貼於原本的皮膚之上,做表情動作時猶如原本的皮相一般,難以看出破綻。

可無論如何,在面具與真的皮膚之間一定有交接的地方,大部份會在下頷陰影處、耳後等等。

甚至有做得較長的面具,是連接到胸口以下,不過是即便如此,一定都會有交接處,仔細地觀察便能辨出真假。

如能用手去碰觸,更容易分辨是否是用了面具。」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的茶,很香!」

「不客氣,有任何疑問,郡主可以儘管發問。」

「好,謝謝。」

 

靈兒邊走邊回想冥殤所說,如果她再見到古夫人,便能確認古夫人那張臉是不是真的……?

可古夫人對自己的形容就真真是一個傷心尋找女兒的母親那般,那樣做真的好麼……?

 

德聚樓裡一行人坐在了雅間,雲頎不若一般有上桌,而是靜靜地候在一旁。

才坐下來,昊天嶺便道:「文嫣公主,這是本王的左右手、亦是本王的乳兄弟莫邪,他是莫古將軍的二子。」

夏文嫣與夏文淵同時向莫邪點頭示意。

「還請文嫣公主及文淵皇子多指教。」

「彼此彼此,沒想到御王有乳兄弟。」

「莫邪與本王的出生只差了半月而已,所以我們從小是一起讀書、一起長大,幾乎做什麼都是形影不離,是個能將背後放心交給他的過命之交。」

「噢!有個如此的乳兄弟,真是御王之幸呀!」夏文淵若有所思後由衷地道。

昊天嶺瞥了他一眼,嘴角噙了一縷笑,「五皇子不也是有位如此溫柔可人的長姐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