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 – 探究 I

雪晴強硬地往前走著,頂著那愈來愈令人難以忍受的不舒服感,在這之中逐漸地感覺到自己與這世間之間出現了一層看不見的隔膜。

愈往前深入,隔膜愈深,待到發現的時候,那些隔膜已變成了一道極深的鴻溝。自己能見著與自己相關的人在彼岸,可摸不著、挨不著也聽不見對方。

有個聲音在對她說話,它說:退回去、退回去吧!現在退回去,那些鴻溝還能被跨越!再往前便是萬丈深淵,無可挽回了!

雪晴深深地望了一眼身後,便頭也不回地繼續前進。

再往前,多了一股壓抑感圍繞著周身,再繼續就能見著那些壓抑隨著步伐轉化為實體捆住自己。當「壓抑」愈漸成形,眼前便浮現出許多透明的線頭,那些線頭的一端連接到自己身上,另一端則是連接到鴻溝的另一頭,連接到那些同自己有關係的人身上。

最後,一股哀悼的氣氛一擁而上,彼岸的那些人開始親手將與自己連接的線給斬斷,拋棄的感覺接連地由線的那頭傳遞過來,那些人毫無懸念地轉身飛入虛空中消失。

終於,當她抵達泛著鴉青色幽光的一個黑色門框前,感到的是這世上孤寂得只有自己的感覺。

她看著那門,鴉青色的幽光似燄,觸摸起來卻是冰冷,門框內深沉得似是所有的光線都無法穿透過去,令人不曉得裡頭有些什麼。她「深吸了一口氣」暗暗鼓勵著自己,執意進入探尋自己想知道的答案。

雪晴跨步,卻撞在「門」上,她明白,靈兒正在抵抗自己的進入。

 

合歡在天耀因寓意著夫妻恩愛、合家歡樂之意,又因其樹型好看、夏日遮蔭能力強以及能用於藥膳健體、藥用能安神、顧腸胃並於跌打損傷的療效,因此天耀很多府邸裡都種有這種樹。

御王府的東南隅,也就是梧桐居的附近亦闢有一個專門栽著合歡的園子,是當年建府時周夫人取其合歡的寓意而特意安排的。

這園子既專門栽種合歡,園內一應用具當然皆須符合其寓意,許多用品都以成雙成對為準。又,這院子中最別緻的便是入口的月亮門了。

那月亮門全以白玉製成,並以古老的文字鏤刻了「上有圓月下有影」、「兩相照映永不離」於門的左右相襯處。

白日看這門,約莫只覺得這門溫潤不搶眼,配著園子裡的景色十分合宜,不論從門裡或門外望去,都好像是一個百搭的畫框,讓時光能停留在這方天地之中。

夜裡這門在月光的照射下能隱約發光,彷若螢石。若是十五月圓之日,月光還能透過門上的鏤刻,讓那些字整個亮起來。

因此,不知從何時起,府內便傳說,如若相愛的兩人能在十五月圓之時,一塊兒到這合歡園的月亮門前攜手踏入這門,再循著地上同樣由白玉石做成的地磚指示進到合歡小亭,他們的這段愛情便能得到守護,便能順利廝守終身。

於是這十五月圓夜夜訪合歡園的雅事,就成為府內男女失衡中,有幸看對眼的愛侶們必做的事情。

脖頸上有顆黑痣的大丫鬟今日正輪值到合歡園打掃。

由於時至深秋,地上都是合歡樹的落葉,合歡園的整理亦調整為早晚二次。也是因為一日打掃二回,每回來打掃的人反而不用花很多時間便能灑掃好。

她愉快地哼著歌,想著再過一段日子一定要求主子賜婚,好在某個十五的月圓之夜能帶上自己的情郎進來這合歡園,讓這合歡月亮門能祝福自己。

她哼著歌,見著園子裡整理得差不多了,便往園外去。

才走到靠近月亮門,想著與情郎相處時的甜蜜,一時不察被腳下的白玉磚給絆了一下,整個人瞬間失衡撲到了月亮門旁那白玉製的石燈籠上。

在她撲向石燈籠時,慌亂間本能地伸出雙手,想扶著什麼好讓自己別摔得太慘。她的雙手說時遲那時快地扶住了石燈籠的不同部位,正要用力撐住自己的身體時,偏生她右手抵住的部份竟滑了一下,她的頭便跟著磕上了石燈籠。

劇痛伴隨著細小的喀——地一聲,那大丫鬟嚇得花容失色,扶了額顧不得痛,趕緊地站了起來,檢視石燈籠有無損壞。

她繞了一圈,見石燈籠表面上看起來無什麼異常,才鬆了一口氣。只是將扶額的手拿下來時,發現手上見了血。

在暗道了一聲真倒楣之後,她無奈地從袖袋裡掏出手絹折疊成小方形,仰起頭來,再拿著小方形的手絹壓著額頭止血。

這一抬眸,她見到月亮門上鏤刻著的「兩」字旁竟出現了一個暗格,好奇地走過去一瞧,裡頭約莫有著三封用油紙信封裝著的書信。

本著周夫人平日裡教導的非禮勿「拿」,大丫鬟第一反應便是要直接將暗格給推回去關好,卻驟然有一道聲音劈進了耳裡:找到了王府內各處隱匿的東西,不論大小,一律拿過來給本宮。

 

雪晴努力了好一會兒,無形的屏障一直阻擋在那兒,她覺得一定是自己「開」門的方式不對,便退了一步,觀察著。

過了半晌,她將自己整個人貼在那「門」上,閉上眼開始默念著:靈妹妹,讓姊姊進去好麼?姊姊只是想瞧瞧妳、幫幫妳而已。

在默念了幾回,她發覺自己正一部份慢慢地融入、穿透過那門。

待雪晴整個人穿過了門,裡頭似是一片虛無,她自己好似是飄在空中的。

此處的孤寂感稍減,雪晴正思考著那些靈兒的那些孤寂到底從何而來時,有聲響靠近自己,由難以辨認乃至聽得異常清晰。

「十四王子殿下,小女子、小女子……乃太常府的次女,請您……。啊……。」

「殿下,側妃讓奴婢來伺候您。啊……您輕點兒嘛,呵呵。」

「王子殿下,您放過民女吧,民女只想回家,是那個狗官把民女給綁了過來的!求您放過民女!求您放過民女!」

「十四王子殿下,小女子是驃騎將軍的義妹沈春花,春花仰慕您已久,殿下能不能收春花到您的後院去?」

靡靡之音充耳,不論是曲意逢迎的、求饒的亦或是自願的,都令雪晴相當地臉紅害羞。

再一會兒後出現的是男子的聲音。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