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八 – 滿月宴 I

昊天嶺在晚膳前回到了驛館,彼時夏文嫣正在解詰棋,她專心到連他進門都未曾注意。

直到一個陰影覆在了棋盤上,她才抬了頭巧笑倩兮地道:「天嶺,你回來了呀。」

「嗯。只是本王陪妳一道用了晚膳後還得再出門一趟。」

「這樣呀……。」夏文嫣的神情有些落莫,垂下頭又去擺弄棋子。

「妳不問嗎?」

「要問什麼?」

「問本王要去哪兒。」

她抬眸輕笑:「本宮有何資格問?朋友之間會管得如此寬?」

夏文嫣形若思量了一小會兒又道:「如若要問……本宮倒是想問問這御王府裡是否已有王妃了。」

昊天嶺嘴角噙了一縷邪笑:「有無王妃很重要麼?」

「這……有王妃的話,御王還鎮日陪著本宮在這驛館裡,會不會太過份了呢,本宮覺著這實在有些說不過去,本宮會勸你打道回府。」

「是麼……御王府內是有過王妃,只是……。」昊天嶺說到話尾已是神色黯然。

夏文嫣試探道:「怎麼了?」

昊天嶺望著眼前與小雨如出一轍的臉龐,輕嘆道:「小雨……。」

他恍若未覺地伸出手,夏文嫣在那手碰上自己的臉前將手輕輕地推開:「御王,你看清楚,本宮是夏文嫣、夏立國的文嫣公主。」

「對、對不住……妳長得同小雨太像,」他自嘲道:「令本王都分不清了。」

「是麼?她是你的王妃?」

「嗯……只是她五年多前就丟下我,死了。」

夏文嫣見昊天嶺蹙眉,忍不住將手指撫上他的雙眉之間,試圖將那眉頭舒展開來:「她……真是忍心呀,放你一人。如若是本宮,絕不會如此對你。」

昊天嶺牽起她的手:「是麼?」

夏文嫣讓昊天嶺牽著自己的一隻手,她垂眸用另一手從棋盤旁的茶壺倒了些茶到一旁放著的茶杯裡,再拿起杯子,以蠱惑的聲音道:「你累了吧……先喝杯水解解渴再傳膳吧。」

「好……。」

 

「郡主……。」小武有些支支唔唔地站在靈兒面前。

「怎麼了?說吧。」靈兒在臥榻上揉著自己的腿,走了一下午她著實有些累了,讓小武去拿了些按摩油,自己簡單地為自己揉著。

「周夫人遞了消息來……她知道您身體還不甚利索,可今晚是莫府的第三個孫兒的滿月宴,她很希望您能以準御王妃的身份出席給予祝福……。」

「嗯……莫府的第三個孫兒?那不就是周夫人的第三孫?」

「是。」

靈兒思忖了一小會兒便道:「晚宴何時開宴?」

「回郡主,是酉時正,通常這樣的宴會約莫在戌時末前一定會結束。周夫人說您慢些到不打緊的,她真的很想寶貝孫兒能得您的祝福。」

「知道了,那快點幫我更衣吧,眼下都酉時初一刻了。」

「是。」

小武很快便幫靈兒打理好出席時合宜的衣裳及該有的髮式,置於妝容……小武瞧著鏡中的靈兒,遲疑了一下。

「胭脂給我。」

小武有點兒驚訝,靈兒一向不上什麼妝的,正想開口尋問,便聽她淡淡道:「我的面色不佳,不上點兒胭脂把人家的小寶貝嚇到可不好。」

說著,她看著琉璃鏡用手沾了些胭脂點在素淨的雙頰上抹開,頰上便生了極淡的兩朵紅雲,再以同樣手法將胭脂蘸在唇上,輔以一點兒油,唇色就顯得水水潤潤,有令人想吻上去的念頭。

話說靈兒不過如此用了胭脂而已,整個人看上去就與先前不同。若是要細說那不同處,約莫能以「精神得多」來形容,可小武覺著那總存了一分說不清、道不明之感,似是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她們上了有謙駕駛的馬車出了御王府,靈兒一直看著窗外,不發一語。很快地,馬車準時在酉時正到了莫將軍府,她一到場,周夫人就開心地迎了出來。

「郡主,您能大駕光臨為老身的小孫孫祝福,老身深感榮耀,今日是家宴,不會有您不喜歡的人,您大可以放輕鬆。」

靈兒向周夫人微笑點頭,周夫人又道:「請郡主隨老身來,您的席次在那處。」

「勞煩周夫人了。」

 

昊天嶺陪著夏文嫣用完晚膳已經酉時正二刻,夏文嫣纏著他又擺了個詰棋才讓他走。

只是昊天嶺這一走,夏文嫣就沉了臉。

「佐文,什麼事?」

「主子。」佐文單膝跪在了地板上。

「本宮不是說,御王在的時候,有事就儘量透過小念小青兩個丫鬟讓本宮知道的麼!」

「是,屬下會再多加注意、吩咐下去。」

「說吧,什麼事催得這樣急?」

「是赫連皇太子赫連宸一直要見您。」

「真是的。去回覆他,本宮換個衣裳便過去。」

「是。」

夏文嫣很快地換上一席鴨黃色交領窄袖衣裙、配上一條茜色的繫腰繩,頭上梳成了隨雲髻並只綴了一支樸素的小花笄。

她來到赫連宸居所的花廳時,赫連宸端坐在上首,氣勢有點兒嚇人。

不過夏文嫣畢竟並非一般幽居深閨的女子,她不緊不慢地上前行了平禮。

「皇太子如何蹙著眉頭呢?」夏文嫣輕笑道:「是有什麼煩心事,可否說予本宮聽聽?」

赫連宸用力地拍了座椅旁的小几便是站了起來:「文嫣公主可真是個會藏事兒的主,御王要大婚這種重要消息竟未讓孤知曉!」

「欸,別怒別怒,本宮就知道你這會兒是為了你那寶貝郡主要嫁給御王而生氣吧。」

赫連宸甩袖,氣得背過身去。

夏文嫣也不惱,侃侃道:「呵呵,你放心吧,他們不會成婚的。」

赫連宸回身注視著夏文嫣的雙眸,想確認她說的話有沒有假。

她眸子裡一派肯定,赫連宸看不出假,便道:「公主此話當真?」

「都這種時刻了,皇太子還會覺得本宮在開玩笑?難不成皇太子以為本宮甘願做個側妃?」

赫連宸此刻終於露出一個了然、放鬆的微笑。

「公主有何妙法?」

「這便是本宮的辦法了,皇太子自是管不著。」

「好吧,孤信妳。」

「這樣的話,沒事了吧?本宮還有要事在身,告辭了。」

「公主慢走不送。」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