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二 – 延期

雪晴回到蓮華芳沁時,廚房正好送了容易入口及消化的小米粥並魚湯過來。小武見靈兒心情不佳,在接到通報後未讓人進去,而是親自到前廳這處來端。

「那就麻煩妳順道稟了周夫人,請她不用擔心,郡主已經醒來了。」

「好。」

雪晴才進門,便見到小武愁眉苦臉的形容,急道:「小武,靈妹妹怎麼了?」

「殿下,您可回來了,郡主自醒來,一句話都不說呢!」

「怎會如此?妳說予我聽聽……。」

兩人一道去往後廳,邊走邊說。

「……小武覺得,郡主肯定是在找主子是否有回來過。」

「嗯……。瑾王在書房的事情處理完,我們會一道去找妳家主子說說的。」

小武用一隻手順了順眉毛,又輪流捏了捏自己左右邊的臉頰,讓自己的臉看起來別那麼僵硬沉重,才推了廳門進去。

她們倆進門,就見靈兒怔愣地靠著床欄,坐在那兒。

小武向雪晴小聲地道:「小武先前離開時郡主就是坐那個姿勢,動都沒動過……。」

「知道了。」

她們向前,走到床榻旁,小武小心地將托盤放在榻旁的小几上,雪晴則是坐到榻緣上。

她坐下拿起了小米粥吹了一會兒,靈兒才回神,將頭轉過來看著雪晴。

「靈妹妹,粥已經吹涼了,多少吃一些吧……。」

靈兒點了點頭,意欲接過粥來自己吃。雪晴也不勉強,便遞過去。

只是靈兒吃了小半碗粥,又喝了幾口湯便覺得肚子脹得很,於是小武便將東西都收了下去,端了藥湯上來。

靈兒見那藥湯,怔愣了一會兒,視線瞧了雪晴又瞅了小武一眼,在她們殷殷期盼的目光下一口氣將藥湯喝完,把藥碗擱在了小武的托盤上。

雪晴見靈兒對盤上的蜜餞恍若未見,在心中輕嘆了口氣。

通傳此時來報周夫人在門口候傳,靈兒幾乎是立刻對著通傳頷了首,小武見狀在心中隱隱泛著不安的感覺。

不多久,周夫人進門了。

周夫人見榻上的靈兒神情憔悴,看來似是又瘦了一圈,覺得很心疼。

「郡主,聽說您醒了,老身便過來瞧瞧您有沒有什麼需要。」

靈兒望著周夫人懇切的眼神點了點頭,開口道:「夫人,您來得正好,我有兩件事想要麻煩您。第一,我覺得身子不大行,婚儀的日期能往後挪嗎?」

這是靈兒從睡醒以來第一次開口說話,雪晴及小武在她開口的時候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可在她說完了要求後卻是一顆心都涼了。

「回郡主,大婚這事老身一直都在籌辦,這二日東西都備得差不多了,保證大婚那日婚儀能順利進行。如若郡主想改日子,因為這日子是王爺訂的,老身只能去問王爺,不能做主的。」

靈兒垂眸淡淡地道:「好,那就去向他問吧。第二件事情,我想暫時搬去郡主府那兒住。」

周夫人觀察著靈兒的臉色看不出她的喜怒哀樂,於是不肯定地問道:「這……您蓮華芳沁住得好好的,為何要搬出府?」

「我……只是聽說大婚前男女雙方不宜多接觸,這會讓那樁親事不圓滿。沒有別的意思。」

「這種說法老身倒是第一次聽見,可是您想改婚儀的日子又要搬出府去……這……還是得問王爺的意思。」

靈兒嘆了口氣道:「那就去問問王爺的意思吧。」

「是。」

待到周夫人離開,雪晴問道:「妹妹,用不著延婚儀的日子吧?」

靈兒淡淡地道:「姐姐,可我的身體真的不濟……我怕到時候會鬧出笑話,丟了嶺……天嶺的臉,如果是那樣,我寧可延期。」

「那搬出御王府一事總能擱著了吧?,妳身體需要將養,郡主府也還未收拾……。」

靈兒垂眸道:「嗯……那就擱著吧……。姐姐,我……好累,想睡一會兒。」

「好,妳睡吧。姐姐看妳睡了再走,明日再來看妳。」

「好。」

 

「策哥哥,咱們何時去找嶺哥哥?」

「我們才剛回到王府裡呢,現在都午時了,先用過午膳再說。」

「可我不餓,我心裡很忐忑,總覺得要出事了,想早點同嶺哥哥說說。」

「別急,妳不餓也是得喝藥的,身體才好了七八分而已呢。況且,妳忘了,我同妳嶺哥哥約定的時間是未時一刻。」

「我明白,還得等到未時呀……。」雪晴一臉恨不得時間走快點兒的形容。

「嗯。瀟瀟,等會兒記得未時去求見御王。」

「是。」

「晴兒,很多時候是欲速則不達的,這京都看起來平靜,弄個急報找他來怕是會引得夏文嫣起疑的,妳說是不是?」

「我知道了。」

「眼下我帶了很多情報回來,用完膳,妳也來書房幫忙吧。」

「好。」

 

瀟瀟在未時正出現在遠來居,請驛館的總管通報自己代表瑾王來傳話。總管很快便讓瀟瀟進到夏立國兩位殿下的居所,來到夏文嫣居住的廂房。

他還未進門便聞「御王的棋力真是強,本宮真是心服口服呢!還能再出個詰棋讓本宮解麼?」的笑語聲。

待他跨進了門坎,房裡的笑語聲因闖入者而停歇。

瀟瀟行了個禮:「瀟瀟見過御王殿下。」

「嗯。瀟瀟有何事來找本王?」

「瑾王殿下在問文淵皇子的傷勢如何,據說皇帝陛下也在問,是否需要派宮中的御醫前來?」

昊天嶺聽聞瀟瀟的問題並未立即搭理,而是向著夏文嫣道:「那本王再出一題,妳解解看。」

話落便擺弄著棋子,一直到了詰棋都擺完了,才道:「公主,本王就離開一陣,處理一下每日的例行公事,晚些再過來陪妳好麼?」

「御王真是客氣……你管著天耀那麼多重要的事情,你的那些事物定是比文嫣重要的,快去吧,免得讓文嫣被人給唾罵了。」

昊天嶺伸手撫了撫夏文嫣的後腦勺,溫聲道:「那本王去去就來。」

夏文嫣千嬌百媚地應了聲:「嗯。」

昊天嶺同瀟瀟才踏出廂房沒多久,小念便倒了新泡好的茶過來棋盤旁。

「殿下,您辛苦了。」

夏文嫣拿起了茶盞品了一口,笑道:「怎會呢!很舒心呢。」

「舒心?可小念覺得殿下對那御王殿下太好了,在我們夏立,殿下您哪須這般費神討好呢!不是您說風便是風、說雨就是雨的!」

「呵呵,小念妳不懂,愛一個人就是如此,會希望他過得好、過得快樂,希望每日睜開眼就能看見到他。」夏文嫣的雙頰淡入兩朵紅雲,整個人看來更為嬌豔。

「唔……那些情情愛愛的小念不懂,可小念見殿下如此,總覺得殿下委曲了。」

「來日方長,慢慢地,他便會愛上本宮,等他愛上了本宮,無可自拔的時候,還不是本宮說了算,妳說是不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