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三 – 小雨的過往

「四哥,冥殤來消息了麼?」昊天嶺匆匆地進了昊天策的書房。

「嗯。嶺兒你瞧瞧這個,已回來兩封,內容有些長,我直接解了碼,以免錯看了。」

昊天嶺正要接過信紙,旁邊有一雙不滿的眼睛正瞪著他。

「晴兒怎麼了?從我進來就一直瞪著我。」昊天嶺不明所以地扭頭過去看著雪晴。

「還說呢!嶺哥哥真是滿面春風呀!」

昊天嶺挑了挑眉:「這麼……酸?靈兒醒了嗎?她還好吧?」

雪晴見昊天嶺話說到「靈兒」時表情便一整個變得柔和,心一軟:「你們先說正事吧,待會咱們再說靈兒的事。」

「好。」

昊天嶺將信紙攤在書案上,雪晴連忙也將小腦袋給湊過來一塊兒瞧。

第一封是急送的,只寫了簡單幾字,上頭書:渠道已暢/重傷者三餘二季正/夏立都城未解禁/夏皇好五成太子平/事朔夏皇五年宮變。

第二封的內容較長,寫著:夏皇五年宮變/皇小叔欲謀篡位起兵/夏皇宮破前送后妃出宮/宮變平聚后妃/明妃雙生女遭截失/夏皇十年尋回明妃一女是為文嫣公主/另一女文瑀尋至今未果/另夏皇之事確有人洗清查之/賢王阻道同赫連宸有關。

冥殤在第二封信裡還附上明妃的畫像,那畫像同夏文嫣有七八成相似。

雪晴看完猛一抬頭,差點兒撞到昊天嶺的額頭,昊天策及時伸手過來護著雪晴的後腦勺。

雪晴驚訝地道:「這……這、這表示……表示小雨姐姐其實是夏文嫣的姐妹?」

「嗯……。」昊天嶺正在思忖,忽然沒頭沒尾地道了一句:「回府後記得把季正記到祠堂裡。」

雪晴左右張望並未看見書房裡有第四個人,正覺得奇怪時,就見雲頎從書房的門口走了進來。

他一臉疲憊地邊走邊撓頭,「是,王爺。」

「怎麼樣了?查到沒有?」

「是,我同莫莫一道去了雨王妃的故鄉一趟,那處雖被滅村了多年,已難尋找到什麼,不過我們去時剛好是豪雨後初晴,莫莫在王妃幼時的鄰居家的院子找到了這個。」

雲頎拿了一個似銀幣的東西給昊天嶺,昊天嶺拿起來在空中看了一下,接著點了燈在燈下看了一會兒,最後乾脆走到門外,在陽光下仔細看了正反兩面。

「嶺兒,那銀幣……?」

「四哥,你瞧瞧,像不像咱們小時候在師門看著玩的書裡記載的東西?」

昊天策接過一瞧,「嗯……確實是,可這不是殺手幫的信物麼?為何殺手幫的信物會落在小雨的鄰居家的院子裡……?」

「小雨倒是從未提過自己是哪個殺手組織的,可我記得小雨始曾經將她是殺手的相關東西都埋在東郊的漏澤園……也許那處能知曉她原先是在誰麾下。不過她埋東西的確切位置恐怕得我親自走一趟了。其他的還有查到什麼嗎?」

「我們走訪了附近的村落,一直到官道附近的村落才問到滅村前的幾日有人有看見一個慈眉善目的女冠子帶著一個女孩經過官道。

他會清晰地記得那女冠子帶著的女孩,是因為附近村落有個長得很相似的女孩偶爾會陪父母經由官道去城裡賣草藥,他認為這兩個女孩若站在一起,應該會像對雙生子。」

「這可真是有趣兒。她們經過沒幾日,小雨那村就被滅了……據說是連隻小狗也不被放過……。」昊天嶺冷冷地道。

「所以小雨姐姐應該是……。」

昊天嶺攥著拳,想著小雨曾面無表情地同提過自己的往事。

她說,那夜她家被盜賊闖入的時候,父母將自己與弟弟藏起來。她親眼見到雙親死於盜賊的刀下,接著她的弟弟被找到,也被殺了。

那夜有幾戶人家的父母都死了,餘下被藏著的小孩,村裡的鄉親們見這些小孩可憐,便接濟這些孩子。

因為她是那些孩子之中最大的,只差兩歲便及笄了,她將這些孩子們集合起來,充當她們的臨時姊姊、臨時母親。

誰曾想,更可怕的在幾日後。

事情發生的那日並非在夜裡,一群可怕的瘋子闖進村裡,見人就砍,到後來是一場屠殺。

那群人來到她們居住的屋子時,她正在河邊洗衣服,她覺得村裡怪怪的,一直有尖叫聲,回身便看見村裡似是在失火,她趕緊跑回家。

才進門,見到的是幾個比她還小的女孩被那群人給揉躪的景象,她嚇得下意識地轉身就跑,被人捉了回去。

昊天嶺當時聽到這兒,心裡頭不忍,想打斷小雨的自述,扭頭卻見小雨的神色冷得不正常,他忍不住握了她的手,那手亦是如冬日裡的冰川水那般地寒涼。

小雨只是回了他一個眼神,便又繼續說下去。

她被人捉回去時,轉頭一看發現捉她的人竟是前幾日殺了父母及弟弟的那個人,她才明白,當時這些人留下的全是十三歲以下的女孩,以便進行這日的獸行。

在無盡的痛苦中,她不知已承受了多少人,忽然旁邊靜默了下來、身上的男人不動了,那男人的胸口出現一個銀色刀刃,接著就有一個男子輕飄飄地對她說道:「妳恨嗎?恨自己的無力嗎?想不想報仇?想不想有新的人生?」

她確實是恨的,恨自己無力、恨這世上有如此的壞人,於是她便道:「我恨……我想要自己有能力。」

跟著她的話音落下,一件黑色的衣衫拋到了自己身上,她就這樣就被路過的殺手給救了,自己最終通過了那些痛苦的訓練,變成了一個殺手。

昊天嶺從不曾懷疑小雨所說過的話,因小雨從不說謊,可這枚銀徽卻暴露了以往不曾想過的可能:或許當年的事情不單純,有沒有可能是誰以滅村手段逼迫小雨走上殺手一途?

「你們在這兒等我,我先去一趟漏澤園。」昊天嶺說走就走,還是以輕功從屋頂離開。

 

「小念,妳去幫本宮準備一下,本宮得在御王回來前先去沐浴。」

「是。」

小念離開廂房,夏文嫣臉色一沉:「進來。」

暗衛帶了一個脖頸上有顆黑痣的大丫鬟進來:「主子。這丫鬟帶了東西來找您。」

「妳是……御王府的……玉燕是吧?」

「是。奴婢是玉燕。」回話的丫頭有些呆滯的形容。

「妳在府內發現了什麼密件?」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