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認親 – 之三 – 古家

「尹夫人,妳口口聲聲稱我們郡主為二小姐,可眼下並未帶了什麼證物能證明郡主便是二小姐,這如何讓人相信古家是郡主的母家,這是其一。其二,郡主現在不僅是郡主,還是御王殿下的未婚妻,怎能讓來人隨便帶走。其三,妳是在用古夫人的命威脅郡主?」

「我們古家在琮瓍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怎可能會騙人。

更何況,騙了郡主對我們能有什麼好處?

眼下二小姐似是失憶了,即便是老奴這樣從小照顧她的人都認不得了,就算是老奴拿出證物也無法證明什麼。

還不如二小姐隨老奴走一遭,二小姐同夫人長得極為相似,二小姐或許一見便能想起什麼來。

更何況老奴從小侍奉二小姐,知道二小姐同夫人極其親厚,老奴真是怕將來有朝一日二小姐想起了從前,再想到今日如此涼薄會悔不當初。」

「周夫人,既然尹嬷嬷如此認定我就是她們家二小姐,而她們夫人又病重,我想我還是走一遭去瞧瞧吧。只是……,」靈兒看著周夫人說道:「靈兒是否能請周夫人陪我走一趟?」

「既然郡主都如此說了,那老身就陪郡主走一趟。」周夫人恭敬地說道。

尹嬷嬷破涕為笑道:「二小姐要回府了,真是老天保佑。請二小姐隨老奴來,馬車就停在門外而已。」

靈兒略想了想道:「尹嬤嬤,我同周夫人一起乘御王府的馬車過去,請妳回自家的車上等,待我們要出發時再麻煩妳為我們引路。小武,請妳拿紙筆來,我修書一封派人送去給王爺。」

周夫人在一旁點點頭,尹嬷嬷凶狠的眼神只露出一瞬便收回去,這場無煙硝的對峙中,算是周夫人贏了。

 

馬車裡一片靜默只餘馬車行駛時車輪的轉動聲,壓抑的氣氛令人覺得呼吸都很沉重。

靈兒不發一語地坐在昊天嶺的馬車裡,腦子裏一片混亂,不知該說什麼。

昊天嶺亦是深沉冷俊地坐在她身旁。

車駕上的雲頎摸摸鼻子瞄了眼前方做為開道的御王府的馬車。

那馬車是有謙駕著的,是靈兒並周夫人去往古府時的那輛御王府馬車,只是現在小武同他一起坐在車駕位置低著頭不敢吭聲,周夫人則沉默地在車廂裡閉目養神。

前頭的這輛馬車裡縱然沒有御王,其氣氛比之御王車駕裡的也不遑多讓。

 

靈兒在早些時候進了古府。

她一入府便被尹嬤嬤直接引進古夫人的房裏。

一路上遇見的那些個丫頭婆子見到她都一副喜極而泣的形容向她行禮道:「二小姐回來了,夫人有救了。」

躺在床榻上的古夫人氣若游絲,古老爺緊握著她的手陪在一旁,看起來鶼鰈情深。只是如此深情在這種時刻,讓人有些不忍卒睹。

古老爺見靈兒進門,激動地招呼她,還轉頭同他的妻子頻頻說道:「瑜兒回來了,咱的瑜兒回來了。綺珍,快醒來見見瑜兒呀!」

說著說著他放開古夫人的手,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抓過靈兒的手,將她拉到古夫人的床前。

小武及周夫人跟在靈兒的後頭才進的門,根本反應不及,只能見她們未來的女主人因古老爺的拉扯,猝不及防地跪在了古夫人的床前。

靈兒因跪在床前而離夫人非常地近,她見到古夫人的第一眼就詫異萬分。

自己竟與古夫人長得非常地相像,似是從同一個模子裡刻出來那樣一般無二。只是古夫人多少有些年紀了,即便保養得再好,近距離還是能見到一些端倪。

原來這就是因何古老爺的拜帖上會提到即便自己不記得古家人也無礙,她身為古家人的證據就在古府。

靈兒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她雖曾經懷疑自己是個穿越者,穿越後借宿在某個身體之中。

可後來因為自己對於自己的臉並不陌生、身體對於一些拳腳功夫的反應,以及那隻錶並那套衣褲的存在於這時代實在是說不通,最後才認定自己是整個人穿越過來的。

可如若她真是穿越而來借宿在古瑜珍的身上,那她是否應該回到古府……,畢竟古府是這身體原本的家。

靈兒腦海中的思緒還在百轉千回時,古老爺又握著古夫人的手,叨叨念著「綺珍快張開眼睛看看女兒呀!」、「好不容易女兒回來了,妳一定要撐下去。」等等。

忽地,古老爺及身旁的丫鬟婆子都驚訝地圍了過來。

眾人見到躺在床榻上的古夫人嚅動著嘴唇,過了好半天才聽她艱難地說出:「瑜……兒……瑜兒回來……了?」

沒想到古夫人竟真的因靈兒的到來而幽幽轉醒,古家一眾是喜出望外!

古夫人她雙眼迷朦地望著古老爺,半晌又望向靈兒。

「綺珍,綺珍妳終於醒了!」古老爺相當地激動,也不管是否有外人在,就摟著古夫人讓她坐起來。

古夫人試了好幾次才將顫抖無力的手撫上靈兒正怔愣的臉上說道:「瑜兒,真的……真的是妳……娘找了這麼久,終於找到妳了。」

她說到後頭已是聲淚具下,只是靈兒對於她的碰觸有些不自在的感覺,隱隱有想要往後退卻的跡象。古夫人見狀情緒更加激動。

古老爺摟著古夫人的手略在夫人的肩頭上施力道:「綺珍,妳忘了瑜兒現在失憶了﹑不認得咱們,妳別把她給嚇著了。」

「噢,老爺你不提我都忘了。我可憐的瑜兒,回來就好,總有一日會想起咱們的。」

丫鬟遞了絹帕過來,古老爺接過後親自為自己的妻子拭淚。

好一會兒古夫人的情緒穩定下來,古老爺見有丫鬟從門外端了藥湯進來便道:「綺珍,妳醒來就好,妳先在房裏養養,我到前廳去同瑜兒說說話。」

「好。」她瞧了瞧靈兒又道:「瑜兒等會兒來陪陪娘親嗎?」

靈兒直視著她卻未說話。

古老爺出來打圓場:「綺珍,瑜兒今日是當差時臨時被尹嬤嬤請回來的,她還得回去當差,咱們古家的人做事都是很有責任感的,總不能讓人說了咱女兒去,對不?待過了幾日咱把女兒接回來,再讓她好好地陪陪妳好不好?」

「咱們古家的女兒何時需要到外面當差了!那個御王竟然還將妳帶去戰場上!老爺,我不管,我要瑜兒陪,我不要她再離開我了。」

古老爺正要再說,門外匆匆走進來一個丫鬟道:「老爺,天耀的御王殿下來了,管家已經帶到前廳去了。」

古夫人聞言又激動起來,拉著古老爺的袖子說:「老爺……老爺……。」

古老爺用一隻手輕拍她安撫道:「綺珍,御王殿下來了正好,我就去同他說清楚,請他把女兒還給咱們。」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