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晉見蘭妃 – 之二 – 故人

三人乘馬車來到東心湖,馬車停在湖邊小亭附近,三人再下車行走至停靠接泊小船的亭子裡。

時值深秋近冬,走在湖畔,頭上的垂柳葉葉金黃,地上踩著的也是一片片金黃的落葉。

「好浪漫呀!好像走在金色隧道裡!」

「是麼?上回不是有帶妳來過一趟?」

「上回?」靈兒歪著頭想了一下,「嗯……上回沒見到什麼楊柳耶!我記得只有一整片七彩帳棚,還有好多、好多人……唔,還有湖中的荷花……。」

昊天澤輕笑了二聲,以扇子指向了不遠處道:「弟妹,妳瞧瞧那處。」

靈兒順著昊天澤的扇子所指,望向不遠處可見地上鋪著各色織毯席地而坐的遊客。

那些人有三三兩兩、有三五成群,席上幾斛美酒、幾籃點心、幾樣小菜,有人帶著孩子來玩,有的在吟詩作對,感覺既愜意又頗具詩情畫意。

「妳們最近若是得空,可以趁著京都還未正式踏入冬季到此處踏青賞楓。」

「聽起來挺不錯的,可惜最近王府裡事多……,或許待那些事都安排得差不多再看看吧。」

靈兒面上笑語晏晏,可實際上卻在心裡嘆了口氣。

眼下自己看起來很是受寵,且昨夜王爺還公開了婚訊,這比起楚秀成的那些個無名的女人……簡直是天差地遠……他確實是對自己很好。

好到在御王府裡頭,自己約莫是到了能橫著走的地步。即便她故意挑釁滋事、挑剔刁難,估計都無人敢說什麼。

可她曾試圖在無人知曉的狀況下,逼迫自己別再當隻鴕鳥,在紙上寫下自己的觀察,總結歸納後,她發現到幾件怪事。

其一,王爺在控制自己行動的範圍,如居所或用銀。

自她有記憶以來的觀察,尤其在她曾經拿著刀刺進自己的胸口之後,他一向是不允許她離了自己勢力範圍的,如若要離開,他一定親自陪著她。

而且他從不讓自己身上有銀錢,真的需要出府買東西,皆是她身旁陪著的人在付帳,如小武、雲頎以及他自己……等。

她能肯定地說,在王府裡,她想做什麼便能做什麼,可那活動範圍若是離了王府,便不是她自己能做主……更別說是隨意離開王府。

其二,他在許多事情上,一向是廣納百川的意見後再做出決定。可他與自己大婚一事,卻從未與自己商量過。且從未說明為何大婚之期會如此急迫。

其三,他未曾見過自己的父母,卻說他們一定會同意這樁婚事。事實上,到目前為止,她未曾想起過親生父母是誰,而王爺他處事在下決斷時從不打妄語,那他是如何肯定的?

其四,他從未問過自己是否願意嫁予他,他為何能肯定自己一定是願意嫁他的?

雖然……雖然他們已經親密到了很親密的程度。

幾乎是坦程相對的程度……。

可那事說是種折磨也不為過,每每自己被他挑得動情,總讓他對自己為所欲為。

事後她卻總是在心裡想,自己是不是同楚秀成榻上的那些女人一樣,在皇權之下,只能任由人擺佈、任由人宰割……。

自己就好比是一隻金絲雀,被掐著脖子關在由權力製成的華麗鳥籠之中,看似受到萬千尊榮寵愛,卻是連一絲自由與自己的聲音也沒有……除非死,一生都只能被控制於其中。

在這時代,自己這一生只能依附於他?

只是如此的尊榮寵愛會維持多久?

雖然他話裡的意思應該是會給她一生、一世、一雙人,可王爺既能給得了她,自然也是能收得回去。

若終有那日,她離了王府,身無分文亦無任何身份證明的自己,又能去哪裡安身立命?

最重要的是,她並不想做一隻毫無見識的籠中鳥,如今她質疑著自己於他是否如他對自己那般,倘若他真的不負,那麼自己也應當同等對他,應當努力去同他比肩,做他那無以倫比、獨一無二的御王妃。

她垂眸掩去眼底的深沉卻掩飾不了手心中沁出的冷汗。

昊天嶺感覺她似乎有些不安,輕輕地捏了捏握在手心裡的小手想安撫她。

靈兒並不敢抬眸注視他的雙眼,深吸了幾口氣,表現出對著地上的落葉充滿了興趣的模樣。

三人走至湖邊小亭,那兒同先前一般,仙雅樓的掌櫃在同樣的位置候著,而小亭旁同樣是停著上面有著仙雅樓紋徽的兩艘小船。

這次他們乘著小船直接抵達仙雅樓。

由於抵達的時間已是未時,在水榭迴廊可以遇見許多等著進去與要離開的人。基本上,這時間點欲離開仙雅樓的幾乎都是用完午飯的人,而進樓的則是為了仙雅樓僅在下午時段才提供的特製點心。

只是,愈靠進仙雅樓的大門,靈兒看見大門處的一堆人像是海浪一般地前搖後晃,不知所為何事。昊天嶺眼疾手快地護住了她,不讓她被其他人給碰撞到。

待到了大門,靈兒才知道原來進樓與出樓的人幾乎是擠在一塊兒,因裡頭很多訂桌的客倌在等著夥計帶位而堵住了路,用完午飯要離開的偏生被堵得出不來,整個大堂顯得相當吵雜、擁擠。

他們進了樓,未等人帶位,徑自上了樓梯要往四樓的雅間去。

走到三樓的時候,正巧遇見迎面而來的一位舊識帶著一位生面孔並幾位僕婦正要離開。

「御王,好久不見。」這裡畢竟是天耀王朝的地盤,於是這位舊識便先拱手行禮。

「赫連皇太子、皇太子妃,許久不見了。」昊天嶺也拱手向赫連宸回禮。

「草民見過皇太子殿下,見過皇太子妃殿下。」

昊天澤的自稱引得赫連宸多注意了幾眼,他覺得這位謙稱的清逸男子有著不凡的氣質,應該不是普通角色。

「靈兒見過皇太子殿下,見過皇太子妃殿下。」

「哎呀,妳就是那位救了嘉柔皇妹的靈兒姑娘?」

「靈兒只是盡自己本份。」靈兒垂眸朝皇太子妃拱了拱手。

「嘉柔回國後一直稱讚妳呢!如此清秀可人又有一身的好功夫,嘉柔的描述真真是名符其實。」

她覷了一眼自己的夫婿又道:「姑娘何時能有空閒到赫連走一遭呢?帝君也是惦記著那恩情,想親自封賞於妳。」

「靈兒真的只是盡自己本份,還請諸位大人莫掛記,這樣可是折煞在下了。」

皇太子妃還欲說些什麼,昊天嶺並不想就這話頭繼續下去,直接道:「皇太子妃有身孕了?」

她慈愛地摸了摸已明顯凸出的小腹道:「是呀,已有六個月了,正頑皮的時候。」

「真是恭喜皇太子了,回頭本王著人送些天耀特有的月子補品,讓皇太子妃到時能好好地補一補。」

「那就有勞御王了。」

「好說好說,有身孕下樓要多小心些。本王就不送了。」

「那就告辭了。」

「告辭。」

「恭送皇太子殿下﹑皇太子妃殿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