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受封 – 之四 – 入套

靈兒坐在繡凳上不曉得自己在這兒做什麼,她的神識很跳躍。

小武怎麼還沒來?

為什麼我會在這兒……?

胸口好疼……。

可她總是抓不住才閃過腦中的念頭,上一剎那想到的事,下一瞬她就想不起來。

好半晌,她才察覺到自己的注意力十分渙散。

她試著凝神專注,卻無法集中精神。

還有從方才她就覺得房裡是不是有燒地龍?

她覺得整個房裡很熱,連帶得全身也熱了起來。

模模糊糊之中,她想起現在還不到燒地龍的季節,而且這廂房是夏天才使用,如何會有設計地龍在此處。

轉頭過去見到一旁書案上的香爐冒著煙,她聞到陣陣木樨花的香味,可香爐也不可能讓房裡那麼熱。

她覺得口乾舌燥,左右張望後瞧見博山爐旁的小几上有一壺水,便下意識地走過去倒了水喝。

咕嚕咕嚕,沒一會兒,她將那壺水都飲了個盡,那口乾卻一點兒也解不了,反而還愈覺得身子發燙了起來。

「好熱……為何會如此地熱……?我發燒了麼……?」

她大力地扯開衣襟,感覺只有身體露出衣裳的部份,溫度才會降下那麼一點點,可那涼意不一會兒便消失。她覺得自己快不行了,愈來愈熱,身上似是著火般的熱。

最後,她想到廂房外的那塘荷花池。

 

幾位受邀來參加晚上的慶功宴的使節在差不多的時間一同抵達右銀臺門,只是赫連宸才下了馬車就有一位宮婢來傳話。

「妳說德妃娘娘有要事相商?」

「是的,皇太子殿下。」

「可是……。」赫連宸本想在晚宴開始之前先同幾位其他國家的使節交流一下,卻不想他姨母派人傳了話來,「好吧,我先去和其他人打個照面再讓妳引路。」

「是。」

 

小武急忙地回到偏殿,偏殿裡一切正常,當她回頭再找那位小宮婢小禾時卻不見人影。

她又匆忙地趕回御苑裡,那裡哪兒還有靈兒的影子。

這皇家御苑其實很大又連接宫里頭不少區域,不過自己同靈兒分别前才說了請郡主不要離開太遠,她跟了郡主也好一陣子,郡主對這類事一向是不給人找麻煩的,於是她先沿著附近找了一圈兒,卻只有菊花靜靜地綻放在園子裡。

她只好回到南薰殿搬救兵。

「主子,小武該死,方圓十丈都找過了就是沒見著郡主的身影。」

「妳說什麼?怎麼回事,妳說清楚。」

小武說明了原委,昊天嶺臉色發青,立刻調動禁軍去找。

從事發已經過了半個時辰,一個活生生的人竟是在皇宮裡消失,找也找不到。

 

「嶺兒,本宮忽然想到一處,不知是否搜過了。」

半個時辰前蘭妃送走了光武帝及昊天澤,正同昊天嶺聊到大婚後要帶靈兒去金閣寺解蠱的事情時,碰上小武進來通報靈兒失蹤一事。

因此蘭妃便同昊天嶺一直坐在南薰殿的前殿等著搜尋的結果。

「母妃請講。」

「之前本宮還看得見的時候,在夏日裡常會到御苑的一個有荷塘的僻靜角落躲你父皇,那處在這個時節是不會有人去的。

依小武所說,這事兒應是有人策劃的,會不會靈兒被引到那處去?」

「唔……,」昊天嶺飛快地在腦中過了一遍皇宮的佈置便說:「那處確實是容易漏掉之處,兒臣親自過去瞧瞧。」

 

昊天嶺以自身最快的速度掠至蘭妃說的廂房,房門被人從外頭給綁上繩,裡頭如若有人是出不來的。

他見那繩綁得完好如初,鬆了口氣。可當他打開房門時,心裡卻一片冰涼——房裡頭是一片狼籍。

衣架子倒在地上,光潔的地上沿路散落的都是他讓靈兒隨身帶著的香囊裡的香料,有幾處有不明顯的血滴在。他目光隨著香料,見到她衣衫不整地倒在離書案不遠處的地上,而貼著腿部的中衣上明顯有幾處血痕。

昊天嶺進門前吹了聲響哨,進門便關了房門,隨後一個箭步上前將靈兒抱在懷裡。

她才一入他懷裏,因著那姿勢,加上她人疑似是昏迷力鬆,她手中那隻平日裡最喜愛的玉雕蓮花笄便脫了手,鏗鏘落地。

蓮花笄落地略微受損,他一手撿起了那笄一看,笄尾端上有血。他又查看了她腿上的那些血痕,發現那些痕跡與笄尾相符。

他蹙著眉收了笄,要將靈兒抱起時,她便睜開了雙眸醒了過來。

昊天嶺正欲開口問她話,說時遲那時快,她已以極快的速度將手攀上他的後頸。

她突如其來的熱度讓他清楚感受到她肌膚上的温度高得燙人,又聽見她語無倫次地在含糊說著什麼,緊接著他們倆的唇就緊緊貼在一塊兒。

昊天嶺直覺她的蠱毒又發作了。

可先前他為了預防萬一還特地分了部份的香囊放在她身上,從現場看來她也曾要用香囊鎮下蠱毒,如何會香囊中的香料四散?

只是昊天嶺的理智大約也只能支持到這裡,靈兒此次的「攻擊」相當犀利兇猛,分明是未經人事的身子,技巧也不曾被調教過,行徑卻是開放大膽,做出許多相當撩人與討好行為。

她的身子與平時大相徑庭,不止是不停地誘惑著人,還似是不達目的絕不放棄的纏,如同是個小妖精一般。

再配合她身上暗暗傳來的幽香味道比平時更盛,讓人忍不住食指大動。

 

赫連宸被宮婢引著,一路走著御苑裡看起來有些偏僻的路。

雖然皇宮裡頭相對上是安全的,且天耀及赫連目前是合作的情況下,他應該是不會有生命上的安全。

只是,為何姨母要叫他到如此偏僻之處,是因為下決心了嗎?

他正想開口詢問目的地時,他聽聞到似是有衣料摩擦的聲音,還有女子低低的呻吟聲。

帶路的宮婢很突然地停下腳步,回身行了個禮道:「德妃娘娘吩咐婢子帶您到此,您越過荷塘便是了,裡頭有您想見的人。婢子先行退下了。」

那宮婢行禮後便從一旁的小徑離開。

赫連宸蹙眉往前一看,前方一個滿是乾枯荷葉的荷塘對面有一間富麗堂皇的廂房。

他想著宮婢方才所說「裡頭有您想見的人」,他好奇地往前走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