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受封 – 之六 – 婚配

光武帝在聽聞赫連宸的人選後頓了一會兒才道:「聯姻這事,朕先前未曾聽過帝君提起,皇太子明個兒再到崇德殿交付國書吧。

至於德安郡主,她已有婚配。我天耀尚有許多未婚配的貴女,還請皇太子另擇他人。」

高臺下的大臣們被光武帝這一聲回絕認為莫名奇妙。

雖說以天耀王朝的國力並不需以聯姻來鞏固邦交,但有個現成的德安郡主和親且又為他國皇太子側妃這事不見得是個壞事,總是可以再商量權衡,光武帝就這樣一聲斷了這個可能,到底郡主的未來夫君是個什麼樣的人,著實令人好奇。

高臺下的赫連宸未料到光武帝竟會在這樣的場合直接拒絕也不好說什麼,更何況他也不急,便說了兩句場面話後退回自己的席上。

高臺上的光武帝則是冷汗已溼透了背後的中衣。

方才蘭妃的眼刀不停地射過來,如若他不立刻一肩扛起這個拒絕,恐怕今後他都不得安生,難以抱得美人在懷呀!

 

靈兒像根木頭似地杵在廂房裡,任由小武幫她打理出席慶功宴的禮服。

她忍不住又打了個哈欠。

畢竟她今日除了午睡未睡足一個時辰之外,在午睡前後同昊天嶺耗費了不少體力,最後還被他抓去鴛鴦戲水,以致於現在連站著,她都能明顯感受到雙腿正抖得歡快。

靈兒覷了眼坐在一旁早已穿戴整齊、悠閒品茗的男子,她真不懂為何他辛苦耕耘了一下午,自己是哈欠連連、腿腳發軟,他整個人卻是除了英姿颯爽之外還容光煥發。

她在心中小小地腹誹了一下,小武已經幫她將衣裳都穿戴好並開始圍著她轉圈。

「小武,怎麼了嗎?」

「唔……郡主……小武不曉得該為您梳什麼髮式好……。」

「髮式?髮式怎麼了?」

「額……因為您、您同主子已……所以小武不曉得要為您梳半頭還是……?」

靈兒聞言臉又紅了起來,她知道在天耀是能由髮型看出一個女子是否已經出閣。

而她下午才將自己的童貞交給了自家王爺,再加上御王府裡的眾人都知曉她們一月後要大婚的事,也難怪小武會疑惑她的頭髮到底是要不要給全部挽起來。

昊天嶺在小几旁轉了轉手中的茶盞道:「小武,半頭。」

「是。」

小武聽了昊天嶺的指示,動作麻利地幫她挽了半頭梳了個傾髻,插上一隻笄並一隻簪以及那隻被靈兒戲稱為功夫步搖的金步搖。最後又再用螺子黛幫她畫了個眉便完成。

「主子,郡主都收拾妥當了。」

「嗯。」

昊天嶺起身走了過來,見她媚眼如嬌合、丹唇逐笑分,每一個小動作、每一個舉手投足都不經意地流露出讓人目不轉睛的明艷,他心中有股驕傲,自己的女人果然是最好的。

尤其是他只要一想到她的轉變是自己帶給她的,更是滿意地點點頭,笑著牽她的手出門了。

靈兒原以為她得靠著那兩條發顫的腿走到離此處不知有多遠的長樂殿,出了廂房的門卻見昊天嶺備了步輦讓她乘。

她坐上步輦扶好後,四位充當轎夫的大內高手像飄著似地飛快地抬著步輦移動到長樂殿。

 

當昊天嶺牽著靈兒的手進入長樂殿時,他們成為大殿內所有目光的焦點。

昊天嶺一襲紫堂色的交領長衫配上青蓮色的外袍,長衫的衣襟及袍子皆暗繡了繡球花的圖騰。

靈兒穿著淡緋色的窄袖絲質對領上衣配上裙間繡有淡丁香色繡球花圖案的緋色齊胸襦裙及桃紅色繫帶,最後再套上大袖上繡有白色蝴蝶的丁香色紗質大袖衫。

在場的一眾不由得在心裡讚道入場的這一對璧人委實是郎才女貌,十分登對呀!只是那手牽得……不少人在心中猜測著:難不成德安郡主早已被許配給御王殿下?

赫連辰在席上瞇著眼轉著酒盞看著她沉穩高雅地由昊天嶺牽著入場,緩緩地穿過走道至御座之前行禮。

她身上的衣裳襯出她身材的穠纖合度同時又顯出她的氣質,最重要的是她今晚同以往所見到的感覺不盡相同——似是長大了,因而女性特有的風情也展開了。

只是最後他也不得不將目光放在她同昊天嶺牽著的手上,那手牽得著實讓人覺得刺目。

「兒臣叩見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叩見母后千歲千歲千千歲。」

「德安叩見皇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叩見皇后陛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平身吧。」

「謝陛下。」

「因何故如此晚來?」

「父皇也知道德安郡主先前是在兒臣底下當差的。下午兒臣派她去查了一下事情,結果發現了一些老鼠屎,便徹查了起來。一不小心忘了時間,晚來了。」

「喔,那確實是該好好地辦。你們倆都先入席吧。」

「謝父皇。」

「謝陛下賜座。」

昊天嶺殷勤地牽著靈兒到她的案桌入席,高德勝很有眼色地讓晚宴繼續,一眾歌舞又上大殿表演。

底下的大臣們有的到處交換訊息互通有無,有的則在席上飲酒發愣不知在想些什麼,當然也有專心趁著宴席好好地吃吃喝喝的。

靈兒才剛入席什麼都還未用,便不停地有官員拿著酒盞前來道賀她的晉位,她當然得舉起酒盞一一回禮。

半晌,待來人到了一個段落,她已感到有些醉意上來。

她有些侷促不安,擔心若是再一波人前來約莫是連站都站不穩而顯得失禮,也不知待會兒晚宴會到何時。

思及此,她心中想找個依靠便抬眸望去,找了一會兒才找到皇子們的席次,正巧見到昊天嶺正同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在咬耳朵,以席次來看,靈兒猜測那很可能是他的弟弟。

昊天嶺見到她望著自己便舉起酒盞遠遠地打了個招呼,同昊天嶺咬耳朵的那孩子見狀也跟著舉起酒盞向她致意。

靈兒向他們笑著點頭回禮。

這個媚態被走過來的赫連宸盡收眼底。

他未曾想過她那明媚的雙眸竟能如此秋波流轉,而這會兒走得愈近愈能感受到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風情。

許是衣裳的緣故,她今夜看上去更加手如柔荑,膚如凝脂。由露出衣裳的手部再往上一瞧,那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

她面上的緋紅從凝脂般的肌膚中透出,看來就像個粉晶雕成的人兒,又再次不同於先前的印象。

靈兒還望著昊天嶺,視線內驀地擠進一個人臉,接著那人站在她正前方完完全全地擋住了她的視線,讓她只能看著他。

「德安郡主,恭喜妳新晉郡主,還得如此風雅的封號。」

靈兒立刻起身向赫連宸行禮:「德安見過皇太子殿下。承殿下吉言,德安不勝惶恐。」

「孤還記得同妳第一次見面是三月多前,昨日未能細看,今日一見,感覺妳改變甚大。」

「承蒙殿下惦記。德安一直都是德安,未曾改變過。」

「呵呵,許是妳自己不曾發現吧,就旁人的眼光妳變了許多。對了,妳進殿前,孤才稟了貴國的皇帝陛下,說此次前來天耀帶上了國書想談談郡主的婚配之事。」

「我的婚配……之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