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受封 – 之九 – 心機

靈兒醒來的時候,蘭妃﹑昊天澤夫婦等人都已在南薰殿中知曉了玉簪子的事情。

「沒想到這位皇太子的心思如此深沉,打從一開始就有如此打算。」

「母妃,這件事不見得難處理,兒臣會想辦法的。」

「靈兒這孩子也真是可憐,又是被下藥又是被下蠱的,還好昨個兒她沒給人佔了便宜去。」

「只是兒臣覺得事情蹊蹺得很,所以今日特地請大嫂來,還請大嫂幫忙瞧瞧有何門道。」

「嶺兒,嫂嫂一定幫忙,我們何時過去?」

「靈兒差不多起身了,待她過來,我們就一道去。」

通傳很突兀地響起了「皇上駕到」,眾人起身跪了一地。

光武帝很快地穿過院子走進了前殿裡。

一眾聽聞光武帝進了殿,便同他「打招呼」,在一片「見過」聲中蘭妃怪異地抬頭看著光武帝,軟聲地問道:「老頭子,你在生氣麼?」

他風風火火地上了主位,沿途還親自扶了蘭妃起來,才坐下,便隨便地道:「都平身、平身。」

蘭妃從秋繪的手上接過了茶盞,親自遞給了光武帝。

他啜了一口茶,重重地放下茶盞,氣道:「這赫連宸可真是個無賴!」

「怎麼了?」蘭妃蹙眉,光武帝以往即便是生氣也很少在她面前顯露出如此的口氣,而且他的氣場現在確實真的很生氣。

「蘭兒,昨日朕在宴會上不是已經拒絕赫連宸了麼!方才他巴巴地跑來崇德殿交付國書。

那國書呀!朕不看還好,一看就氣,帝君在上頭說赫連宸在三個月前就已將他們皇室傳家、用以定下皇子妃的定情簪子交給靈兒了,而當下她也未以婉拒直接收下,現在要問咱們挑什麼吉日將她送去赫連。

嶺兒,靈兒她什麼時候收過那簪子了,你知道嗎?」

「回父皇,您還記得三月前嘉柔帝姬遇刺之事,後來在紫宸殿那赫連宸說要賠她一隻簪子就插了一隻髮簪在她的頭上嗎?」

光武帝嗤笑一聲:「這心機鬼,果然他們全家都是心機鬼!竟在那時候正大光明地動手腳!」

「那現在該怎麼辦……?」

「蘭兒,妳別愁,朕會處理的……。」光武帝拍了拍蘭妃的手以示安撫,沉吟了一會兒又道:「只是,這可能會需要一個時機,在那之前,可能得先委曲靈兒了。」

「這事先別讓她知道,她昨夜被赫連宸給嚇壞了,我擔心她眼下再聽到這些會受不住。」

「老頭子,你要儘快……。」

蘭妃還未說完,昊天嶺向她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同時光武帝也出手制止了蘭妃繼續說下去。

廳裡的一眾有默契地喝茶的喝茶、吃茶點的吃茶點。沒一會兒,靈兒極不好意思踏進了前殿。

「靈兒給陛下請安﹑給娘娘請安﹑給三位殿下請安。靈兒來晚了。」

「免禮。賜座。」

「謝陛下。」

「用過早膳了嗎?」

「謝娘娘關心,靈兒已經用過了。」

「哎呀,這裡都是自己人,不用如此拘禮。陛下你說是不是?」

「是呀,蘭兒說得是。」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再不久本宮就是妳名正言順的母妃,其實現在稱本宮母妃就行了。在本宮這裡沒那麼多規矩。」

「是……母妃。」靈兒起身向蘭妃行了個禮。

「很好很好!」蘭妃親自上前將靈兒扶起,「陛下,你呢?」

「嗯。妳就隨嶺兒稱朕父皇即可。」

「是,父皇。」靈兒起身向光武帝行了個禮。

「平身吧。」

「謝父皇。」

昊天嶺從圈椅上站了起來:「既然靈兒過來了,那我們出發吧。」

昊天澤夫婦亦跟著站了起來:「好。嶺兒你帶路。」

正待眾人要向光武帝並蘭妃行禮退下時,便聽蘭妃道:「陛下,蘭兒午膳想吃魚,我們去太液池釣魚好嗎?」

「釣……釣魚?可是朕……。」

「沒有可是……咱們走吧。」蘭妃將光武帝強行拖走沒多久,在場的一眾便聽他道:「咳咳,蘭……蘭兒,妳快謀殺親夫了……。」

幾個人探頭出來一瞧,呃,原來是蘭妃的手放錯位置,拖走光武帝時勒得他快窒息。

 

荷塘旁的廂房在昨日昊天嶺使用過後,就派人把守著不許任何人進出,因此他們抵達時,除了臥榻外幾乎都保持昨日原本的模樣。

季筱彤一進門就朝著書案去,她揭開書案上的博山香爐,用小木杓挖了一些上層已燻乾的香料渣來聞,再用手拿起一小撮渣渣,以姆指及食指並中指將渣渣搓開來聞,最後又檢查了香爐內下層已燃燼的那些炭渣。

「這香爐內用木樨花作為遮掩,添加了南瓊花及南祁木在裡頭。

南瓊花本身略有一些迷藥的效果,而且它的味道可以同藥師的香囊相抵,讓香囊失去效用。

而南祁木通常用在催動蠱毒上,與南瓊花併用能使情蠱類的蠱毒發作時唯有交合之法才能壓下蠱毒。」

「如此說來,做此事的人行事相當縝密。先是引開小武。跟著她們知道藥師的香囊怕濕又需要有個地方困住靈兒,於是便往她身上潑了帶冰的水。

再來便如她們所計算,被困在房中的靈兒蠱毒發作,此時若不是本王來了,而是赫連宸先到……。」昊天嶺說到最後已是咬牙切齒。

靈兒一隻手托腮,另一隻手則托著托腮的那手肘,她偏著頭道:「她們是如何知道我同小武會到御苑去消食呢?這點……我實在是想不通。」

「這或許是在哪個地方就被做手腳了。我們去妳昨日散步的路徑瞧瞧或許會比較清楚。」

「這要請小武帶路了,我同她分開後的記憶很模糊……。」

季筱彤看了看昊天澤,昊天澤拿著摺扇在空中點了點說道:「那八成就是那兒了。」

「小武,帶本王到昨日妳同郡主分開的地方。」

「是。」

一行人在小武的帶領下抵達御苑裡昨日她同靈兒分別的那處,這整塊區域亦是從昨日就封鎖,現場還是保持原來的模樣。只是……。

靈兒到了那兒,左顧右盼了半晌,似乎在找什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