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發作 – 之一 – 溫柔

才接近亥時昊天嶺便帶著靈兒理所當然的先行離席,留下一眾能繼續藉難得的宴會交流感情。

靈兒一出了延英居便覺得空氣一整個清新了起來,心頭上的重擔一落,蹦蹦跳跳地走在園子裡。

蹦跳了半晌才發覺得好像有什麼事不對勁。

她停了下來,轉著眼珠子想了好半晌,才發現是耳畔沒了那叮咚了一整晚的聲響——那隻很沉的金步搖的流蘇碰撞聲響消失了。

細白如蔥玉的指頭顫巍巍地往頭上一摸,在印象中的那處摸到了步搖。她鬆了口氣,真怕是那貴重的步搖會因她方才的行為而不知所蹤。

只是步搖雖在,可那上頭的墜飾並流蘇已然整個纏在了頭髮上。

她試著拉了幾下,想將步搖給扯下來。

可惜天不從人願。

拉扯時,她疼地倒抽了口氣,扯了不少根頭髮下來,那步搖卻依然屹立不搖山河不動地插在頭上,那些個墜飾流蘇兀自頑固地纏在髮上。

昊天嶺只不過是在延英居的院門口同小廝交待了兩句,晚一步過來而已,就見她站在園子裡扯頭髮。

他低笑了兩聲才問她:「妳方才不是還像隻兔子般在院子裡頭蹦蹦跳,這會兒發生什麼事了?」

她很委曲地看著昊天嶺道:「嶺,能不能幫我把那隻很沉的步搖拿下來,似乎整個纏住了。」

他瞧了瞧她頭上的狀況後並未出手去解開那些纏住的頭髮,而是直接拔了她頭上的那二隻筓與簪。

她的頭髮一向柔順如緞,無簪笄固定,髮髻跟著傾倒,髮絲便垂了下來。那頭髮一垂,步搖毫無著力點,便也跟著搖搖晃晃。

緊接著昊天嶺再順了一下,纏住的部份就解開,步搖便輕易地被拿了下來。

靈兒眨了眨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他手中的步搖。

前後不過幾息的光景,她連痛都未曾察覺,步搖卻是已經下來。她有些無言,低眸瞧了瞧手中攥著的幾根先前扯下的髮絲。

果然旁觀者清呀……阿!不是,是先前真是白痛的了,早知道就等王爺過來處理還比較快!

她從袖袋裡拿出一條皮繩,想將頭髮紮起來。畢竟現在都要亥時了,這夜裡頭的,披頭散髮的總是不好。

「別動。」昊天嶺柔聲地說著,雙手已是撫上了她的髮。

他幫她挽了一個簡單的髮型一邊說道:「妳呀!也不怕戴著那步搖頭重腳輕還蹦蹦跳跳的,萬一跌倒受傷了怎可好?」

「你也知那步搖沉,如何會拿給我戴呢?」

「因為周夫人知道妳慶功宴時勢必得戴上那步搖進宮,先讓妳戴著適應適應,以免那日失禮可就不好了。」

「原來如此,倒是我沒深思。」

昊天嶺挽好了髮便從袖袋裡拿了一隻簪子狀的東西插進她的髮。

「你方才插了什麼在我頭上?」

他淡笑不語,只是牽起了靈兒的手慢步在園子的步道上往蓮華芳沁走去。

步道比在遊廊下的視野更好,靈兒仰頭便見滿天星空與一顆快爬至中天的黃檸檬。她拉著昊天嶺認著天空上的星宿,正因認出幾個星宿心情大好時,昊天嶺見到那月亮卻是蹙了蹙眉頭。

夜裡的風比先前去延英居時更涼了,他為靈兒披上薄大氅以免她著涼。

兩人並著肩回到了蓮華芳沁,昊天嶺吩咐小武帶靈兒到後廳去換衣裳,自己在外面招了冥殤吩咐了什麼。

待昊天嶺進了後廳,靈兒已換了件輕便的衣裳坐在妝鏡之前,她唱著不知名的小曲兒邊踢著腳邊讓小武拆著頭上身上的飾品。

屋內的歌聲戛然而止,她從鏡臺上拿起一根小武才拆下來的簪子,緊緊地握著。

她情不自禁地一隻手撫著那上頭的玉雕蓮花﹑青蛙抬眸向昊天嶺問到:「嶺,這是我弄丟的那隻玉笄?」

她不曉得如何同昊天嶺說這玉笄是如何不見的,先前是絕口不提,可眼下「正品」都出現了,只好用「弄丟」這個詞。

「嗯,是冥殤出任務的時候在一個小販的攤子上見著,覺得眼熟就買回來了的。這玉笄當初製作時便也同御王府其他物件一般刻有御王府的暗號,所以驗過之後確認是同一隻沒錯。」

靈兒向昊天嶺點點頭,她一直撫著那玉笄,意外的失而復得讓她覺得有說不出的感動。

小武最後將靈兒的長髮簡單地編了個長辮垂在她右肩前便要告退。

「小武,今夜不用值夜了,讓所有的人都回房休息吧。」

「是,主子。」

靈兒彼時正坐在窗邊的臥榻開了窗準備要來沖壺蓮香茶,她聽見昊天嶺所說的話,略想了一想便道:「嶺,不如以後都別讓她們值夜了,好嗎?我實在是不習慣有其他人在房裡。」

「值夜有值夜的好處。」昊天嶺一臉神神秘秘的形容。

靈兒蹙眉:「什麼好處?安全嗎?王府上下如同個鐵桶一般,應該沒有什麼安全上的問題吧。」

「總之我以後讓她們在前廳值夜吧,這樣妳若夜裡有事也方便。」

「噢。」

「深秋夜裡涼,妳不怕冷?」他過去臥榻幫她將窗戶關起來,「亥時了,妳該睡了。」

她眼帶狡黠地說:「來,我沖了茶,你同我一起喝,喝完我再去就寢。」

 

周夫人一向是習慣在亥時中就寢的人,她見王爺離席後便又與林管家聊了幾句,覺得時辰差不多了,就起身準備回自己的院子。

她才起身,餘光掃到坐在角落的莫邪,他渾身的形容與廳內的氣氛明顯反差,好似全世界的孤寂都籠罩在他身上。

莫邪感受到犀利的目光,頭一抬便與周夫人四目相對。

知母莫若子,周夫人一個眼神,莫邪便也站了起來,往外頭走去。

母子倆無語地離開了延英居,一前一後地走到了園子裡。

還不待周夫人開口,莫邪便道:「母親大人,孩兒還有要事,先離開了。」

「慢著,你今夜住在王府裡吧?明個兒娘同你一道回府。」

莫邪怔愣了下,「母親,明個兒孩兒也有要事要辦……。」

周夫人抬了抬手,「你自幼與王爺是總角之交,一起玩耍、一起頑皮,經常是他做什麼,你便跟著做什麼,他若喜歡什麼,你也跟著喜歡什麼。

娘未能料想長大後的你們竟會喜歡上同一個女子。

娘是喜歡小雨……王妃的,雖然她最後未能成為咱們家的媳婦兒,可大約也只有那樣的女子能與咱們王爺比肩。

只可惜她福份不夠……既是如此,咱們親近她的人,尤其是被她救過的你更是應該加倍地、好好地連同她的份給活下去不是?

你活得愈精彩,就好比她也活得精彩了!」

「母親……。」

「娘沒有逼你的意思,逝者已矣,如今王爺能走出來,咱們如何能不替他歡喜?只是王爺他定下來了,娘希望你也能早點定下來……。」

「我……。」

「好了,明個兒,王爺他們要外出,咱們娘倆就一道回府吧!好久沒一塊兒回府了。」

「孩兒知道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