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打道回府 – 之二 – 賞賜

雪后回別莊後的翌日酉時開了個小型的慶功宴,此次主要是宴請邊境的守城大將之外還有天耀這方參與此次戰事的皇子將領。

昊天嶺當然是依著雪后的吩咐攜了靈兒出席。

昊天嶺、昊天道踩著雪后出席前的點來到舉辦慶功宴的未央居所的正廳。

正廳裡頭已經滿滿都是此次的有功人士,正不分國籍、你濃我濃地坐在一起。他們見二位天耀的皇子進來,紛紛跪著行禮。

接著,他們也不用起身了,雪后陛下也進了廳裡。

「諸位,免禮。開席吧!」

「謝雪后陛下。」眾人復位,絲竹管樂聲響起,一道道佳餚也開始上桌。

不過許多人並未把握這些難得的宮廷菜式,而是目光一直瞄向御王帶進來的姑娘身上。

這御王殿下的身旁平時是未見有什麼佳人隨侍在側的,今兒突然帶了個人出現又狀似親密,實在是讓人好奇得緊。

昊天嶺見狀,便帶著靈兒上前向雪后敬酒。

雪后慈愛地對他們倆點點頭。

「天嶺,你都安排好了?」

「回陛下,是的,府內已經先行準備近半月了。」

「很好,賢侄果然是手腳俐落之人。本后得儘快安排好國內的事務,好同吾皇去討杯喜酒才行。你們先在一旁等候吧。」

「是。」

雪后待他們在一旁站好,向廳裡的眾人道:「諸位,因為邊關才收復,此時還得讓諸卿帶著邊關穩下,無法回到帝都聆聽封賞,因此本后在這別莊舉行這個小小的慶功宴給諸位犒賞慰勞。

當然,賞賜是一定不會少的,包含天耀的諸君也是。」

現場一眾聽聞雪后所言譟動起來,畢竟無人是不喜歡賞賜的。

雪后抬了抬手,待現場安靜下來又道:「此次咱們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國土收復,是由於咱們掌握了許多珍貴的第一手情報,才讓咱們行軍佈兵能掌握先機。

本后在此處特別提出來,是因為而這個先機是由一位名不見經傳的貴女所提供。

這位貴女以身犯險潛伏在北原,再利用十四王子的自大無知得到那些重要情報。

本后此次一定要重賞她……她就是御王的未婚妻子,靈兒姑娘。靈兒,上前來。」

靈兒前頭還在想雪后提到的什麼喜酒,正將雪晴公主與瑾王配對在一起時,赫然聽見雪后說自己是自家王爺的未婚妻?

她懵了的同時,感到頭頂上空有一群說著「啊厚!啊厚!」的烏鴉飛過。

昊天嶺笑著悄聲說道:「靈兒,還不快上前,陛下在喚妳了!」

「啊……是……。」

她匆忙來到雪后跟前跪下行了大禮。

「那些都是靈兒應盡的本分……。」

「不,妳不清楚,正因為妳帶著傷拼了命地帶了那些情報回來,不然,這場仗恐怕要打數年之久,別莊也無法那麼快回來,這功勞已經是大大地超越了妳的本分。雪國舉國上下都得感謝妳。」

「是。」靈兒低著頭聽雪后所言,心裡吐嘈道:我怎麼記得是王爺去救的我,陛下也太信口開河了吧!

雪后繼續在那頭說道:「哎呀,本后多希望妳能是我國子民,可惜……妳已名花有主了。」雪后以手支頤思忖著,一會兒後他道:「既然妳與御王很快便會成婚,那麼,本后便送妳一份大禮。」

她一聽更是懵,她何時要成婚了,怎麼自己都不知道?

底下一眾靜默,人人都好奇雪后將會送給這個年紀不大的女子什麼樣的大禮。

昊天嶺特意站在燈火的陰影底下靜靜地掃著眾人的臉,昊天道在聽聞雪后點明了靈兒是自己的未婚妻子時,面色有一瞬不豫。

「嗯……,本后聽晴兒與妳交好,她一直想要一個妹妹,而本后待御王亦如自己的子女,那麼,雪國以後便是妳的娘家,妳有任何事,本后與雪皇都會為妳做主。」

在雪后說出如此的話後,底下一眾爆發了驚歎。

「哇!雪后這是要晉一位公主?」

「她真是太有福氣了!」

昊天道在底下緊握著酒盞,不發一語,一直喝著酒。

至於當事人靈兒,她蹙著眉跪在雪后跟前,覺得相當惶恐。可她一時想不到拒絕的話,只好開口先謝恩,話到後面再看看該如何是好。

「謝陛下恩典……。」

話才說到一半,雪后竟從位子上站了起來,親自扶了她。她不敢托大,立刻起來,也將臨時想好的說詞忘了個精光。

雪后笑著說道:「乖孩子,本后知道妳一向有輕重,不隨意受祿,不過這次妳的功勞值得的。受封的事本后會同光武帝提,擬好後再擇日為妳受封。」

「是。謝陛下。」

「回席次去吧。」

「是。」

她退到昊天嶺的身旁,倆人行了禮便退回到了自己的席次。

「嘿,你知道那位靈兒姑娘的事蹟嗎?」

「應該要改稱殿下了吧?」

「也是,聽起來這位新晉的殿下很厲害,是怎麼一回事?」

「還記得那時北原十四王子霸佔別莊時的事嗎?若不是這位殿下先前與公主殿下要了別莊的佈置圖,否則別莊也沒這麼快能奪回來。而且那個狡詐的十四王子還在山麓那處弄了個大石堵住道,最後也是這位殿下協助御王殿下讓大石落下山谷的……。」

「還有那北方七城,若不是能事先得知叛徒是誰,否則……。」

那幾位說著說著便讓慶功宴上的氣氛整個活絡起來,靈兒坐在昊天嶺身旁也靜靜地聽著那些人在說。

只是她愈聽愈有些羞赧及不自在。第一是她覺得那些人說得過於誇大,二是有些事是有著她自己的私心呢!

她不知所措地轉過頭去看昊天嶺,可他卻是平平靜靜、事不關己的形容,一隻手輕捏著她的手,另一手拿起酒盞喝著酒。

待到那幾位說完了所知的屬於她的功蹟,眾人齊刷刷地轉向靈兒舉杯,她不好意思地也舉起酒盞向底下眾人回禮。

她回了禮正要喝酒時,昊天嶺一把將她手中的酒盞拿走,豪邁地替她將酒喝掉。底下的眾人見著這幕樂呵一片,回頭又一邊喝酒一面繼續說起這回戰事裡的風風雨雨,到後來簡直像是個小型的說書會。

「說到岩城一戰與這青木城一戰約莫是此次戰役裡最為艱辛的吧!」

「對呀!對呀!你們也知道那岩城的四周地形……。」

靈兒聽著聽著漸漸地一整個肅然起敬,這也才知道岩城與青木城戰役打得有多麼艱難,而自家王爺竟在中秋節那一夜還趕回來陪自己,天知道他是在什麼樣嚴峻的情形下才抽出那麼幾個時辰的時間。

宴席開始了半晌,她從故事中抽離後才發現雪后座下有四個位置是空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