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四十 – 栓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

小芽是躺在擔架上向昊天嶺彙報的。

她與靈兒分開的那一日,她被綁在樹上後又被那位將領砍得傷重,幸得靈兒在事情發生之前想護著她時,偷偷塞給她那把隨身的黑色小短刀,她因此才能在那些截走靈兒的人走後將繩子砍斷,從樹上下來。

當時她出血得嚴重,在點了自己幾個止血的大穴道又撐著給自己上了一些傷藥勉強止住了血便暈厥了過去。

待到不曉得多久後,她終於醒來。

彼時已入了夜,附近能聽見野獸的聲音。可她管不了那些,湊和著做了個火把,再以懷裡所剩無幾的火折子點燃,強撐著身子連夜趕往河北鎮,想早日與御王殿下聯繫。

因為傷重,她走走停停,意外在二里開外遇上一位差點兒中了埋伏的自家暗衛。

這位暗衛運氣不錯,因那時內急而離隊去解手,就未如其他人一般變成了刺蝟給丟到了姑娘與自己的面前,於是她便同這位暗衛結伴一同趕路、互相扶持。

終於,他們在離河北鎮約莫還有十里時,她眼尖見到接應的伊暗衛隊成員因她與姑娘未在預定時間抵達而從河北鎮出來尋她們。

正歡喜見到自己人,使出吃奶力氣要往前奔的自己突然感到背後一陣陰冷。

她回過頭去,卻見一路相互扶持的那位暗衛大哥竟對自己拔刀相向,她驚恐又因連日來的體力流失,第一時間竟只是腿腳發軟,無力避開。

當她正眼睜睜看著對方的配刀朝向自己砍來時,她只有閉上眼,祈禱那生死一瞬,別太痛苦。

只是,她閉眼似是好長一會兒了,刀並未落在身上,而是聽哐啷一聲。

她再睜眼,見到的是另一位背上中了幾隻羽箭的暗衛拼著一死撲在了那人身上救了她,這事驚動了不遠處的接應,最後她同那位重傷的暗衛才獲救。

待到她再醒來又已耽擱了好些天,她詢問了接應的伊暗衛隊才知道雪國情勢危急,靈兒姑娘與雪晴公主均失蹤了。

此次的情勢如此嚴重,與許多埋藏在雪國多年的釘子有關,她便急忙要伊格爾以那黑色短刀做為信物去求見御王殿下。

 

「什麼!妳確定靈兒是被楚秀成的人抓走了?」

「是的……都怪小芽能力不足,才讓姑娘會被抓走……。」

「小芽亦有聽到北原十四王子那方的傳聞,想來那位新收的小妾很可能……很可能就是靈兒姑娘……。」

雲頎正要開口問小芽便聽到書案那處砰——地一聲,他扭頭過去見到自家王爺的眸底墨雲濃密流轉,那眼神再隨著難看的臉色逐漸化為一汪深潭,氣息在這六月天裡讓這帥帳裡有如臘月寒冬。

他微微低眸望去,書案上又是一個拳形的窟隆。王爺如此這般的失控,即便是當年前王妃故去時他亦未見過。

半日後,昊天策與莫邪雙雙抵達臨時軍營,雲頎向他們二位說起這事的時候,身上的涼意還是讓他忍不住抖了一抖。

他說了半天,莫邪面色沉重,昊天策的反應卻只是淡淡地說了句「五弟終於開竅了?」然後就去找昊天嶺。

 

昊天策並莫邪踏進帥帳就聽見昊天嶺正詳細地詢問幾個專門長期關注北原十四王子的暗衛。

昊天策不發一語,指了指空著的圈椅,自己先找了個位置坐下來倒了杯冷茶喝。莫邪看了他的指示,也徑自找了個圈椅坐下。

待到那些暗衛下去之後昊天策及莫邪皆深深地看著昊天嶺好一會兒。

昊天策首先開口:「嶺,你打算如何?」

「去救她。」昊天嶺低啞著嗓子回答。

「且不論她的清白,但這明顯是個陷阱。」

「我知道。」

「值得嗎?」

昊天嶺捏了捏眉心才道:「總是得保住她的一條小命……。」

「我反對。」莫邪出聲了。

昊天策朝著莫邪淡淡地笑了一笑,看向昊天嶺道:「你若是出手了,她也就正式暴露在陽光之下與你綁在一塊兒了……你心裡準備好了嗎?」

「我必不悔。」

「天嶺,我在外頭也聽聞過宋師爺誇讚過那丫頭,可對於她,你是否過了?七城那處還未穩定,你便為了她東奔西跑的,如今又要救她?」

「呵,是呀,你還真說得如此肯定。可你有沒有想過,你不悔是一回事,可你能一直保著她一世嗎?若是你要保她,那倒也不是不行,只是小雨呢?小雨終究是過去了吧……?」

「與小雨何關?我救她不過是……。」

「不過是什麼?」

「責任。」

「責任?什麼責任?晴兒的信上告訴我,她從未見過你對一個人如此上心。即便是從前的小雨,也不曾得到過你如此的青睞。

哥哥看著靈兒那丫頭也不是一、二日了,知道這個好孩子多麼努力地跟在我們身後。

不是哥不讓你去,但我還是勸你想清楚再去救,不然到時候即便你無心,她卻同你變成栓在一條繩子上的螞蚱,屆時只會有更多陰謀向她襲來,而她也離不了你了。

更何況那個陰狠的楚秀成存了要羞辱你的心。如若你只是要救她,你不需要親自去,派暗衛去即可。」

「是呀,天嶺,我反對你親自走一趟,你若是要救,派暗衛去即可。」

「我不放心……。」

莫邪的眉頭蹙得更緊了,還想說什麼,昊天策卻抬了抬手。

昊天策輕嘆了口氣,「罷了,你想清楚就好,什麼時候出發?」

「今夜先配合雪后打得蒼王不支,引楚秀成上戰場的時候。」

「好,到時我會以你的軍旗為令,你秘密出發。」

「四哥,謝了。」

 

莫邪同昊天策離了帥帳,莫邪開口道:「天策哥,你不勸戒嗎?」

昊天策回身拍了拍莫邪的肩,「聽聞不如親證,連周夫人都很欣賞她。」

「母親大人也……欣賞她?」

莫邪有些怔愣,那個喜歡雞蛋裡挑骨頭的母親大人……會欣賞一個人?這可真是個稀奇的事兒呀!

上一回母親大人親自承認欣賞的人約莫是六年前天嶺某日出征返回帝都時帶進御王府的一位名喚小雨的女子。

那女子冷情寡言,卻讓母親大人在短短時間便心悅誠服,據說是因為她自重自律又知曉大義,只可惜天嶺力排眾議扶正為御王妃才數月,便驟然離世。

現在母親大人會欣賞這位靈兒姑娘的什麼?

「你許久未回來了,一來就是重擔,辛苦你了。」

昊天策溫潤的聲音將莫邪的思緒拉了回來:「不辛苦,能為國家盡點力,是我應該做的。」

「來吧!同我說說北方七城的事情,現在狀況如何了?」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