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四十六 – 渡河

只是……。

想踏上天耀的土地就得渡過做為自然國界的汨沱河,而眼前這處看來平靜的河道便是這一段唯一能讓人騎馬渡河的地段。

可現在,在這汨沱河的淺灘之前是約莫三百位全副武裝的軍中高手並一百名配有弩弓的弓兵隊大陣仗。

不同於先前追殺的小打小鬧,這次可是貨真價實的大陣仗!

可相對如此陣仗,昊天嶺這方僅區區不到五十人,也算是個大危機吧……。

不過,想回天耀,即便這是場硬仗也是得幹了!

隨著信號,弓兵隊發射了弩弓,這場仗的序幕也隨之被拉了開來。

百來隻努箭密密麻麻、氣勢滂薄地射了過來。

弩弓不同於一般弓箭,只要調整得當,不論是誰使用,射出來的力道皆可接近於一位擁有初階內力的練家子所射出來的弓箭。也就是說,對方拿出了射程遠、殺傷力驚人的努弓來對付自己也算是準備周到、誠意十足了。

因此昊天嶺第一時間的反應便是帶著靈兒飛身下馬,於此同時一腳把馬兒給踢向那些弓兵,他還當下喊道:「八組!」

在昊天嶺的示範之下,冥殤領著其他暗衛立刻分成八組亦踢了數匹馬向著弓兵過去,他們藉由一匹匹在空中飛舞、驚慌失措的馬兒做為掩護,躲在馬兒身後。

對敵方來說,身上插滿了努箭成了蜂窩的馬兒落地時壓死了不少不及退走的弓兵,且馬兒落地後不知為何,後方生生地冒出了許多人影直接大開殺戒。

敵方第一次見識到這種突圍方法,有些亂了陣腳。

那陣腳一亂,原本整齊的軍容生生變成了八個隊伍各自為政,暗衛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組組結了小陣型打算儘快擊破各自負責的隊伍。

只是,對方也不是吃素的,既然是各城派出來的高手,又能預測到昊天嶺最後會選擇從這處離開的便更是不容易打發,個個下手快速狠厲又使用了人多的優勢。

昊天嶺觀戰了一會兒,向懷裡的靈兒道:「妳能幫忙嗎?」

她看著戰場:「我去弄把弩弓便行。」

「好,小心傷口裂開。」

「王爺你去忙吧,別擔心我。」

「我帶妳過去。」

話落,昊天嶺攬著她往前一躍,落在一匹死馬的旁邊放下她,還給了她一把匕首便抽出背後的長劍加入不遠處的戰局之中。

靈兒將匕首插在腰帶上,在馬兒的屍首旁注意著四周又低伏著往前爬。

她爬了一會兒,找到一個被馬兒壓死的弓兵,拿了他的弩弓,又從馬屍下拉出一袋弩箭,然後將箭上膛。

由於這處是連續多匹馬屍及弓兵隊的屍體,並不利於打殺的那些人施展身手,因此以刀劍為主要武器的人自是離馬屍有段距離,正好方便靈兒以那些屍體為掩護,拿著弩偷偷地對準遠處還殘存的弓兵或者是不防的敵人。

咻咻咻——一連幾隻弩箭射出,被瞄準的敵兵還不知發生何事便一個個倒下。

靈兒就這樣或趴或爬在馬屍旁邊找箭邊射向敵人,直到敵方最後剩下的那七個弓兵發難。

她原本還未找到那幾人的藏身之所,想瞄準場上偷襲自家王爺的敵兵,可那幾人因為步兵、騎兵在要求支援需要集合起來做陣型,一回頭才發現弓兵已然只餘身旁的幾人,全部慌亂了起來。

她不急不徐地向要偷襲王爺的敵兵放了箭,正要再瞄準,卻發現箭已經用完,她再找了找,附近已無箭袋可撿。只好往兩旁望去,見到最早被她射死的弓兵躲藏處有一個落在地上的箭袋,裡頭還有幾隻箭能用。

靈兒咬了咬唇,決定冒險過去取。

她正要移動時,忽然被一陣陰影給罩頂,她反應極快地往右方地上滾了一圈。

一抬眸,一個魁梧的士兵,雙手拿著雙斧砍在她方才的所在之處,他那力道之大,已將馬腳已砍成三段。

她顧不上剛才在地上打滾觸動了背上的傷,人站起時匕首已經抽了出來呈戰鬥姿勢。

那士兵雙目通紅地朝靈兒砍了過去,她正要閃躲,後方傳來粗聲的喘氣,隨即頭髮被人從後方大力地抓住,逃也逃不了。

她的匕首朝後刺去,如何都刺不到身後的人,右方有寒森入骨帶血的氣息過來,眼前又只能眼睜睜見著那大斧朝著自己的頭頂砍了下來。

絕望之中,那人忽然不動了。

一柄銀色的劍尖自他的胸口穿出,接著那人被連人帶斧地舉起往後丟去,便出現了自家王爺的臉。同時,右方聽見鏗鏘一聲,她的頭髮也被放開了。

昊天嶺身上肅殺的氣息尚未退去,眼神冰寒地將靈兒從頭到腳瞧了一回,見她未受傷便轉過頭向一眾暗衛道:「打掃戰場!」

靈兒這才發現,這一戰已經結束,四周盡是濃郁的血腥味。

她一放鬆下來,立刻感到反胃,憋著那想吐的感覺,看了一圈,趕緊跑到不遠處的樹林挖個洞吐。

「妳沒事吧!怎會吐成這樣?」

她身後傳來冥殤擔憂的聲音,可她又吐了半晌才回道:「估摸著就是戰場上血味太濃,沒事的,謝謝冥大哥。」

「嗯,喝些水吧!」

「好。多謝!」

昊天嶺站在樹稍上聽著底下的二人交談,雙眸看向遠方,不知在想什麼。

 

昊天嶺一行在打掃完戰場也未稍事休息,直接渡河。

這河道原本是要騎馬才能渡過的,眼下雖沒有馬匹,卻也難不倒他們這群有功夫的人。

靈兒見暗衛們一個兩個如蜻蜓點水般就過了這寬廣的河面相當詫意,最後自己竟也是如此讓王爺給帶過了河。

過了河,進了林子裡,昊天嶺才道:「現在開始休整半個時辰。」

於是眾人開始分工合作,傷較重的脫衣裳開始上藥,傷較輕的便是去拾柴火或者去河邊獵魚回來。待傷較重的上好藥,便開始生火、烤魚,換傷較輕的人上藥。

一時間一眾大老爺們都光著膀子在林子裡晃來晃去,靈兒自認為格格不入,便找個地方背向眾人而坐。

「鞭傷還好嗎?」昊天嶺的聲音幽幽淡淡地傳了過來。

她站起來回身道:「還好的。」

「需要上藥嗎?」

「不、不用勞煩您了!」

昊天嶺看著她,眸子裡帶著審視的目光,她急道:「王爺,真的不用,靈兒不疼,沒事的。」

「嗯。需要的時候要開口。」

「是。」

靈兒有些尷尬地撓撓頭,她要如何說呢?

難不成要像其他暗衛們光著膀子上藥嗎?

這這這實在是……很難為情好唄,還是待到進了鎮子再請婦人侍女幫忙好了。

正巧冥殤以芋葉拿著兩條烤魚過來,她趕緊轉移話題:「冥大哥,魚烤好了?聞起來好香呢!」

冥殤還未說什麼,昊天嶺倒先開了口:「先給靈兒吧。」

「不、不,王爺您先用。」

昊天嶺瞪了她一眼,她眼珠子一轉,甜甜地道了聲:「謝王爺。」

約略填了填肚子後,昊天嶺一行便立刻出發前往楓林小鎮,因無馬可騎,所有的人只能徒步用走的。

靈兒為了不拖累大家,儘量維持在隊伍內昊天嶺的右後方、隊伍的前三分之一的位置。連續走了二夜一日,終於在清晨抵達了楓林小鎮。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