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四十八 – 隱疾

小藥童帶著昊天嶺到了慶長藥師的院子,即便這是臨時居住的院子,一進院子,亦滿是藥草香。

昊天嶺一見到慶長藥師並不托大而是直接執了個世侄禮,慶長藥師也回了個禮。

「殿下不必這麼多禮。」

「不,這是我應該的。藥師有事尋我?」

「嗯……殿下似乎對那位姑娘有些看重?」

「她有什麼問題嗎?」

慶長藥師清了清喉嚨:「……那老夫就開門見山地說了。」

「藥師請不用忌諱地講。」

「好。殿下可知道她前陣子服用了假孕的藥物?」

昊天嶺略想了想道:「藥師放心,她沒有爭寵的問題。」

「呵呵,老夫想也是如此。這樣一位具正氣的姑娘,老夫應該沒能看走眼才是。

只是傍晚為她切脈時,發現她體內有大量的假孕藥物,而且這藥量被下得極重,對她的身體會有些影響。」

昊天嶺喃喃道:「……被下得極重……。」他蹙著眉,「藥師能否知道她被下了多久的藥?那藥對身體又是會有怎樣的影響?」

「估摸已經被下了有月餘的藥了,所以她的身體現在是呈現假孕的狀態。殿下有沒有注意到她近日來是不是經常性的吃不下還有似孕吐的症狀?」

昊天嶺仔細地回想著,這路上她確實是在休息時經常躲到了樹後挖洞,有不熟悉她的暗衛怕她是細作在留暗號而來報,後來冥殤親自去查,撞見了幾次她吐得嚴重又或是吐完正在捧土將洞給埋起來的行為。

不過回楓林小鎮這一路上幾乎都是急行軍,倒是未聽她提起過不適什麼的。

至於吃食……一路上所有的人因為趕路,有什麼吃什麼。又因為時間不足,能吃得上已是不錯了,並未注意她吃了多少……。

「聽起來藥師對於這藥應該是有法子可解,是否有需要我協助的事情?」

「解是可以解,只是她身體的根基卻已是被藥給淘空,所幸是還沒有拖太久就遇到老夫,但也是需要好好地將養個三五年才能補得回來。」

「三、三五年……?」

「是,這期間伴隨她的會是月信紊亂、體力變差,在養好之前這段期間的作息要固定,儘量不要累著,以免影響之後的身體狀況。」慶長藥師細細地叮囑著。

「對了對了!差點兒忘記,倘若在這將養的期間內她出嫁了,切記一定得避免有孕。」

「出嫁得避免有孕……?情況竟如此嚴重。」昊天嶺擰著眉,他的聲音略帶沙啞。

只是他又想,靈兒若在這期間內回了家,應該是不至於如此快出嫁生子。若是在天耀……只要是在自己手底下做事,還未有人能隨便動他下面的人。若她有看對眼的對象,要控制他們在這段時間內別有孕應該也不是難事。

此時靜默的廳內傳來慶長藥師繼續說話的聲音:「哎……只是這還不是最嚴重的……。」

昊天嶺聞言露出詫異之色。能讓藥師露出如此凝重神色,必是真正棘手之事。

慶長藥師歎了口氣背著手轉過身踱了兩步接著道:「老夫發現她體內很可能還被下了其他什麼,可老夫不是那方面的能手只能猜測而無法確定,所以準備了這個給你。」

他回過身拿了一個似香囊的東西給昊天嶺,「如若真的發作,只要讓她聞這香便可以暫時制住。

可這香囊內的香料只是通用品,並非是萬靈藥。

且這香囊抑制的效果會隨著她聞這香的次數而漸漸失效,所以要盡可能地讓她快點遠離造成發作的原因……我想距離也是一個能止住發作的方法。

還有發作次數太多會加速她身體的耗損,得儘量避免發作。」

「是。那之後該如何是好?」昊天嶺恭敬地接過香囊,謹慎收入袖袋之中。

「可以的話,王爺將事情處理至一個段落,就儘快將她送至金閣寺,我那師弟在春天之前應該都會待在那兒,找他處理吧。

至於她的身子因藥落下的部份,老夫雖然不是皇家御用的御醫,可同這位姑娘也算是有緣,老夫會開讓她調養的方子,往後每三個月到半年再給老夫瞧瞧是否要調整藥方,應該就可以了。」

昊天嶺立即行了個大禮:「天嶺在這裏多謝藥師。」

慶長藥師回了個禮:「老夫應該的。」

「藥師,天嶺還想請藥師幫個忙。」

「你說。」

「若靈兒問藥師想知道自己的病況,請藥師不必和盤托出。剩下的天嶺自會想辦法安排。」

慶長藥師捋了捋衣袖小半晌才道:「……好吧。只是這種事,本人能知道是最好的,如此才能有個心裏準備。不過既然殿下能照看她,相信其他事情殿下是能安排好的。」

.

昊天嶺離開慶長藥師的小院後,去巡了一圈楓林小鎮的佈置,最後還是進了靈兒的臥寢,從房門口望去,她已經趴在榻上睡著了。

他才坐在床緣伸手撫上她的臉,她就驚醒,待看到是昊天嶺才略略放鬆警戒。

靈兒揉著睡眼惺忪的眸子坐起來道:「王爺,這麼晚有事嗎?」

「沒什麼,就是想來看看妳。」昊天嶺壓著聲音低低地說道。

「多虧慶長藥師,我現在覺得好多了。」

「是嗎?藥師同我說妳需要多將養將養身子。」

「嗯……?」靈兒覺得昊天嶺話說得有些奇怪,她偏著頭瞧著他說:「所以……?」

「我會帶著藥師前往雪國,妳回虎狼關吧。」

靈兒一聽聞他的打算便睜大了雙眸,不可思議地道:「王爺要將靈兒留在邊城?」

「嗯。」昊天嶺難得的歎了口氣道:「老實說,晴兒和曄君的狀況很不好,藥師說妳得多休息趕不得路,可我得快點將藥師送過去救命才行。」

「救命?她們……竟然如此危急……?可是我們耽擱了好久……這樣這樣來得及嗎?」事關雪晴,她便著急了起來,連著話也說得不利索。

「雪國有一個玄冰谷,在谷內可以讓傷者的傷勢延緩七七四十九日,之前我去救妳時才招人去找的慶長藥師,幸得藥師就在天耀北邊領地,所以我們才會在此處集合。我現在送藥師出發去玄冰谷約莫要十來日,是趕得及的。」

靈兒點點頭:「嗯……。」

「那……妳……。」昊天嶺的話還未說完,靈兒便插嘴道:「之前靈兒蒙公主殿下照顧的恩情之多,此次殿下遇險,靈兒還是希望能親自去照料殿下。」

昊天嶺思忖了好一會兒,靈兒以為昊天嶺還是不讓她去,正欲起身請准,昊天嶺卻伸出了手搭在她肩上不讓她起身。

「王爺……。」

「妳當真想去?」昊天嶺蹙著眉看著她。

「是的,點滴之恩當湧泉以報。靈兒的身體也不是那麼不濟,只是這段時間大概不能幫著王爺處理事情……所以一切還是得王爺同意才行。」

昊天嶺忽然伸手將靈兒的頭靠在自己的頸窩處,靈兒因他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僵了一僵。

半晌他才說道:「那妳就隨我走一趟吧。只是休息及離開的時間由我說了算。」

「好!謝王爺。」

「那妳早點休息,明日一早便出發。」

其實昊天嶺私心裏是希望靈兒能留在虎狼關休養等著自己回來,可又怕與她分開又會像之前那樣,讓她被外力帶離自己身邊太遠。

如若要長途跋涉去玄冰谷又得同時兼具休養,這恐怕得去找慶長藥師商量才行。想著想著,他已走到慶長藥師住的小院裏。

「見過殿下。」小藥童看見昊天嶺立即行了個禮。

「免禮。藥師睡下了嗎?」

「殿下請進。」雖然昊天嶺在門外說話並不大聲,但房內的慶長藥師卻是直接讓他進房。

一進房昊天嶺就朝藥師行禮:「抱歉這麼晚前來打擾藥師了。」

「無妨。殿下有什麼事嗎?」

「是。天嶺想來同藥師討個藥。」

「哦?什麼藥。」

「是這樣的,晚輩還是想帶著靈兒一同前往玄冰谷,不知藥師是否有什麼方法能讓她既能休養到又能去到那玄冰谷?」

「原來是這樣。她要同我們一道去玄冰谷?」

「是。」

「嗯……既然是一路同行,殿下就不必操這個心了,老夫會處理就是。」

「多謝藥師。」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