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四十九 – 往玄冰谷

莫邪找到冥殤時,他正坐在小院的牆頭上泡茶。

冥殤見他來便自牆頭上跳下來,從牆頭上帶著的一杯一壺茶,均無一滴茶水自杯中灑出落地。

「暗衛長真是好雅興。」

冥殤笑了笑,向莫邪行了禮:「莫大人見笑了,請坐吧。」

莫邪亦不與他客氣,兩人雙雙落坐在附近小亭的石凳上。

「莫大人有事?」冥殤分了茶給莫邪,直接問道。

「欸,都哥兒們這麼客氣……。」

「冥殤在心中雖是將莫大人當成哥兒們一般,可冥殤還是不能逾矩。」

「我知道、我知道,你呀!還是那塊榆木腦袋。」

話落兩人便一同笑了出來。

冥殤嘆了一聲:「主從之分還是要有的,否則要如何帶下面的人。」

「好吧!」莫邪無奈地聳了聳肩,「我今兒剛好被派來跑腿,就順道問個事兒。」

「什麼事?兄弟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你一定知道的。我要問的就是那個靈兒,聽說最初是你救的?她是個怎樣的人?靠譜嗎?」

「莫大人對她很介懷?」

「談不上介懷二字,可天嶺對她有些過了,如若她是個有心機的,恐怕咱們幾個都得多防著才行。」

「唔……聽起來你不怎喜歡她。你見過她了嗎?」

「還不曾見到過。原以為晚飯時能見到,可她似乎是發燒了,所以天嶺召不到她去小廳用膳便親自帶著慶長藥師到她的臥寢去,放著我一人在小廳同雲頎那個話嘮大眼瞪小眼。」

冥殤沉默著點了點頭,一小會兒後才瞭然地道:「嗯……難怪會發燒。」

「你知道?」

「嗯。那日去救她時,她正好被北原十四王子的寵妃用浸了蕃椒水的鞭子給鞭打過。主子在救了她之後幫她洗了傷口又上了藥。只是我們回到這兒的一路上,中間又是遇上埋伏又是急行軍的,現在回想起來,這一路都未見她換過藥。想來那些傷口應當都化膿了吧,也難怪會發燒了。」

「這麼硬氣?」

冥殤想了想道:「她是個自有其風骨的人,亦是個會審時度勢的人。該隱忍時會隱忍,該出手時會出手。

只是功夫差了點,勉強能算得上是中乘的拳腳功夫,足夠對付一般人而已。若不是待人接物還蠻謙虛有禮又不丈勢欺人,不然,她一個沒有內力的女子,弟兄們怎會願意同她一道出任務?

總的來說,弟兄們對她的評價是不錯的,有些人甚至是佩服。」

「真的假的?她不是個花瓶麼?否則怎需勞得天嶺去救!你們應該都是被她那張臉給騙了吧!」

冥殤輕輕地笑了一聲:「我呀,說的若是有假,你去問問底下的人不就被揭了,前兩日中了埋伏時她表現得可圈可點,你可以去問問這次回來的人。」

見莫邪一臉不信的形容,冥殤又道:「唔……我還記得替主子送書到金閣寺順便探望她時,周夫人還讓我帶了個口信回來給主子。」

「什麼口信?」莫邪不由自主地往前挨近,一副洗耳恭聽的形容。

「王爺的眼光很獨到,這位姑娘老身很喜歡。」

「那時母親大人同她認識多久?」

「約莫有一月吧。」

莫邪拍桌站起泫然欲泣:「這不公平……。所以母親大人只坑兒子嗎?」

冥殤淡然地又喝了口茶:「我知道你著急,怕主子身旁來了有問題的人。不過她的話……你就觀察看看吧。」

「對了,那你清楚天嶺說對那靈兒有責任是怎麼一回事?」

「責任……?」冥殤略想了一想:「是因為當初定安親王讓她受傷的事?」

「我覺得倒不像那事,我聽他說到責任二字時的神情焦急又含著複雜情緒的形容,應該不僅僅只是那次行動造成她受傷的事吧。」

「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主子對她倒真的是很好。或許……。」

「你該不會也說她能比得上雨王妃吧。」

冥殤見莫邪以手支著頭有些耷拉的形容覺得有些好笑,他忍住笑意道:「我做為下屬是不好妄議主子的事情,若是做為兄弟嘛……一個蘿蔔一個坑,她是個不錯的女孩,若主子有意,我倒是樂觀其成。」

莫邪低眸玩著杯子,冥殤斂了情緒握拳碰了碰自家兄弟的上臂:「都去了五年多了,你也該放下了吧。」

「嗯……,她在我心中是個奇女子,當年只有天嶺能將她那個冰塊給捂熱,我不退讓又能如何。

只是,天嶺終究是皇室之人,總有一日還是得有人去坐上那正妃之位,總有一日雨王妃會被人給忘懷……。

我不希望她如此讓人給淡忘了,好似只要有人記得,她就還活在這世上。」

冥殤不知從何處摸出了一個小酒罈及兩個小酒杯。他為莫邪斟滿了小酒杯,莫邪朝他笑了笑,眸底滿是哀傷,拿了酒杯仰頭就乾。

 

翌晨靈兒起了個大早,拿了張單子到書房去。正要進門時,聽見自家王爺正在裡頭吩咐雲頎。

「……你替我去虎狼關走一趟。」

「是。」

靈兒徑自進了書房行了禮:「靈兒見過王爺。」

「妳醒了?燒退了嗎?」

「是,承王爺照拂,晨起已經退燒了。」

昊天嶺點了點頭:「嗯。吃過早膳了嗎?等會兒就出發了。」

「回王爺,靈兒用過了。」

昊天嶺瞥了她一眼:「等會兒再陪我用一次。」他頓了頓又道:「妳來書房有事嗎?」

「是。靈兒想買清單上的東西,不曉得王爺能否替靈兒想想辦法。」話落,靈兒遞上了清單。

昊天嶺接過單子瞄了一眼,便拿給了雲頎:「順道將這上面的東西買了,讓暗衛先送過來。」

「是。」

「先通知藥師將東西上車。你們都用過早膳再出發吧。」

「是。」

 

小廳裡坐了四個人在圓桌子上用膳卻只聞三個男聲在交談。

莫邪與雲頎在商量著是否要先一塊兒到了虎狼關再分道揚鑣。

昊天嶺在中間穿插了一些要莫邪回去震北城之後注意的事情。

靈兒靜靜地坐在那兒聽身旁三個男子的交談。

她其實還未用過飯,只因一早醒來洗漱後嘴裡頭都還是藥味,於是便失了胃口。她低眸看著自己碗裡,一碗粥勉強吃了兩口,實在是喝不下了。

昊天嶺藉身高優勢睨了她的碗,蹙了蹙眉,眸子裡有些暗茫在滾動。

用過早膳昊天嶺並靈兒在楓林小鎮入口送了雲頎、莫邪及十位暗衛們離開。

回到小院門口已見到兩輛外觀看來非常簡樸的馬車。那二輛馬車各自配了兩匹臨危不亂又有速度的軍馬。

慶長藥師與小藥童站在後面的那輛馬車旁,在他們身邊有幾位小廝正忙上忙下地將一些箱子裝上車。

「殿下。」慶長藥師見昊天嶺過來,便行了個禮。

「慶長藥師,都準備好了嗎?」

「差不多了,隨時能出發。」

「好,那即刻出發。」

「出發前,先讓姑娘喝了這藥。」慶長藥師一說,一旁的小藥童拿出一個小葫蘆來遞給昊天嶺。

「這藥是……?」

「姑娘喝了這藥,便能在車上好好地休息。」

「好,多謝藥師。靈兒,來,喝藥。」

靈兒聞言小臉皺成了一團。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