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五十 – 同車

靈兒喝完小葫蘆中的藥湯,昊天嶺指了前頭的那輛馬車,她意會自家王爺要她上那輛車。

她到了前頭那輛馬車,開了車門往裡頭一瞧,馬車廂的外觀看起來雖然簡樸,裡頭卻是精緻得很。

車門上有窗、車門的對面亦是一扇窗,車門與對面的窗之間是一條走道。車廂由走道往左右分成了兩個不同的區域,與先前去淚泉別莊時乘的馬車有些相似。只是這車廂的設計更為繁複。

車門走道往左方整片區域的最前頭是一排雕花欄杆,欄杆後是一整片厚墊子直接充當臥寢用的床榻,寬度約能容三五人同榻而眠。

厚墊之下則是一整排的暗格、暗櫃,暗格、暗櫃裡放了一些路上可用的吃食茶點、一些書、文房四寶,甚至還有收了可以煮茶的小火爐在裡頭。

往右方則是一排可坐的座椅,上頭鋪有軟墊。那椅背不到半人高,連著的是一整塊與椅背同高的平台,上頭有張矮書案並幾個坐墊,可做為臨時書房之用,又或是能在上頭品茗看書、下棋吃茶點,感覺好不愜意。

那處最前方一樣有個能與駕車的人溝通的小窗,車廂兩側亦有小窗。可能因那處有書案,所以小窗開得不大,上頭還有雕花做為裝飾,兩兩成對正好落在書案的兩側。

靈兒猶豫著,不曉得自己該往哪兒去,想到也許等會兒王爺會在路上處理公務,便從暗格裡拿出文房四寶,徑自到書案那處去候著。

昊天嶺於一會兒後才上車。他上了車後,馬車便也緩緩動了起來,靈兒透過一旁的車窗看向外頭,馬車的速度逐漸加快,可車廂內卻相當地平穩。

那頭甫上車的昊天嶺先往臥榻那兒瞧不到她,一轉頭見她在書案那處坐著,一張俊顏沉了沉。

車廂裡的高度未及他的身長,他彎著腰低著頭看著她沉聲道:「過來。」

靈兒不解地朝他過去,才靠近他,就被自家王爺一把抱起,放到車廂後方的榻上,還拉了一旁的毯子蓋在她身上。

她有些不知所措。

然後她想起身卻被他困在榻上。

「乖,睡吧。」

「王爺……?」

「妳不是答應我,這一路上都要聽我的?」

「額……可、可是……。」

「沒有可是,慶長藥師說妳必須將養身子得多休息,去玄冰谷的這一路上又要趕路,為了避免妳身體休息不夠,藥師只能用藥讓妳儘量睡著,還是我派人送妳回虎狼關?」

「那好吧,」她爽快地拉了拉毯子蓋好自己僅露出一個頭,「我全程都得睡著嗎?」

「藥師說一日醒來二次用飯食,免得妳這路上過度消耗又瘦了。」

「知道了。」

靈兒在昊天嶺灼灼目光的注視下不太自在地閉上了眸子。

昊天嶺見她安份地閉上了眼,正想抬手再幫她掖毯子,就又見她的雙眼睜開。

「額,王爺,請問我們要十來日才能抵達玄冰谷?」

「我已經吩咐下去趕在十日內抵達。」

「噢。知道了。」她轉了轉眼珠子,期期艾艾地開口:「那……那、那王爺等會兒、等會兒靈兒乖乖睡覺,您去其它馬車處理公務麼?」

「妳哪隻眼睛看見有第三輛馬車?」

「額!」靈兒在心中扶額,怎麼自己會同王爺一車!這實在是……壓力很大耶!到底是要讓人休息,還是不讓人休息呀!

「本王相信妳在本王的眼皮子底下能休息得比較好。」

她聽見自家王爺話裡似是有些動氣的警告意味,趕緊歇了心思:「那……那好吧!那、那靈兒睡了。」

「嗯,睡吧。」

靈兒翻了身背對著他,閉上眼開始在心中數著羊。

昊天嶺不再多說什麼,為她拉好因翻身而露出毯子的背部,便直接到書案那處去處理公文。不多時,他便聽見她穩定平和的呼吸聲。

 

他們一行人因乘著如此特殊的馬車,幾乎不太用經常性地埋鍋造飯。

通常他們會在雪國大城的驛館換馬、補充吃食,其餘時間皆專注在趕路上。

隨著日子一日日地過,靈兒每日醒來時都會發現氣溫又降了一、二度。

往玄冰谷的第八日,官道兩旁夾道的楓樹不同前二日的火紅,紅葉幾乎已是落光,僅剩下光禿的樹枝,遠方開始能見到具黑色頂峰的山巒。

由於天氣愈漸寒,車廂內牆與窗戶都用厚布幔給遮得嚴實,書案下方的暗格已開始燒地龍保持車內的溫度。

「主子,這是震北城區域的新城防圖,如您所料,先前的那些真真假假,企圖唬弄我方……。」

靈兒在睡夢中聽聞車廂裡有人低聲說話的聲音,可她又睜不開眼睛,只能令那些聲音源源不絕地進入自己的耳中,搞得自己好像在聽牆腳似的。

「目前莫大人已經開始清理釘子,防禦工事已進行了七成。」

「練陣的事情安排得如何?」

「莫大人說將會以幾位守城將軍為主,先由少數人練起,待默契出來再開始擴大陣型。」

「好。赫連宸最近的動向如何?」

「據赫連那線的暗報,前陣子赫連國內因為連續來了風暴下了暴雨,豪雨成災許多災民流離失所,米倉開得太晚,偏生帝君又身體微漾,皇太子快馬回國坐鎮指揮,結果讓賊人鑽了空子綁了嘉柔帝姬……。」

一旁忽有快馬奔馳而來的聲音:「主子,姑娘的東西送來了。」

「進來。小聲點兒。」

車頂傳來輕微聲響,接著車廂內的空氣冷了一瞬。

靈兒此時經過努力終於睜開雙眸,一張眼便剛好看見有暗衛帶著一個包袱從走道上方的車頂進來,她目不轉睛地眨了好幾下眼睛。

昊天嶺見她醒了,抬了抬手,到了她身旁,拿了杯溫著的水給她:「醒了?」

她習慣地點點頭道了聲謝,接過杯子喝水。趁她喝水,他拿過置在一旁的大氅將她裹了起來。

「讓姑娘瞧瞧東西有沒有落下。」話落,昊天嶺又回了書案處,原先的暗衛繼續稟報。

「是。」

後到的暗衛從包袱之中拿出一個較小的包袱,恭敬地拿給靈兒。

靈兒打開那小包袱點了點,確實都是先前交給雲頎的單子上所列之物,向著暗衛道了謝。

那位暗衛回了禮,便蹲在走道上等待先到的暗衛稟報完畢。

終於,先到的暗衛回稟完又得了新的命令,由車頂的暗門離開,接著便是後來的那位暗衛將包袱呈上。

靈兒見昊天嶺將那包袱打開,裡頭是幾套雪國傳統服飾並一件女人樣式的大氅。

「主子,盛王殿下說那大氅是火狐皮所製成的火狐裘,至於不露內充填的則是難得一見的寒天九鴨的火絨。對於常人在玄冰谷只要擇一應該就夠用了。」

「知道了。將這信交給他。」

「是。」

暗衛退出車廂,裡頭又只餘昊天嶺及靈兒二人。

昊天嶺正在摺著剛收到的衣物,靈兒想著何時要將方才拿到手的東西鼓擣鼓擣。

她還在想著,就察覺馬車停了下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