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五十九 – 誰說的?

老實說,自家王爺雖然命自己為他的貼身侍女,但凡是在房中伺候﹑更衣那些事情只要是在王府內都不需要她侍候,若是出了王府也只有雲頎不在身旁時才會稍微讓她端端水打打醬油。

因此她從來不清楚王爺每日究竟是何時晨起﹑何時入睡,甚至連他的寢居位置在何處,她也只是在王府的配置圖上見過。

即便現在暫居在玄冰行宮安排他們住在相鄰的兩間廂房,自家王爺也從未招她侍候過,反而還特別調了侍女侍候她的日常生活。

呃……所以她對王爺的作息依然是不曉得。

若要說她失職嘛……從不曾侍候過那些,也無合同約束,好像也不算是失職。

可現在這場合靈兒著實是不曉得該囧還是不該囧。

難得的一個晨起練拳竟會遇上自家王爺。

遇上自家王爺就算了,還是如此狼狽的模樣被王爺給看見,這下自己的能力合該是被質疑了!

「王、王爺……?靈兒見、見過王、王爺。」她眼下已是全身凍得有如雕像無法行禮,只好面色訕訕地向昊天嶺打招呼,可實在是太冷連說個話也不利索。

「怎地這麼早的時辰出來不知道帶件大氅?」

「王、王爺……靈兒、靈兒的大氅在、在那裡……。」

昊天嶺雖然給她披了件大氅,可她早前已是凍得瑟瑟發抖,這會兒還未暖起來,實在是有心無力去用手指那件放在石桌上的火狐裘。

昊天嶺擰著眉直接一把將她抱起帶進主屋裡的臥榻之上。

他也不管她如何想,徑自幫她掖好被角,在香爐內倒了一匙安息香後拿了卷書靠著床欄斜躺在她身旁道:「再睡一會兒吧。時辰差不多了我再叫妳。」

主屋裡的地龍烘得室內溫度正好卻不及昊天嶺的大掌握住她手之後傳來的陣陣熱流,她感覺自己正在溫和地解凍。

只是這一「解凍」便也將身體內的虛空給帶了出來,疲勞一湧而出,眼皮子亦整個耷拉下來,沉重得很。

可她又覺得躺在這兒是於禮不合,這可是自家王爺的床榻呀!

於是那睏倦便與理智不停地拔河。

最終,理智失了體力便也理智不起來。

她在將睡未睡、靈臺糊成一片之際驀地浮現出了一絲的清明。

那絲清明支撐著她迷迷糊糊、顛前倒後地說出她很在意昨晚看見雪晴眼底那抹一閃而逝的難明晦暗到底是不是錯覺。

很快地,隨著神識的消失她已然神遊太虛去了,也無法肯定那些話到底有沒有說給夢裡或夢外的昊天嶺聽見。

 

待靈兒轉醒的時候已是天光大亮,昊天嶺不在房內,她是被候在一旁的侍女給叫醒的。

更衣之後侍女帶著她到雪晴住的院子。她在踏入外間的時候,瞧見那好久不見的雲頎正在裡頭同兩位王爺說話。

神色肅然,正專注在稟報的雲頎並未注意到自己肩上有一抹引人注意的淡妃色。

那色澤因著他那身玄色衣裳而被映襯得更加嬌豔。

她定睛瞧了瞧。哎呀!原來那淡妃色是片梅花的花瓣。

靈兒偏著頭想了一會兒又問了領路的侍女,倒退出了外間轉到了院子裡,待她折了幾隻帶著含苞的梅枝才踏進雪晴的居所。

越過外間正在議事的三人進到裡間,在雪晴身邊隨侍的小梓見她折了梅枝立即上前接過靈兒手中的那些梅枝,去找個瓶子來插。

「妳來了呀。今日怎麼突然想到摘些梅花來?」

「方才經過院子,覺得梅香撲鼻煞是好聞,想說折一些來陪一陪殿下也好。」

「嗯,謝謝妳。」雪晴露出一個會心的笑容。

靈兒為這笑容晃得眼花,怔愣了一小會兒才又道:「殿下就如這梅花在靈兒心中的形象般,是個堅強又高雅的女子。且這梅有五瓣,象徵著五福,靈兒希望這梅花能帶給殿下平安喜樂。」

「這祝福也轉送給妳,希望妳也是……。」

雪晴忽然露出一個玩味的笑容,「對了,嶺哥哥是一個值得交付真心的人,妳不妨也能為他做做這些事?」

「阿?」話題轉得太快,靈兒反應不過來,只是期期艾艾地回:「唔……王爺確實是一位令人值得尊敬與值得為他效命的人。」

「呵呵,我不是這個意思。」雪晴看著她思忖了一會兒:「靈兒,妳該不會是完全不懂吧?總之妳要好好珍惜他才行。」

「阿?」靈兒歪著頭想著雪晴話裡話外的意思,腰上猝不及防地傳來一個暖意盎然的溫度將自己往後一帶,頭上傳來熟悉的聲音愉悅地說:「誰要珍惜誰?」

靈兒被昊天嶺摟在懷裡,她的小臉及白晰的脖頸刷——地一下子整個紅了起來,不消彈指間的功夫,便已是紅得徹底,有如熟透的蕃茄一般。

「嶺哥哥,還什麼什麼!你不是早把我們的對話全聽了去!」

「是呀,我算是後知後覺,不曉得誰人是不是不知不覺呢!」昊天嶺不緊不慢地說。

昊天策正在餵雪晴喝茶,聽得昊天嶺如此說的雪晴不禁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昊天策趕緊為她又是拍背、又是拿絹帕擦了嘴角、擦了擦濕了的地方。

雪晴咳了好一會兒才緩了過來,在就著昊天策的手喝了口茶後,微笑地看向昊天嶺道:「你確定要……了嗎?」

雪晴的問題是問了,可昊天嶺沒有回答,只是一副高深莫測﹑不置可否的形容。

她看了看在昊天嶺懷裏不知所措又滿面通紅的靈兒,她習慣性地聳聳肩,身上的傷卻痛得讓她的小臉皺成一團,昊天策靠過去握住她的手,一臉擔心的模樣。

「好了好了,我沒事。」雪晴忍著疼低聲安慰昊天策,「大家都坐吧!小梓,傳膳。」

 

一頓早膳由沒由來的啞迷開始,卻在尷尬的情形下結束。

原本四人還在愉悅的氣氛下用膳,幫忙換菜盤的幫忙換菜盤、努力餵食的努力餵食,就在早膳差不多結束時出了點小插曲。

「嶺哥哥,你們等會兒就要走了?」

「嗯。」

「……別莊要多久才能拿得回來?」雪晴的話音方落,昊天策騰地一把怒火上心,一個銳利的眼刀子就往靈兒身上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