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二十七 – 僱傭關係 Ver.2

「阿?
什麼什麼程度?」

靈兒見雪晴的雙眸放光,神情期待地等她回答,心中暗道:咦……?等等等等,這形容……這形容莫不是八掛小偵探麼!

可……眼下這哪兒來的八掛?她那麼期盼地望著自己……是自己身上有八掛?

對了……公主殿下方才似乎是提到了什麼「提親」兩字,呃……拜託!提什麼親呢!自己同王爺根本八竿子打不著好麼!

我只想平靜度日、趕快建功離開這是非之地好唄!

見雪晴還要開口再問,靈兒決定將公主殿下的好奇小火苗給直接掐滅在襁褓之中。

她道:「殿下是不是誤會了?靈兒只是在王府裡頭當差而已,和王爺算是僱傭關係。」

靈兒的話音方落,她自己又急忙補充道:「王爺待靈兒確實是好,今日靈兒雖是能力不足,可若哪日王爺有需要,靈兒必定如其他食客那般出來貢獻自己的所有。」

雪晴一直瞧著靈兒的雙眸,她能肯定靈兒說的都是肺腑之言,於是,一絲玩味的笑容爬上了她的唇角。

「我記得御王府裡不養閒人的,什麼時候嶺哥哥養起了食客?」

靈兒聞言蹙眉思忖,她喃喃道:「沒有養食客麼?那圖上的『食居』是什麼?不是食客居住的地方麼?」

雪晴看靈兒困惑的樣子忍不住低聲發笑。

雖說自己是今日才抵達的楓林小鎮,只是見著嶺哥哥為靈兒餵藥的過程以及見到他身邊的人應對的一些反應而已,可她相信自己一定不會看錯的。

她甚至是能猜想到嶺哥哥對眼前這靈兒姑娘的重視程度。

雪晴認為,只要是見識過昊天嶺對靈兒相關的事情有多麼緊張的人,絕不會認為他們之間只是單純的僱傭關係。

至少,在一般情況來說,底下的人受傷了,會是這樣著人、且還是叫上自己的領頭暗衛親自帶著令牌快馬來找人找衣裳的嗎?

去臨近地區找個僕婦來不就行了!

然而,這女孩對嶺哥哥的行為代表的什麼卻是一無所知……嗬,這件事看來挺有趣的。

雪晴露出個真摯的笑容道:「對了!既然我們有緣,妳又來到雪國附近,妳要不要到我住的地方去走走?」

「嗯?」

就這樣,雪晴不著痕跡地把話頭給轉移了,她是個十分沒有公主架子、給人感覺率直的人,靈兒聽她講一些從未聽過的事情,很快就被這位公主給吸引,讓這一頓飯吃下來是吃得相當熱鬧。

可惜靈兒的骨折疼得實在是吃不下,她雖是津津有味地聽著雪晴說的話,但桌上的粥並未用上幾口就被擱置在了一旁。

書房裡的昊天嶺聽下面的人來報說雪晴公主去靈兒姑娘的房裡用午膳後只是著人把自個兒的午膳端到書房,再吩咐人燉些補品、算好時間送去給靈兒補身子。

雪晴是用完午膳後到的書房,她見昊天嶺還在忙,就揀了個最靠近他的位置坐下,還自己倒了杯涼茶來喝。

待到書房的人都走得差不多,最後連雲頎也按昊天嶺的命令出去做事,她甫出聲。

「策哥哥還好嗎?」雪晴雙手捧著茶盞、輕聲問道。

昊天嶺從公文之中抬眸,睨了眼雪晴就又回到公文上,半晌,屋裡響起他淡淡回答的嗓音。

「妳不在,他會好嗎?」

「噢……」雪晴嘆了口氣,雙肩耷拉了下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讓他別等了吧。」

昊天嶺這回倒是放下了公文,眸子定定地望著她道:「妳覺得有可能嗎?」

「問世間情為何物……哼!根本不是我們這些人能肖想的。」

「那妳是如何想的?妳這些年來又是如何做的?」昊天嶺拿著毛筆的那手支起了自己的下頦、似笑非笑地看著雪晴。

雪晴的眼神黯了黯,她張了張口道:「我……」

她說了半天終究也只是說出了一個「我」字,眼珠子轉了幾轉,終於是想起了什麼,清了清喉嚨說了句我以外的話。

「嶺哥哥,你那寶貝姑娘在午膳的時候只吃了幾口粥。」

昊天嶺邪魅地笑了笑:「妳哪隻眼睛見到她是我的寶貝來著?」

「她都說了。」雪晴的眼睛笑得像月牙兒,她的頭湊向昊天嶺的方向,小聲並賊兮兮地道:「說了你們的關係。」

「關係?什麼關係?」

「咳咳!還能是什麼關係呢,不就是那種關係嘛!
我都親眼所見了,嶺哥哥,你是打算放著她嗎?不去她府上提親?」

昊天嶺面色不改地說:「我們是僱傭關係。」

「好好好,是僱傭關係、僱傭關係。」雪晴在心中吼道:最好是僱傭關係啦!明明都已經關心則亂了!

昊天嶺聽聞她那「僱傭關係」四字説得是咬牙切齒,唇角微不可見地勾了勾,垂眸朝著書案上的公文去。

雪晴撇了撇嘴,「我現在不想在這話頭上與你爭執,我來是要問你接下來是想如何安排?嶺哥哥你還要帶兵打仗吧?帶著她會方便麼?要不要讓她先到我那兒去?」

昊天嶺讓後背貼上了圈椅的靠背,左手轉著右手姆指套著的玉扳指,思索了半晌。

「她確實還得再養個十來天才能騎馬,我本來想讓北原輕鬆一點,慢慢同他們玩玩兒的……
偏生京都裡來了消息,我得提早往邊境去處理一些事情。」

「那就讓她先到我那別莊小住幾日吧,我會把她保護好的,到時候連一根頭髮都不少的還給你。」

「多謝。」昊天嶺淡漠地說道。

總的來說,要從昊天嶺這類位高權重之人的口中聽到個「謝」字是不容易的,不過,對雪晴來說,在此時聽聞到昊天嶺的這個謝卻是不意外的。

嶺哥哥自幼時就一直是個不會說這類話、驕傲得緊的男孩,自失蹤半年回來之後,「請」、「謝謝」這些話就毫不吝嗇地用在她們這些親密的人身上,或許那語氣不是冷便是淡,可也是難得的真情表現了。

雪晴得了個准就準備告退,在她正要張口時,昊天嶺忽然開口道:「恩人的女兒。」

「喔?」雪晴挑挑眉、趕緊看向了他:「肯說了?」

昊天嶺自書案右方拿起一份新的公文,不緊不慢地道:「妳不想幫忙就算了。」

「行!行!看在這個妹妹這麼可愛的份上,我先回去準備準備了。」

雪晴說完連忙轉身離開,她走到書房門口的時候,昊天嶺的聲音悠悠地傳了過來:「妳想好再告訴我,本王一定會幫妳的。
盡我所能。」

她揚了揚手,表示聽見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