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III Ver.2

聚落的入口處突然間來了一陣騷動,跟著就見到鞏家子弟匆忙地從入口那處往主帳裡跑,再後來,主帳附近的人就可以看見到有一夥人、一窩蜂地從主帳裡出來,風風火火地往聚落的出入口去。

很快地,聚落裡所有的鞏家人全部集合在了入口,遙望著遠方的地平線。

鞏毓靈、鞏毓德和鞏毓興站在第一排、陪在藍芷綾的左右,其他的鞏家人則以半圓形環繞的方式依照輩份站在藍芷綾的身後及兩側。

遠遠的一陣黃沙滾滾之中能見到一位穿著一身傳統阿拉伯服飾的男子正騎著駱駝往聚落這處靠近。

待男子離聚落愈加接近時,大家才發現這個人身上的服飾樣式雖是傳統的阿拉伯大袍,顏色卻是少見的淺青色。

他頭上包著和衣服同色的頭巾,那頭巾將男子的頭部到胸口整個包住,只露出了那個招牌風鏡。

隨著男子的身形愈漸清晰,駱駝的速度也漸漸緩了下來。

終於,他來到了聚落入口、在眾人摒息以待的時候,他從還未跪下的駱駝上跳了下來,順手把一沓錢拋給了候在一旁的貝都因人。

那貝都因人以阿拉伯語向男子問候,男子用生硬的阿拉伯語隨口回了幾句,那人就點了點頭,牽著駱駝往裡頭走去。

這會兒駱駝已安置好,男子面對入口這處的大陣仗顯得十分從容。

他不緊不慢地一手將風鏡移至額上,另一手則把頭巾整個拉扯下來,如此,他那張秀氣又帶著剛毅氣息的臉龐便整個露出來,連帶著一頭綁著馬尾的烏黑長髮隨著風飄逸在身後。

男子先將鞏家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看過一眼之後,才不急不徐地往藍芷綾的方向走去,開口說道:「鞏家人好大的陣仗,找我有事?」

他這一開口就讓鞏毓靈一陣驚訝。

她的驚訝倒不是因為那男子的面容勘比前陣子網路上票選第一名的東方模特兒,也不是因為那把低沉好聽的嗓音。

讓鞏毓靈最為訝異的是對方那一口相當標準、流利的中文,還有說話時的氣韻及風範云云。

總的來說,他的形容與她自己原先所預想的——在美的亞裔第三代有很大的落差。

鞏毓靈朝鞏毓德眨了眨眼睛,鞏毓德似是收到她的暗號,扭過頭來輕輕的頷了首表示同意她的看法。

「Ling,你到底是想怎麼樣?」二伯公急急地開口說話,主因是他先前派出去對上Ling的二十幾人中,超過一半以上的人都被Ling重傷回來。

Ling只是輕輕瞟了二伯公一眼,澄清的目光便直視著藍芷綾的眼睛道:「我只與族長夫人一談。」

「你!」

好幾個年輕的鞏家人硬生生地壓住往前的衝動卻還是忍不住喝道,藍芷綾在此時有力地向上伸出五指併攏的右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她鏗鏘有力地道了聲:「好!」

 

鞏毓靈站在主帳外等了已有兩個小時之久。

她現在的神情可說是顯得有些惶惶不安,因為她的母親在主帳裡與Ling已談了兩小時,卻還沒同Ling談完出來。

兩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她們倆在裡頭談了這麼久,帳裡頭沒有任何動靜不說,也沒人從裡頭出來過。

這樣的情形首先會讓人懷疑那主帳頭真還有人在嗎?

是不是Ling早已挾持了藍芷綾並偷偷地離開了?

又或是她們談了什麼樣重要、複雜的事情,談了二個小時還沒能談出個結果?

鞏毓興及鞏毓德也待在鞏毓靈的附近,神情緊張地等待著……正確來說,其實所有的鞏家人都在這主帳的附近等待。

因為所有的人都想在藍芷綾與Ling談完的第一時間就知曉她們到底談了什麼、以及談出了什麼結果,因此根本也不敢離主帳離得太遠。

只是主帳裡和Ling談的人是鞏毓興、鞏毓靈、鞏毓德三兄妹的母親,所以這三兄妹離主帳的距離當然是能比其他人更近了些。

時間真的過了太久,從大夥兒的小動作上都能看出這一眾有些沉不住氣了。

就在有人起身要往帳蓬走去的時候,主帳的簾子被拉了起來,Ling從裡頭緩緩踱步出來。

他這一出來便是受到了眾人給予的注目禮,不過他不是太在意那些目光,徑自把兩手插在褲袋、傲然地往聚落養牲口的地方離去。

一眾看他的形容,想藍芷綾應該是已和Ling談好了,眾人並不做多想,僅只是覷了他一眼,等著藍芷綾出來向在場所有人解釋。

可待到Ling都已走到了駱駝群那處,先前幫他牽駱駝的那人把一頭駱駝的韁繩遞給他時,藍芷綾都還不曾從主帳裡出來。

鞏毓靈覺得不對勁,首先衝進了主帳。

不多時,帳外的眾人就聽見她不停地叫喊著「母親」二字,所有圍在主帳附近的鞏家人除卻鞏毓興、鞏毓德之外全以最快的速度朝Ling的方向移動。

他們在移動中,同時把隨身慣用的武器從自個兒的身上給摸了出來,打算以武力阻止Ling的離開。

鞏毓興和鞏毓德著急地衝進主帳裡,卻是有些傻眼。

他們的母親好好地端坐在主帳中的會議桌旁,而鞏毓靈是跪倒在地哭得不能自己,二人在覺得怪異之餘就是往會議桌上一瞧,這一瞧,便發現那上頭有幾張散亂的紙在。

「毓興,我們得立即回到莊園去,這些事情由你來處理。」

藍芷綾指著桌上的幾張紙,「你只有幾分鐘時間把這些看完銷毀。

毓德,你負責這部份。

毓靈,告訴我妳會做好我方才交待妳的事。」

鞏毓靈抬眸看著眼底還有殘留一些血紅印子的母親,在倔強了一小會兒後才說道:「是,我知道了。」

 

其實藍芷綾心裡還是很混亂的,她沒想到當時進了帳蓬後,Ling並未立刻開始說話。

他一直等到他認為外圍的人都退得足夠遠才肯輕聲開口。

只是他這一開口就是自己難以承受的爆炸性言論:這次的事件並不單純,想要鞏致彥的命的人之中,也包含了鞏家族裡的成員,且這人並非臨時起意,而是已佈局多年了。

Ling拿出了不少證據,也歡迎藍芷綾去查證,他甚至還說了一個讓藍芷綾更驚訝的秘密。

那秘密令人驚訝的程度可從她不自覺就攥緊的拳頭中看出,她著實難以消化那個消息。

 

藍芷綾咬了咬牙道:「Ling究竟是不是我們的仇人還很難說,因為我們得先印證一些事情才行。
可這整件事情實在是太嚴重了,我們一家人無論如何都得齊心才行,如此才能將你們父親的仇人給全找出來,滅了!」

藍芷綾知道眼下的自己必須在這段期間內統領好整個家族,並且,是絕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差錯。

一但錯了,也許就是全族被消滅的時刻,她相信,那將會是一場大災難。

鞏毓靈聽到母親說這話時帶有她難得驚訝時才會發出的語氣,她很怕藍芷綾的換氣過度症候群會在此時發作起來。

她挽住了藍芷綾的手急道:「母親,呼吸!吸氣……吐氣……」

在幾個呼吸後,藍芷綾的臉色看來比方才略微好些,她用動作示意要快點到外面去邊道:「……毓靈……我沒事了。
毓興,都清理乾淨了?」

「是的,母親。」

「媽,我這兒也好了。」

藍芷綾點了點頭道:「好,那我們出去吧!」

當鞏毓靈扶著還未從震驚中完全恢復過來、腳步有些虛浮的藍芷綾出主帳時,遠遠就看見其他鞏家人都圍在了養駱駝的柵欄附近。

還不待她們去問怎麼一回事,營地裡忽然刮起了一陣大風。

在漫天黃沙之中,圍著Ling的一眾看見他嘴角又勾起同監視錄影畫面中的那一縷邪笑。

待到風平息後,眾人能再睜眼時,Ling與他的那頭駱駝,已全然無蹤亦無影。

有些人立刻向聚落租了駱駝往Ling的老窩去找、有些人則組了小隊在聚落的附近找。

可在忙活了半天後,大家在定期回主帳匯報時才知道每一組去找Ling的人皆無功而返,連個蹤跡也未曾找到過。

藍芷綾趁著這所有人都回來匯報的當口兒,直接宣佈了即刻返回到厚齋園的命令。

在此之後,Ling變成一個傳奇,或者說是一個傳說。

他,是一個突然出現在這世上、卻又突然消失的人。

可他自己,或者他帶領的那些人所創下的那些「記錄」、「成就」卻留了下來,讓那些圈子裡的人永遠地讚歎著。

有很多需要Ling處理事情的人並不放棄找他,他們用盡各種渠道、各種辦法,甚至是直接衝進他的老窩、將他的老窩翻了個底朝天,可仍舊是未找到人。

而他老窩的那處雖有人會定期去整理,但,那裡再也不曾見到主人回來過的痕跡。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