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中節 – 之四 – 節前準備 I Ver.2

三人匆匆往內院門口去,就在即將抵達他們預計行動的地點時,有謙清楚看見那車伕正使著辦法讓馬兒停下來,他忍不住小聲地嘟噥了一句:「什麼嘛!原來是軍馬呀!」

靈兒聞言蹙了蹙眉,緊接著就親眼見證方才還急行著的馬車就這樣妥妥當當地在自己的面前停了下來,還是以車廂側邊、車門對著自己的姿態停妥。

馬車甫停,車門就開了。

一臉無事的赫連宸從車廂裡先鑽了出來,就站在了靈兒的面前。

「皇兄,方才真是刺激呀!好好玩!」

「是麽,那下回再帶妳玩一次。」赫連宸說著,將赫連嘉柔從車上抱了下來。

靈兒聽聞二人的對話,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來人雖不是天耀的王公貴族,好歹也是他國的皇子公主,怎麼說都高自己好幾等,任性一回似乎也不是不行。

她略想了想,毅然決然地拋開腦中「赫連皇太子是在裝逼?」的想法,領著有謙及小武向他們低頭行禮。

「靈兒一行見過皇太子殿下,見過帝姬殿下。」

 

赫連宸原先就是要帶著赫連嘉柔到金巧閣訂製幾件飾品的,只是馬車甫進入了金巧閣的院牆的範疇,他一眼就透過柵欄看見走在內院裡的靈兒,還被她給驚豔到了。

上衣的碧色襯出她臉上的粉紅與嬌嫩,對領略為露出的鎖骨讓人覺得那裡會有些美好的風情,細窄又略長的衣袖對照著那因白紗裙襯出紅繩繫的腰身更細,再加上飄然的裙腳讓人覺得她整個人清逸出塵。

這套與昨日見到她時全然不同的衣裳,雖同樣能襯出她的靈動與氣質,可在風情上卻是大相逕庭。

當是時,他見她似乎是從廂房出來準備離開,便催促著車伕快點進金巧閣的院子,就是此舉讓周遭的人全以為這馬車失控了。

赫連宸壓下心中的想法,釋出了一些皇太子的氣勢,淡淡地道:「免禮。

妳也是到這兒來訂製首飾的?真巧。」

低頭見禮的靈兒感受到那氣勢及語氣,心中琢磨不出他的話裡的意思,只得偷偷地覷了眼赫連宸。

這一抬眸,入眼便是他嘴角那代表著愉悅的弧度。

唔……看來皇太子那氣場並非是不悅,反而是心情似乎很好的形容。

會不會是同中午收到的情報有關呢?

唔,這與自己無關吧……

況且,自己還是少跟這些皇親國戚接近得好。

靈兒亦是淡淡地回道:「是御王殿下差靈兒來走一趟的。

現下東西已經取好,正準備要離開了。」

「這麼快?」

「是,殿下還吩咐了靈兒其他的事情。」

「好吧,那妳先下去吧。」

赫連宸對於靈兒見禮之後的低眉順眼沒來由的心頭上火。

撇去昨日中午與她在茶樓的照面外,昨夜第一次及第二次見她都能直視御王、瑾王甚至是天耀的光武帝,唯獨對自己總是一面顧及禮數、一面卻不願意再有其他接觸。

他覺得,這三次見面所看見到的不同面相的她頗為訝異,再加上,她在茶樓時,竟是與御王坐在一起的這事非比尋常,讓他對御王身旁的這位女子產生了一些本能上的興味,很想多些機會去接近她。

尤其,他昨夜已經讓人針對她去查了下,今晨收到的回報卻說完全沒有這位女子的過往。

真是位神秘的女孩兒……可惜這次的見面又是未能與她有個什麼進一步,不過……愈是如此,才顯得愈有趣。

嘉柔帝姬在旁邊一直眨著眼睛,表情一派困惑地聽著赫連宸及靈兒的對話。

她見自家哥哥與靈兒對話告一段落想開口說話的時候,劉掌櫃正好迎上前來見禮,她休了想與靈兒說話的念頭,跟著接待的劉掌櫃到廂房去。

赫連宸則是一直望著靈兒上馬車的背影消失在目光所及處才抬腳進了廂房。

 

靈兒上了馬車好不容易脫離了赫連宸炙熱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鬆了口氣。

小武發現她的表情不對,關心地詢問道:「姑娘,怎麼了麽?」

靈兒看了眼小武,搖搖頭道:「沒什麼。」

「真的?」

「嗯。」

她閉了閉眼睛,並未與小武說說自己的感覺,只是自己在思忖著。

這些個皇子、王爺的氣場沒事都喜歡放得如此強大?

這樣有比較威嗎?

若不是自己是在自家王爺底下當差,凡事有他罩著,不然她想自己光是要面對天耀那些個官員什麼的,大概也是頭疼得很。

又或者一切起因只是來自於自己的不適應?

想著想著,她就用手揉起了太陽穴來。

「姑娘不舒服嗎?還是姑娘在馬車裡休息,小武去藥鋪買東西就好?」

靈兒聞言立刻振作起來笑道:「不了不了,我沒事的,藥鋪在哪兒?我們快走吧!」

「好的。姑娘稍等。」

小武往駕座那一側的車廂靠近,從那處能同車伕說話的小窗同前方駕車的有謙說了幾句。

一小會兒後,馬車就停靠在路旁讓她們倆下車,隨後向一個泊了不少馬車的地方駛去。

「姑娘請往這邊走。」

小武在靈兒的身側指著一個方向,靈兒循著方向看去,可以看見那處有間生意很好的店鋪,地上立著的彩旗招牌上寫著「百草堂」三個大字。

「百草堂就是妳要買東西的藥鋪嗎?」

「是的。」

「走吧。」兩人漫步往百草堂走去。

「這兒是專賣古物的珍品堂、那兒是京都裡頭紅豆大福做得最好吃的一京饗,周夫人最喜歡吃這間的紅豆大福了,有謙說等會兒他會去買一些回府。還有那隔壁便是鳳凰于飛繡品鋪,是專賣婚儀要用到的繡品,裡頭繡工最好的……」小武邊走邊道。

這條街上有很多商鋪,行人也很多,看起來相當熱鬧。靈兒聽著小武的介紹邊一路上看著那些商家,她覺得有趣的便一一記下,還想著之後若有機會出府便能好好地到各家店鋪裡逛逛。

很快地,二人就到了百草堂。

百草堂內右半邊滿滿當當盡是排隊的人潮,隊伍末尾的幾個人還排出了店鋪門口之外。

相比之下,左邊看診抓藥的地方倒是清閒了許多。

小武去排了右邊的人龍,靈兒則在大堂左側等她。

她觀察了四周後對著在壁上有幾百個藥斗的中藥櫃很有興趣。

因著光線關係,她瞇著眸子瞧了好一會兒,才確認每個藥斗上都有寫著字,她認著上面的字邊念出來。

她將藥斗上的字全認過一遍,對其中的「硫磺」及「火硝」特別有興趣,暗暗在心裡記下這兩樣東西得在藥鋪才能尋得到。

百草堂內一直有人陸續進來加入右邊的人龍,可那隊伍卻大約維持著不變的長度。

時間約莫過了一刻鐘,小武便結束排人龍的等待、抱著大包小包過來找靈兒了。

「哇!好多東西呀!我來幫忙。」

「姑娘,不用……」小武話還沒說完,靈兒已經將一半的紙包給提走、抱走。

小武覺得有些驚慌又有些暖心,她半嗔地說道:「姑娘,小武可以的!」

「不行,妳都快看不見前面的路了,等會兒摔了磕了怎麼辦?

既然我們一塊兒出來,我肯定是要幫忙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