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中節 – 之五 – 節前準備 II Ver.2

小武笑吟吟地說:「是、是,那就勞煩姑娘幫忙了。」

說著,她又回過頭去抱了一包未封口的大紙袋,裡面的香氣引起了靈兒的注意。

「小武,這不是菖蒲還有艾葉嗎?怎麼被綁成了這樣的形狀?」

「回姑娘,因為明日是天中節,這些都是天耀在過天中節時必用的東西。」

「原來如此。」

靈兒與小武兩個人一起走到馬車停靠的地方,小武先將兩人手上的東西都放上馬車並整理好,接著就帶靈兒到一旁的一間小茶樓坐下。

「小二,這裡要二碗豌豆冰。」

「好嘞,馬上來!」

不一會兒,二碗冰涼的豌豆冰就上桌了。

只見紅色的大花豆旁是入口具彈性咬勁的包心粉圓,下層則是綠豆冰沙,吃起來冰涼透心又不會太甜。

「姑娘,這回是我請客唷!」小武開口,在靈兒發難之前先說出來。

「謝謝妳。」靈兒感覺到小武的貼心,感激地看著小武說道,並暗自在心中發誓,待到發月銀的那日,她一定會請客回來的。

「不用謝,我們趕緊吃吧!回府後還要把買的東西都佈置好呢!」

吃過冰,靈兒感覺消暑很多。與小武回馬車時,還見小武特地帶了一碗冰給有謙,一整個很有同僚愛的感覺。

其實這段時間以來,靈兒感覺御王府裡的人不若外人看到的那樣冰冷。府內的人,包括了親衛暗衛等等之間,其實是很接地氣、很有人情味的。

 

回到了王府,小武在停馬車的側院教靈兒先將買來紮成人形的艾草及劍形的菖蒲捆成一組之後,再帶著她推著小板車將那些草捆組裝飾在王府大門以及各個重要的出入處。

一個個的草捆組陸續被安置在了王府的各處,經二個時辰的努力,最後、終於只剩下小板車上的那一個。

「小武,就剩最後一個了呢!」靈兒雖已在府內東奔西跑了二個時辰,可她依舊看起來是精神奕奕,她拉著小板車道:「這最後一個是要安置在哪兒呢?」

「小武想想噢……嗯……」小武想了一小會兒,拍手恍然大悟道:「阿!糟糕,應該要第五優先的那處還沒有去過呢!」

 

小武帶著靈兒來到了一處沒什麼人煙的亭閣。

這處樓閣座西北、朝東南,在王府一個靜僻的角落,樓牌上寫著「鈴蘭園」三大字。

那園門雖是緊閉著的,可從園子的柵欄往裡頭瞧,能見到庭園裡的花草蒼翠有型,地面上依然保持著整潔乾淨,連落葉都見不著幾片,可想而知這園子有多受王府主人的重視,即便是被封閉起來,卻時常有人進去打掃的。

再往裡瞧,在那一片大庭園之中有一座不同於府內其他建築樣式的獨立廂房。

靈兒扭頭問小武道:「小武,這最後一組草捆是要裝飾在這兒嗎?」

「回姑娘,是的。」

小武說著說著不由得輕嘆了口氣。

「怎麼了?」

小武看了眼靈兒,又看向了封閉的園門道:「也沒什麼,小武要說予姑娘知道,這園子可是王府的禁區,您未得令可是千萬別進去!」

「禁區?」

「是的,這件事主子不準大家談論,所以姑娘也別問了,就是千萬別進這園子就對了。」

「好,我知道了。」

小武雖說著話,可手上的動作未停,她將草捆組俐落地綁在了園門旁的第一隻欄杆上。

隨著這最後的草捆組綁好了,同時也宣告忙活了一整個下午的二人已將府內關於天中節的準備告了一個段落。

只是靈兒並不直接到食堂去用晚飯,她小心地把昊天嶺訂製的東西及令牌先送回到書房的書案,才往食堂走去。

她走到了食堂門口,神色緊張地往裡瞧,滿滿是人的食堂裡並未瞧見自家王爺、也未見雲頎的蹤影。她吁了口氣,走到廚房口領了晚飯,再快速閃過食堂內兩間雅間的門口、蹭到小武的那桌同她一塊兒吃飯。

「姑娘,您來了,請這邊坐。」

小武見靈兒過來,同她打了聲招呼,還拿了個看起來是白色圓形、似涼糕的東西放在她餐盤的空位上。

「嗯?這是?」

「姑娘,這是一京饗的紅豆大福,周夫人讓有謙買了好多,做為今晚加菜的點心呢!」

「喔?這就是一京饗的紅豆大福?」

被放在靈兒餐盤上的點心約有三個初生娃娃的拳頭那麼大,被放在做底的長竹葉片的中間,多出來的竹葉則貼在大福的兩側,方便人拿起來品嚐。

靈兒捏著大福兩側的竹葉將點心拿了起來,那觸感讓人覺得這點心的外皮是軟中又帶了彈性。

她仔細地瞧了瞧,大福那白色略帶了點透明的平滑外皮上被灑上了一些白色的粉末,看來平整的外皮直到底層與竹葉的接合處才有些捏合的皺摺。

她靠近聞了聞,點心本身並未有什麼特別的味道。

靈兒畢竟是個女孩兒,年歲看來也不過及笄之年,本身對於點心的意志力就薄弱了,再加之聽聞這是享有京中第一甜點店鋪出來的招牌點心,在靠近聞了一聞之後,也不管還沒用晚飯,就忍不住先咬上了一口。

她才入口,桂花香氣撲鼻而來。

那外皮,就像是揉入了桂花蜜的麻糬,薄薄一層地勾人唇齒,裡頭還放有軟棉的蛋糕及滑順不甜膩的紅豆餡料。

她不禁閉上眼細細品嚐那一口裡不同層次所帶來的好味道。

「小武,這真的是太好吃了,我可以理解為何這點心會被譽為是一京饗的招牌了。」

「姑娘下次可以嚐嚐一京饗吹雪系列的點心,那個也是很令人驚豔呢!」靈兒身旁的一位侍女開口說道。

「真的嗎?那我下次出府,可一定要去試試才行。」

飯桌上的氣氛輕鬆,又有廚房大嬸的美食及一京饗的點心,靈兒覺得能與府內其他姐妹一起度過一餐飯食比與那些個大胃王同桌吃飯開心很多。

這愉悅的心情接續到了飯後,靈兒愉快地同小武一道散步消食走回同生閣。

接著她有些急匆匆地去了浴室,打算快速洗浴好、在就寢前仔細瞧瞧案几架上到底被放了些什麼書。

 

靈兒在浴室的衣間裡心情放鬆地脫了鞋襪、正準備脫衣裳的時候,忽聞身周有一個飄飄然的聲音道:「是誰在外面?」

她右手壓著身上的衣裳左右張望並未見到任何影子,正想著自己是否聽錯時,赫然發現有一股熱氣不斷地從浴間內大浴盆旁的屏風上方飄了出來。

靈兒狐疑地靠近屏風一瞧,那屏風的後頭竟有一道開著的門。

她不由得回想了想,前次來用浴間時的情形。

屏風,確實是原本就有的,可屏風後面,原本就有一道門在那兒的嗎?

她繞過屏風,小心翼翼地靠近門,就見那門明顯是已建了一些時候,她面色轉為凝重,暗暗在心中責罵著自己。

這回是因為騰騰的霧氣越過屏風往外竄,才讓她發現了屏風後頭的別有洞天,可若她一直未發現,有殺手或心懷不軌者躲在那門之後呢?

恐怕自己的小命不曉得要賠上幾回呢!

她沉浸在反省之中,門後再次傳來那把溫潤低醇的男子嗓音道:「不論是誰在門外,都進來幫我倒酒。」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