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中節 – 之九 – 仙雅樓 III Ver.2

昊天嶺早知今日皇太子與帝姬在仙雅樓有訂桌,只是想著今兒是一年一度的天中節市集,便還是帶著靈兒出來走走瞧瞧,順便到仙雅樓吃個飯,試試廚子新開發的菜譜。

是以他吩咐雲頎出來尋靈兒的時候,若是沒見到皇太子他們就算了,只要看見他們纏著靈兒,就直接將他們請到四樓雅間去,免得靈兒為難。

雲頎下來找她,還真讓他撞見皇太子與帝姬正纏著靈兒、而她一副頭疼的形容,他在心中十分佩服自家王爺的料事如神。

最後,雲頎帶著他們一行來到四樓有著靠背欄杆的雅間。

 

這仙雅樓從外觀看,外圍是一圈群青色雕花欄杆與紺青色檐柱,只是二樓及一樓可以看出雕花欄杆內有一圈走廊,方便客官出來廊下看景消食。

三樓以上的雕花欄杆則是能讓人坐在室內雅間邊用餐邊欣賞仙雅樓周圍美景的靠背欄杆。

因此如若有客官能砸下重金包上一整層,這處容易觀察外面動靜又不易被竊聽的地方,會是個說秘密的絕佳地點。

三樓以上的雅間因這些特點而成熱門訂位區,可仙雅樓的四樓與五樓平時卻是專門保留給樓主隨時使用而不開放,一般客官們只好擠破頭希望能訂到那三樓為數不多的雅間。

 

靈兒一行進雅間的時候,就見昊天嶺坐在靠背欄杆上,風吹動一旁從掛落上垂下的半透羅紗,讓一向清冷的他看起來有幾分風情。

只是背著光看不清他的表情,不知現下的神情是否能擔得起風情二字。

帝姬一進雅間,見到眼前的風景一亮,不自覺地道:「好美的風景呀!這兒是傳說中的四樓?

這四樓不是不開放訂桌的麼?」

「回殿下,御王殿下等會兒同樓主有事相商,便借用了四樓這雅間。」

「哇!這比我們預定的三樓景致更好!皇兄,咱們這趟來真是幸運極了呢!」

赫連宸迅速地覷了眼靈兒,露出了一抹淺笑:「說得是,真是托了御王的福氣!」

「皇太子、帝姬請坐。」

昊天嶺聲音涼涼,聽不出喜怒,他也未站起來與皇太子、帝姬相迎,這讓雅間裡的氣氛略微尷尬了起來。

在這難以言喻的靜默之中,昊天嶺瞥了靈兒一眼,又瞧了瞧嘉柔帝姬。

靈兒收到他的指示,走到昊天嶺面前那張八角形大食案桌的其中一個面對昊天嶺的位置,為嘉柔帝姬拉開了張有靠背的椅子,客氣地道:「帝姬殿下請這邊坐。」

嘉柔帝姬頷首,走到那看來剛好一個邊可供一個人坐下用餐而不顯得擠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赫連宸見自家妹妹入了座,自己也挨著她身旁的位置入座。

待赫連宸與嘉柔帝姬入座,雲頎也往昊天嶺的方向走去。

靈兒憶起小武說過的:有時候要懂得變通,但該守著規矩的時候,就該好好地守著規矩。

她推斷了雲頎走去的方位,亦往昊天嶺的座位去,最後,她與雲頎一左一右的站在昊天嶺身側略靠後方的位置。

雲頎打了個響指,仙雅樓的夥計們立刻魚貫而入,將一道道菜品端上了桌。

「今日皇太子和帝姬怎麼會想要來仙雅樓用膳?」

「久聞仙雅樓大名,今日難得有機會來到天耀,當然是一定要過來瞅瞅。
御王呢?」

「沒想到仙雅樓的名號也傳到貴國去了。既然如此,今日就由本王做東,請二位品嚐看看仙雅樓是不是如傳聞中的那般。」

話落,他筷子未曾拿起,倒是瞥了眼靈兒。

靈兒雖然才到王府沒有幾日,可她之前就已從周夫人口中聽聞自家王爺的一些習慣。

例如王爺長年在軍營裡帶兵,吃飯什麼的習慣與眾將士一起,所以平日裡不論在王府內外或酒宴上,王爺用膳的時候多是自己處理,偶爾才讓雲頎幫忙。

可她見到自家王爺的目光,心中略略訝異,今日的這桌酒席他竟是要自己幫忙佈菜。

 

食案桌上,昊天嶺是主人,主人還沒用,客人當然也沒動。

未免尷尬,靈兒趕緊將手中的蓮蓬插進一旁的花瓶裡,她淨了手,就過來幫昊天嶺佈菜。赫連宸與嘉柔帝姬見狀,也開始動筷。

由於赫連宸與赫連嘉柔來這兒的時候本是要掩飾身份的,所以他們沒有帶人來伺候,一切只能自己動手。

可赫連宸的目光一直追隨著靈兒。

見她忙著幫昊天嶺佈菜裝湯,看著她的臉因佈菜而出現的各種面向。

赫連嘉柔見赫連宸那漆黑的墨眸只盛滿了靈兒,那形容似是眼珠子都快給掉下來了,她想將赫連宸的注目拉回到菜品,卻因著桌子的關係,離赫連宸有一臂之遙。

她只好在桌下用腳踢踢她的哥哥並瞪著他、提醒他注意形象。

這一踢,讓赫連宸像是清醒過來,連忙用菜還有幫帝姬佈菜。

三人份的菜餚不一會兒就道道盤底朝天,夥計們進門收拾下去,上了茶。

茶一上來,整個雅間都是荷花的香味。

「殿下,這茶取名為荷花心茶。是取置於荷花花心一晚的白毫烏龍茶葉,佐以晨間收集的荷花上露沖泡而成。恭請殿下品評。」那位在亭子裡候著的老者特別介紹著。

昊天嶺姿態優雅地將茶杯舉起,靠在鼻前先聞了聞,接著又輕啜了一口含在嘴裡讓茶香上撲後才嚥下。

好一會兒後,他道:「可以。」

「謝殿下。」老者面露喜色,恭敬地做個揖就退了出去。

「皇太子和帝姬覺得如何?」

「真不愧是負有盛名的仙雅樓,不僅能用這個時節的荷葉、蓮子、蓮藕入菜,而且色香味具全,真想把做這些菜的廚子給帶回去,好讓父君也能品嚐看看。」赫連嘉柔眨了眨眼睛先說出了自己的感覺。

「皇太子呢?覺得是菜色好還是風景好?」

昊天嶺嘴角噙了一縷意味不明的笑,一邊示意靈兒給他再剝些蓮子。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