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十六 – 給自己找了麻煩 Ver.2

這一戰,終歸是天耀軍大獲全勝。

當軍士們在打掃戰場的時候,靈兒全副緊盯戰場上變化的精神也終於是能放鬆下來,可這一鬆懈,她的面色立時跟著一變,挪動腳步就往敵樓外跑。

她那疾走的形容有如洪水猛獸在身後追趕,經過雲頎面前的時候,他甚至能感覺到一陣輕風拂面而過。

因為不明白靈兒是發生了何事,雲頎只得跟在她的身後也出了敵樓。只是他步出敵樓的時候,她那纖細嬌小的身影已是朝城下西間的方向去了。

雲頎見狀撓了撓頭,覺得有些奇怪。

這場仗雖打了有二個時辰之久,這期間裡,敵樓上的一夥人都未能得空去西間解手,如今是得了空,也應當不至於到需要以「衝」的方式往西間去吧。

他站在那處想了小半晌,好像知道了什麼,移步朝城下走去。

靈兒往西間奔去時一手捂在嘴上,恨不得自己能長出一對翅膀,當她好不容易到了西間,趕緊朝著洗漱的水盆去。

哇──地一聲,她趴在那水盆旁就是嘔出了好幾口的酸水,接連又吐了一會兒,才總算是緩了過來。

她不由呼出了一口濁氣。

還好、還好,上回吃東西是一日以前的事,不然在先前的指揮途中可能就先吐過了。

沒想到戰爭的血腥味竟是如此地重吶……而且那味道之濃,連她在制高點的敵樓上指揮時也不可避免地聞到,若自己真親身下去戰場,不曉得會不會就當場吐了一地?

自己之前所想的,是不是太過天真了?

靈兒想歸想,動作麻利地打來井水漱口及擦臉,在確定自己的儀容不會丟了自家王爺的威信後,離開西間要去尋雲頎。

就在她離開西間走沒幾步,就見雲頎手裡拿了個茶杯、自前頭向自己而來。

「妳還好吧?對妳一個第一次上戰場的人來說……那味道確實是重了點。」

靈兒無力地笑了笑:「還好……多謝雲大哥關懷。」

「來,這杯溫茶給妳漱漱口。」

「謝謝雲大哥。」

靈兒接過雲頎手中的杯子轉身又往西間去,腦中在此時似是看見了一些斷肢殘骸。

唔……那是什麼?

是……是個營救行動?

救……是要救誰?

靈兒想不起詳細的內容,可她印象裡的感覺,那是自己第一次參與那樣的任務,對於見到那樣的畫面比電視上的一些犯罪影集還要震驚百倍。
咦……電視……?
電視是什麼?
奇怪……我好像應該知道什麼是電視才對……
唔……如果能見到「電視」,我應該能馬上認出來吧……
不管如何,那營救行動還是不如這二個時辰裡所見的肉搏戰來得觸目驚心……
阿……戰爭還真是血腥與暴力呀!與那真.三國無雙實在是天差地遠,要是真的參與攻城戰,不知道那會是多壯烈的場面。
疑?真.三國無雙又是什麼?

雲頎見她神情有些怔愣,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如果可以的話,就先到城守府吧,許將軍已經進城了。」

「嗯……?」靈兒有些走神,她好半晌才回過神來,向雲頎道了聲好。

靈兒跟著雲頎到了城守府的後堂大廳,城守府尹很恭敬地立在了靈兒的面前,同樣立在靈兒面前的,是帶著援軍來的許將軍。

「額……城守大人不用這麼客氣。」

「姑娘是御王殿下派來的人,自是殿下的代表。
況且,今日能在人員損傷極少的情況下將安南關給奪回,亦多虧了姑娘的帶領。
殿下身邊盡是能人,下官佩服。」

靈兒向城守大人做了個揖道:「靈兒不過是盡力做好份內事罷了,更何況犯險的事情都是交由弟兄們去做的,城守大人實在是過獎了。
對了,守城的徐將軍還好麼?」

「多謝姑娘的關心,徐將軍雖受傷但無大礙,目前在官舍內休養。」

「他沒事就好。」靈兒轉向許將軍拱手道:「這次幸好是許將軍及時趕到,才讓我們的計劃能執行成功。」

許將軍抱拳道:「姑娘好說好說,末將也只是聽命行事。
啊,殿下方才傳來了新的命令,不曉得姑娘收到了嗎?」

「什麼事?」

「殿下要姑娘在三日內帶著人至北邊界的楓林小鎮與殿下會合。」

「楓林小鎮是嗎?我知道了,多謝將軍帶來的消息,靈兒休整好便出發。」

靈兒略略想了想,突然想到有一事不對,她苦笑著向城守府尹説道:「府尹大人,靈兒粗魯,處理事情時輕重拿捏的不好,北門前的谷道現在砂石殘樹堵塞,還要麻煩府尹去清理了,不然互市流通恐怕會受到影響。」

「姑娘不用擔心,下官會派人處理好的。只是姑娘要不要等北門清理好再去與殿下會合?」

她聞言有些猶豫,以自己對自家王爺的瞭解,他給的時間通常不會是寬鬆的,於是她道:「我先去勘察一下北門外的情況,如果馬兒無法通過的話,也只能等清理好再出發了。」

靈兒在北門的城牆上往下望,接近正午的刺眼陽光助人將整個谷道的景況看得一清二楚,影子的分佈讓地面上的深淺刻劃得更加立體,只是這個震撼比不過親身站在城下向北門外看時的那般刺激,她額上不禁冒出了涔涔細汗。

唉……谷道的狀況比自己預期的還差。

其實她在那顆樹附近佈置的時候,也算是給自己留了個後手。

本著來找麻煩的人許是當初攻關口的軍隊裡的人,若他們真能循線找到陳明這誘餌時,希望他們不論有無從陳明口中知道天耀援軍的事情,都能有所損傷。

這除了讓對方知道天耀不是好欺負的之外,連帶還能在對方知曉關口這頭出事了的時候,即便已通知了駐紮在北門外的軍隊過來支援、可軍隊也不容易即刻就過來支援的麻煩。

只是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王爺居然讓許將軍帶了那個命令過來……

啊……早知道就不要用那個黑色小丸子了,現在變成給自己找麻煩。

現在,那谷道上放眼望去盡是自懸崖上掉下來的砂石及樹木的殘骸,有些可自表面的砂土上見到尖銳的凸出物,可有些則如同冰山一般,被不是很結實的泥土給埋住,只露出了一小角。

經一番勘察之後,她發現光是人走在那谷道上都得小心翼翼,才能避免踩到那些會令人受傷的東西,若是馬兒走在上面,再輔以馬兒的體重……

雖說這時代軍馬的蹄上都釘有馬蹄鐵來保護馬兒的蹄,可這樣的路況恐怕走沒幾步,馬蹄就受傷了。

她是個愛馬的人,實在是見不得馬兒受傷。而且受傷的馬兒在軍隊裡沒有利用價值,往往是馬兒一遇上了難治的那種傷,馬兒很可能在下一餐,就直接就進到軍士們的肚子裡去了……靈兒無法忍受這樣的事情發生。

「雲大哥,從安南關到楓林小鎮需要多少時間?」

「一般需要三日的路程,以我們配的軍馬,大概可以提早半日抵達。」

「啊……」她忍不住輕呼了一聲,「時間這麼緊呀……」

「……緊?什麼緊?」雲頎在靈兒一旁,略微露出不解的神情。

靈兒吐了吐舌頭,「呵呵……沒什麼,我是說時間很急迫……」

她又再次看了看現場,輕輕嘆了口氣道:「雲大哥,看來,我們還是得等谷道清理了之後才能出發,希望王爺不會等急了。」

「我先送消息給王爺,妳去請府尹快點開始進行清理吧。」

「好,分頭進行!」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