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十八 – 道阻 Ver.2

那些騎兵呈幾路前後交錯隊型,搭著弓對著他們,一副生人勿近的形容。

在第一排正中央被騎兵們簇擁著的正是北原國的十四王子楚秀成。

他這會兒見到被侍衛們護在中間的靈兒,露出一臉不屑的神情,那原本有如白面書生的臉孔上顯出了幾分陰鷙。

楚秀成先前在河邊小憩的時候,正思考著失去了安南關之後要如何才能拿下虎狼關,夜風裡忽然飄來了陣陣的烤肉香。

派了探子去查,發現正以篝火烤肉的一行人。

那二十多人雖未著天耀的軍服,可身手疑似是訓練精良的天耀士兵,他想這些人說不定會知曉這次領軍奪取安南關的人是誰,或許還能順帶得到那個挖陷阱給他跳的人的情報,便下令往前方阻道。

只是他未曾想到,這群人堵是給他堵上了,可當他看清,被二十個侍衛團團圍在中間保護的竟是個什麼名不見經傳的貴女,他心中的失望實在是難以用筆墨來形容。

眼前這女子長得清麗,衣著算是中上,雖有些風塵樸樸,不說話時看起來自有其風骨,可不看時勢、會在這種時候跑出來玩的,八成是突然有了錢又沒什麼眼界的小門小戶、自以為只要有錢請些高手保護就什麼都不成問題的草包人家。

更何況自家皇城裡的美女多了去了,如此容貌在貴族舉行的賞花會中走一遭,輕易能找到數十個。

當他面上不顯、終於結束心中的腹誹不屑,他想起自己該要瞧瞧這貴女請來的這些護衛是何種貨色、是否有收入自己私軍的價值時,只那麼斜睨過去的一眼,她身旁一個英姿颯爽的俊俏騎士就這樣躍入了他的眼簾。

那騎士、那騎士可不就是鼎鼎大名、大名鼎鼎的雲頎麼!

這突如其來的發現把楚秀成肚裡的好奇饞蟲給勾出了興致來。

只要是經手各國消息情報的人都清楚,這雲頎是天耀王朝五皇子昊天嶺的貼身侍衛,而且,他現在還出任了御王府裡帶領親衛們的親衛長。

這位雲頎大人在御王第一次領軍出兵後,便不一定只貼身侍候,各情報渠道能時不時收到他因各種密令外出探察或下令的消息,是御王極其重要的左右手。

如此重要的左右手現在不是跟在御王身邊或是去出機密任務,居然是跟在一位女子的身旁,這之中透露的訊息可不一般。

想來這女子非同尋常,在御王的心裡說不定還有一定的份量,不然御王怎會派他心腹中的心腹跟在她的身邊!

 

靈兒見到前方這大陣仗時,心裡的第一個想法竟然是:喂!這位十四王子,說好的二十五人呢?

今日對上的若只是先前存活下來的二十五人,她們一行倒是可以與對方奮力一拼。

這一口氣來了幾百個騎兵可真是有夠賴皮的呀!

還有那個箭頭是怎麼回事!別對準我們好麼?

她在心中嘀咕完,卻也憂慮起來:難不成他們的大軍依然還埋伏在天耀邊境裡沒走?王爺是否知道這事兒?

靈兒不免在腦中畫起附近的地形與路線,預測接下來交涉之後的各種可能,她本能地想先與對方對話,好爭取更多判斷的時間。

銀星在此時不知為何陡地嘶鳴起來,靈兒撫了撫牠的馬脖子、穩住牠後,以丹田的力量大聲說道:「敢問在場的是誰能做主?為何要堵住小女子的去路?」

「哼,妳很有膽識嘛!難怪能得御王身邊的親衛長保護。」

楚秀成勾了唇,打了一個手勢,他的一眾騎兵立即將弓箭都放了下來。

還未待靈兒她們真的喘口氣,又聞楚秀成的聲線揚起:「本王子改變主意了,將那個女子與她身旁的親衛長雲頎給本王子抓活的!其他的,你們隨意。」

楚秀成的命令一下,他身旁的騎兵分批往前衝出。

靈兒的手心裡都是汗,她未料對方一言未談就直接開打,而且,楚秀成是認得雲頎的,這表示他們的身份曝光了,對方不會是那麼好應付的主!

她眨了眨眼眸,暗自慶幸自己在方才已是從暗袋中摸出了三個小琉璃瓶。

「退!」靈兒立即做出手勢並大喊道。

所有親衛依靈兒的指示快速往後打馬而去,她和雲頎並肩向後,卻沒有退得很快。

「雲大哥,這兩個小瓶給你,你按我所說的做。」

「好。」

她同雲頎說完,將一個小瓶用力地扔了出去的同時,與雲頎快速離開這處。

在天耀所有的親衛快速離去的時候,向靈兒飛奔過來的騎兵們已將不屑露在臉上,這些人竟未戰先怯,真是可笑得緊!聽說其中還有那位有名的雲頎親衛長?

這時也不是無人見到那靈動的女子策馬離去時丟了個什麼小東西出來,可那些騎兵光顧著恥笑眼前夾著尾巴逃走的天耀兵,如何會想到一個小小的東西能掀起什麼濤天大浪?

於是,第一批衝出來的騎兵意氣風發地單手拉著馬韁,另一手抽出腰上的長刀,準備追擊天耀兵。

那隻無人理會的小小琉璃瓶就這樣依著靈兒所希望的、安安靜地落在了第一批與第二批的騎兵中間。

轟——地一聲,小瓶子一落地就造成了漫天的土石在空中飛舞,這讓第一批騎兵的馬被風壓推得往前、跑得趔趄。

較為靠近瓶子落點的第二批騎兵則被一股巨大的風壓擠得往後飛去,有些甚至是連人帶馬在空中撞到後方的騎兵。

緊接著雲頎也出手了,他將一隻小瓶丟在那第二批的騎兵之後,也就是第三批騎兵、楚秀成的站位之前,讓現場前後造成三聲極大的轟隆聲。

兩方在現場的馬皆是訓練優良的軍馬,這些馬被訓練得在敵人射箭、拔刀相向或是身旁有近身戰鬥時是不會驚慌的。

可牠們真的都不曾聽過如此大的雷聲直接打在身旁地面的震撼,想當然爾全都受到了驚嚇。

靈兒這方的馬兒因為跑得快,離瓶子落地的位置較遠、受到的影響較小,楚秀成那邊就沒那麼幸運了。

許多馬將馬身立起,不停地揚著馬蹄,有的馬狂暴著、不停地在原地跳躍,把背上的騎士都給甩了下來、從而不小心踩踏在騎士的身上,造成了不少的慘況。

最早衝出來的那一批騎士反而因為靠近靈兒這邊而躲過一劫,他們在目睹同袍的死傷後紅了眼,紛紛加速往前追趕靈兒一行,想替同袍們報仇。

只是這些人數並不多,大約只有十來騎,他們的武力值雖也不差,可靈兒身邊盡是精銳中的精銳,那些人還是一下子就被這些精銳們給解決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