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十一 – 突來的任務 Ver.2

二人回到臨時駐紮地,那處正是一團混亂。

原本已經紮營的大軍正在收拾營地,一位昊天嶺的親兵見他們回來便迎上前道:「親衛長,殿下在帥帳等你。」

「知道了。」

「殿下讓靈兒姑娘也一起。」

「好。」

雲頎和靈兒進到帥帳的時候,裡頭有個看來很狼狽的士兵正跪在地上,昊天嶺坐在主位上淡淡地道:「陳明,你再說一次安南關怎麼了。」

「是,安南關外的互市市集突然傳出因交換苛刻不公爆發衝突,雪國人與天耀人互相指責對方不老實,然後又因為市集主持官審查時偏坦天耀人,導致後面的流血事件。現在那位主持官已經被雪國的軍隊斬首、關外官道旁的幾個小村皆被屠盡,五萬大軍分成幾批輪流攻打安南關,安南關關口眼看戰況危急,守關將軍派屬下來請求殿下派兵支援。」

「你先下去包紮休息,等候編整再回安南關。」

「是。」

雲頎待陳明一蹶一拐地離開帥帳之後,才出聲道:「王爺,那個人……」

昊天嶺抬手制止雲頎的發問,涼涼地開口道:「靈兒,一曰,間之以是非而觀其志……」

靈兒不過才進了帳還未站定便聽王爺要她背書,她沉了沉呼吸答道:「是。
一曰,間之以是非而觀其志;二曰,窮之以辭辯而觀其變;三曰,咨之以計謀而觀其識;四曰,告知以禍難而觀其勇;五曰,醉之以酒而觀其性;六曰,臨之以利而觀其廉;七曰,期之以事而觀其信。」

「喔。
原來妳知道孫子兵法的『知人之道有七焉』呀。」昊天嶺點了點頭,淺笑道:「那好,我給妳二十個親衛,那個陳明就由妳考核。」

「王爺要我帶、帶兵?」

昊天嶺以手支頤笑得邪魅地看著她,「妳都來戰場了,能不給妳兵帶嗎?」

靈兒臉黑了幾分,有些欲哭無淚。

要不要跟來,不是王爺要自己選擇的嘛,她以為來只是跟著王爺去打仗,親自去殺敵什麼的……怎會是突然塞人給自己呢!

有道是帶人要帶心。

可如今是平日連個交集也沒有,卻突然給那些人一道命令,說自己變成那個頭領,這儼如是個空降部隊一般,會讓人服氣嗎?

如若正巧又是在生死攸關的坎兒,那些人不聽命令可怎麼辦?

靈兒想到這兒臉就更黑了。

雲頎蹙眉看著營帳出入口,想著陳明方才所言,他不禁想去驗證驗證陳明那人。

安南關的情報其實各國都清楚,它位於天耀王朝的北方、靠近虎狼關的一個天險小關。
其關內是天耀領地、關外不遠便是雪國的領土,以天耀與雪國的交情來說……陳明所說的看似有理,可實則禁不起前後推敲,誰不知天耀與雪國皇室幾代交情,兩方居民怎可能如此容易就被挑動……
挑動……
難不成……?

靈兒有些無助地看向雲頎,發現他的眉頭已是擰成了個結,她開口向雲頎問道:「雲大哥,你也覺得我沒辦法帶兵吧?」

雲頎被她一問,回過神來看著她的雙眸道:「什麼?」

「王爺要我帶二十個親衛還有那個什麼陳明去安南關支援,還要我考核陳明。」

「丫頭,妳知道陳明帶來的這個消息有多嚴重嗎?」

靈兒狐疑道:「很嚴重?」

雲頎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昊天嶺,再耐心地對著身旁的靈兒道:「妳知道關於安南關的情報嗎?」

「雲大哥是指什麼部份呢?
我在金閣寺的時候周夫人是有同我講過安南關這個天險。
神話說那處是天神為了關內的人民能安居又能方便往北去尋難得的草藥,所以用一把利斧生生將安南山劈開才有了那條谷道讓人能做個關口守衛。」

「嗯,還有呢?」雲頎點頭稱是,鼓勵她繼續說下去。

「所以那小關城是呈南北走向,北窄南寬,就座落於兩座連綿高山的中間。
關城的北面有厚實的城牆之外,還有三層依山而建的瓮城。」

「嗯。」他插了話道:「妳曉得什麼是瓮城嗎?」

她點了點頭,「瓮城就是建在城牆之內卻與城牆同高的半圓形或方形建築,裡頭有錯縱複雜的通道能通到牆頭之上亦或是到城牆之下,還有瓮洞能放置守城物資亦或是讓士兵躲藏其中,再配合下方幾道上下開啟的大門。」

「對。」雲頎頷首,隨即訝異地發聲道:「疑?周夫人連這也有說?那她有同妳說明為何瓮城在防禦工事上很重要嗎?」

「有的。
像是方才提過的儲存物資之外,瓮城能在外城牆被攻擊得抵擋不住時,開外城門放一些敵人進到瓮城裡,關城門後便能放士兵來個甕中捉鱉,這樣可以減輕許多城牆上將士的負擔。
簡單來說,那些進了瓮城的敵軍就是單方面被屠殺的餌食。
還有,瓮城因為與實際城牆有段距離,在敵方使用攻城器以遠程攻擊的時候,可以拖延敵方一些時間,那些時間有時便是反攻致勝的關鍵。」

雲頎滑了一下,隨即立正站好,面向御王府的方向做了個揖:「沒想到周夫人竟也涉略到這些,晚輩佩服呀!」

靈兒不解道:「周夫人是將軍之女,我以為會瞭解這些是正常的。而且她的丈夫莫古將軍不也曾帶著她去虎狼關巡視過麼?」

雲頎的唇角抽了抽,心道:不是每位將軍之女都像周夫人上過戰場的好唄,大部份將軍府的閨女們都還是都被藏在深閨的。

昊天嶺見話題被扯遠,開口道:「靈兒,方才妳說那小關城座落於兩座連綿高山的中間之外,妳還知道些什麼?」

「回王爺,周夫人同我分析過,那關城北門外只是一條小小的彎延谷道,夾道的一邊是一個充滿嶙峋怪石的河谷,另一邊則是光禿的石頭山壁,那山壁大約是十幾人高的懸崖。
既然那谷道是小得只有兩三人寬,在大軍壓境時軍士們只能呈長蛇縱列隊型,根本無法快速通過。
況且關內特意在城牆兩側興建高聳的敵樓用於遠觀敵方狀況或方便防禦,攻城方非常容易遭受城牆、敵樓、怪石河谷彼岸及懸崖上的四方攻擊而損失慘重。
因此,安南關此時若如陳明所言,有五萬大軍由此分批來襲,其實並不足以為懼的。基本上,在那關城北門守關,根本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而且歷史上還曾有過一比一百人懸殊比例、抗敵成功守關的記錄不是?」

「分析的在理。」

「只是……」靈兒那好看的柳眉微微蹙了起來,「麻煩的是關城南門的部份吧……」

「嗯?
妳說說看。」

「安南關在北面三座瓮城城牆以南至關城南門是一個小小的扇形城鎮,那處因安南山脈的地勢相對於北門是急劇陡峭的地勢轉緩坡接續到南門外的平原上。
所以說,安南關雖在南門處也做了三層瓮城,可以那南門外一馬平川的地型來說,只要在那平原上佈滿大軍,便能輕而易舉地拿下安南關。」

她想了想又道:「當然也有可能是有細作從關口北門開了門……
唔……情況確實很嚴重。」

昊天嶺聽完靈兒所言,目光改落在雲頎身上,雲頎做了個揖道:「王爺,先前不曾收到過關於安南關的任何風聲,更何況咱們的盟國雪國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來攻擊我國的,這事肯定不是北原便是赫連做的了。」

昊天嶺斂了斂神色道:「靈兒,本王派的這二十個親衛是王府裡武功最好的,加上雲頎一起,妳們去幫本王跑一趟。」

靈兒略略訝異,自家王爺一般在親近的下屬面前是很少自稱本王的,就她記事不多的印象中就只有他生氣的那兩次會如此自稱……所以王爺這會兒是在對自己下軍令?

昊天嶺又說:「本王現在真真是走不開,可這情報是一定要派人去探個虛實的,再說,以妳的能力要辦成這事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總之妳們先行,後面本王會派兵一萬去支援。按本王估計,只要妳們能撐到一萬援軍抵達,要不了多久,對方就會退兵。
當然,最壞的情況,妳們就什麼也別做,直接回頭與一萬援軍會合,退守驪江南邊。」

靈兒自從到了京都,便是一直跟在昊天嶺的身邊當差,不論是書房重地又或是在軍營裡,昊天嶺在處理那些軍事情報時從未避諱過她,更何況男人們在議事的時候,都是靈兒在做記錄及整理,她自然是清楚北原天耀兩國兵戎相見是避免不了的事,只是現下傳來一個不可能攙和進來的雪國,著實是疑點重重。

要是她還沒這眼力見兒看出這其中有鬼,就白白浪費她這些日子跟在昊天嶺的身邊了。

「妳先出發吧,有相關情報會再遞送予妳,至於陳明,妳自個兒看著辦。」

「是,靈兒領命。」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