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二 – 靈兒的設計圖 Ver.2

時間不知過去了多久,靈兒才起身去拿了一沓紙回來。

她一邊比劃,一邊用包裹精美的碳筆在紙上塗塗改改,待到她改到滿意已是深夜三更。

這一放鬆,讓她抱著銀星的障泥,不知不覺地在地毯上睡了過去。

昊天策訝異於她對此處的防心甚低,走過去將一張薄毯輕輕地蓋在她身上,順道在不驚動她的情況下拿起了她塗寫的那幾張紙,好奇地瞅了一眼。

她的那一沓紙除卻最初的二張上頭有完整的圖樣之外,後面的圖被畫得亂七八糟,還有不少地方畫了圈及叉。

瀟瀟也湊了過去,只一眼就說不出話來。

他未曾料想御王殿下教大夥兒拿來寫字的碳條竟能畫出那樣栩栩如生的圖來。

第一張紙上入眼的左側有一匹馬,靈兒只是用碳條做些許勾勒就看來相當靈動,她還在馬兒的背上畫了掛著障泥加上腰帶之後,搭配了一個像拱門形狀的東西。

右邊則是那玩意兒正面與側面的放大細部圖,甚至是障泥底部加上繫帶以及如何同腰帶並在一起的方法,她把接合縫上的部份都標記得十分清楚。

第二張紙的左邊依然是一匹馬,可馬背上掛著一個看來十分奇怪、兩側有高起的枕頭。

往下一瞧,奇怪的枕頭帶著那像拱門的物品安置在障泥之上,障泥底部同樣畫有繫帶。

右方同第一張紙一樣,可此處畫的是枕頭從側面望去的放大細部圖。

至於第三張紙,開始就非常零亂,大約是枕頭裡部的構造以及如何與障泥做組合,圖紙上塗塗改改,明顯能看出她尚未決定如何處理這部份。

「王爺,我想這部份應該就是腳踏的位置,」瀟瀟指了指那個像拱門形狀的部件,之後又將手滑到圖紙的奇怪枕頭上,「不過這個……以這個腳踏的部份來看,這總不可能是個讓人躺著的枕頭,會不會是個坐墊?」

昊天策又翻了翻紙道:「嗯。這第一張應該是確定的設計,看來是個能讓騎乘的人更穩定的東西,唔……實品用起來應當很好用。
你明早去把可靠的工匠叫來,做幾個出來瞧瞧。」

昊天策看了看圖紙,又望著靈兒的睡臉,眸底藏著一絲驚喜:這樣的一個姑娘家,腦子裡竟蘊藏著這種東西?嶺兒這是揀到了一個寶?

「是,王爺。
那姑娘她……?」

「別再動她了,就讓她睡在那兒吧。」

「是。」

昊天策出了主帳到原本準備給靈兒的帳篷休息,瀟瀟則去重新安排暗衛輪班站崗,才找個地方窩著稍事休憩。

 

翌晨,瀟瀟拿了圖紙去找聶將軍調工匠來。

雖說這部隊裡隨軍的工匠不多,可個個老練、手藝高超。

帶頭的工匠原本因太早被叫起而有些呵欠,可他才見到了第一張圖紙上的圖樣,整個人立刻清醒了過來,帶著躍躍欲試的興奮。

瀟瀟接下來又說了些什麼,他也聽不進去了,只急著回自己的營帳,二話不說地召集了其他工匠到駐紮地一旁的林子裡找適合做那東西的材料。

靈兒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昨夜就這樣睡在了主帳裡,她一時間覺得很囧,不知該如何是好。

她知道這主帳篷平時是聶將軍在使用的,昨日因昊天策來了,聶將軍便將主帳讓給瑾王殿下、去同副將擠,結果自己畫圖畫到鳩佔雀巢,也不曉得瑾王殿下最後是到哪兒去委屈。

這會兒天色雖然才卯時,可也不可能再讓殿下換個位置睡了……這……

她思量了半晌,發現帳外的人因聽見主帳裡頭有動靜,緊接著就有人離開,或許是向誰去通報,她只好先理了理衣裳,打了水來洗漱,以免等會兒有人進來看見自己還一團亂。

靈兒整理儀容的時候,赫然看見自家王爺昨個兒在她頭上插上的那隻髮笄,竟是之前自己去金巧閣取的那隻價格不菲的玉雕蓮花笄。

她不懂王爺為何賜這隻玉笄給自己,只是眼下見到這隻玉笄的感覺與第一次見到時的感受明顯不同。

許是因為心情不同吧,之前她看見這隻玉笄時,覺得看著玉笄就彷彿是見到蓮花池畔一道風景的一角,當下還認為這主題挺鮮活逗趣的。

可她現在只聯想到自己就是玉笄上那隻被嚇得要跳起來的小青蛙,而蓮葉下的那隻小魚八成就是赫連皇太子。

她嘆了口氣,將頭髮打散再重新整理。

因為她不會盤頭髮,索性就把頭髮紮成馬尾,然後再綁成幾股辮子,才將兩隻髮笄給插了回去。

一切收拾妥當,她在地毯上找她的圖紙卻遍尋不著。

瀟瀟此時正好端著早膳進來,見她在找圖紙,便說道:「圖紙不用找了。」

「嗯?不用找了?」

「王爺吩咐,已經拿去做了。」

「啊!拿去做了?可是……」她絞著手指一臉手足無措的形容。

瀟瀟挑了挑眉道:「王爺與我都看過,覺得沒問題才讓人去試做看看的。怎麼了嗎?」

「唔……沒事。」

靈兒想,既然已經拿去做了,那就等成品出來再說好了。

她左右瞧了瞧,在瀟瀟身後未見到昊天策便問道:「瀟大哥,殿下呢?」

「王爺他……」瀟瀟還未答完,昊天策就進了主帳。

靈兒立刻跪了下來,在昊天策的跟前低著頭說:「靈兒昨夜太沒規矩了,請殿下責罰。」

昊天策看著跪著的靈兒一時間沒說話,越過了她,徑自走到主位上坐了下來。

一會兒之後,主帳裡才響起他溫潤的聲音道:「這事就等五弟到了再說吧!妳是他的人,我不便插手御王府的管教。
起來吧。」

「謝殿下。」

昊天策帶笑的眸子看著她說:「我也沒說五弟不會處罰妳,只是他向來護短,要罰也得他自己說了算。

先用早膳吧,等會兒一道去瞧瞧東西做得如何了。」

「是。」靈兒聽得是頭上三條黑線,暗自希望自家王爺給的處罰不會很重才好。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