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一 – 瀟瀟大爺的騎射示範 Ver.2

聶將軍是一個忠於天耀皇室的將領,且因曾在昊天嶺的麾下打仗,見過昊天嶺的手腕及能力,所以非常地信服他。

因此,他亦是清楚御王府的調教是出了名地嚴格。

那裡頭的人不是以前昊天嶺帶過的親兵,再要不便是萬中選一,個個忠心護主得緊的人。

一般人若無因緣際會,往往是擠破頭還不得其門而入。

說到此處,不得不讓人提上一筆的是御王府內的三多一少:訓練多、勤務多、公文多以及女性少。

女性生物在御王府內堪稱是稀有動物。

在數百、數千個侍衛暗衛之中,闔府上上下下加起來當差的女性也只有十六位,這還是因為府內有位周夫人在幫忙持家,這才讓王府裡頭有幾個貼心的丫鬟侍女。

就算是王府女眾數量的全盛時期,也就是之前那位王妃還在的時候,全王府的女眾也不過才二十來位而已。

即便如此,聶將軍也不曾見過御王身邊有帶侍女服侍過。

靈兒是破天荒的頭一個,且瑾王殿下對她似乎也不錯,並不如平常時候那樣,在溫潤的表面下卻透著冷漠,總是與人保持著距離。

因為好奇,聶將軍這會兒正落在四人四馬的最後頭,想藉機觀察這位年紀輕輕的女子,究竟有何本事能讓兩位殿下都對她好。

事實上昊天策在第一時間就對靈兒好,純粹只是看在昊天嶺的臉面上,畢竟他五弟會對一個人好,一定有其原因和理由。

尤以他五弟在失蹤半年回來變得更加成熟透徹之後,雖然還放不開前弟妹的事,可如此五弟會突然帶個女子在身邊,嗯……不失為一件有趣的事。

 

四人四馬沿路奔馳了二個多時辰,總算是在天黑之前趕到了營地。

這還是靈兒頭一回騎著銀星跑了這麼久的路。

到營地之後,她牽著銀星到馬廄去,打了些水又拿了些糧草給牠,還在那兒晃了一晃才回到主營帳。

回到營帳,瀟瀟遞給靈兒一個大木碗,裡頭裝了晚飯。

昊天策這時間已經用完了晚膳,正坐在書案前喝著消食茶邊察看軍情,見她耽擱了許久才進來便溫聲問了句:「在馬廄迷了路嗎?」

「回殿下,沒有。
只是……」

「只是?」昊天策抬眸以詢問的眼光看著她。

靈兒蹙著眉似乎在思忖著什麼,停頓了好一陣子才回道:「等我吃完,殿下能不能把瀟大哥借我一會兒呢?」

「好。快吃吧。」昊天策很爽朗地答應了。

靈兒很開心地道:「謝殿下。」

差不多在靈兒快用完晚飯時,昊天策讓瀟瀟去找聶將軍來討論「鷹眼行動」的事,在靈兒吃完飯後,瀟瀟便與她一同出了主營帳。

「我們要去哪兒呢?」

「馬廄……對了,瀟大哥,你會騎射嗎?」

「當然。」

「等會兒可以請你示範給我看嗎?」

「好。」

瀟瀟從馬廄裡把自己的馬兒給牽了出來。

這騎射還是同自己的馬配合是最好的。

雖說其他的馬也行,但默契上的差異,有時會讓射出的箭達不到自己最好的水準。

他將風兒牽到馬場,拿了弓箭後飛身上馬。

靈兒在一旁看得好生羨慕,只因瀟瀟有武功,所以他並非同一般的士兵那樣上馬,而是「飛身上馬」。

她覺得這動作搭配在充滿書卷氣的瀟瀟身上,那反差令人感到是既臭屁又帥氣。

這時在一旁做夜間操練的一些軍士們難得見到瀟瀟要示範騎射就全圍了過來,有幾個還主動幫忙將靶子移動到指定位置。

一切就位。

瀟瀟讓風兒沿著馬場跑動起來,馬上的他,英姿煥發。

咻咻咻——地連續幾聲,羽箭就這樣一支支被射了出去。

最遠的靶子這頭則是咚咚咚——地連續幾聲,一支支飛來的羽箭,支支都命中了靶子中心。

一旁的軍士們見這精彩的箭術,忍不住鼓掌,邊喝道:「好!」

靈兒倒是沒什麼表情,她只是一直專注地看著瀟瀟在馬上的一舉一動。

看了不一會兒,她便驚覺自己失策了。

她原以為以瀟瀟的外型來看,可是較雲頎文弱了許多,連帶他的武力值也很可能是……

可結果是她發現自己不該什麼人不找,偏生找了這位武功高強的瀟大哥……

以瀟大哥的如此程度,即便馬兒的速度很快,邊騎邊射箭還得帶準頭於他來說,還是如小菜一碟。

果然人不可貌相呀!

她不禁汗了一汗,這樣的能力即便是做完了測試,也不知能否真試出個什麼東西來了。

不過事已至此,就還是試到底再說吧。

靈兒又看了一小會兒後,以瀟瀟的名義向身側的軍士要來了兩條腰帶。

待到瀟瀟回來,她請他繼續坐在馬上,用腰帶的一側將他的腳給纏起來,腰帶另一側則與障泥固定在一起。

當瀟瀟兩側的腳都被以腰帶與障泥固定好,她請瀟瀟再做一次騎射看看。

這次瀟瀟同前次一般箭箭都中紅心,然他的表情卻與先前有些不同,眼底閃著精光。

此次回來,靈兒先幫他拆掉腳上的腰帶,才讓瀟瀟下馬,她自己蹙著眉盯著腰帶看了老半天。

瀟瀟也不急,先揮退旁邊看熱鬧的軍士們,給她一個能安靜思忖的環境。

靈兒最後將兩條腰帶從風兒的障泥上拿下來,帶著腰帶及銀星的障泥跟著瀟瀟回到主營帳裡。

她一回到主營帳內把障泥放在一旁的地毯上,人也跟著一屁股坐在那兒,開始拿著腰帶比畫。

瀟瀟並不管她,逕自向昊天策稟報方才的事。

「喔?真的嗎?」昊天策溫潤的嗓音輕輕地在主帳裡響起。

「是,屬下親自試證過,那樣做確實可以提高騎兵在馬上騎射的穩定度。
我自己都能明顯感覺到即便不是風兒,也不會讓我的準度變差很多。」

聶將軍指著靈兒正在比畫著的腰帶問道:「就是靠那個?」

「是的。」

聶將軍聽了瀟瀟的話,想往靈兒那處去瞧瞧,可他的肩膀卻被人給按住。

他立時回過頭去,就站好不作聲了。

「別去打擾她。」

昊天策放開了聶將軍,目光看著不遠處的靈兒輕聲地說:「瀟瀟,她若需要什麼,就給她。」

「是,王爺。」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