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安排 – 之十二 – 定安親王 II Ver.2

昊天嶺在城牆上指揮東城門守軍與親兵部署,雲頎和靈兒在一旁看著城下的情況。

冥殤風塵僕僕地上到城牆上向昊天嶺作揖道:「主子,鳳鳴軍的駐紮地已經人去樓空至少有四個時辰,屬下追蹤痕跡,應該是急行軍往赫連邊境而去。」

「城下卻是鳳鳴軍的旗幟。」昊天嶺冷冷地說道。

靈兒在一旁蹙眉,她不是今日才到的京都皇城嗎?

可連御王府都還未熟悉,就被自家王爺帶著到處跑,然後好像已經完全陷在這個圈子裡了?

方才冥大哥說的什麼來著?

鳳鳴軍跑了!

可王爺又說城門下的卻是鳳鳴軍!

她一頭霧水不知這是怎麼一回事,不過她聰明地沒在這忙碌的節骨眼發問,只是思索著要何種狀況才能將這景況說明得合理。

從城牆上往下望,下頭烏泱泱的一群人,大大的鳳字旗幟正迎風飄揚。

那種軍旗,一般人可不敢隨便亂做的,未得允許就私製,很可能是要被砍頭的。

至於人嘛……粗粗望去,按那些人身上著裝的程度,該齊的齊、初入伍的人身上容易穿錯方向的裝備沒有,起碼是有受過訓練一隻軍隊。

依照冥大哥所言,旗幟與軍服都符合鳳鳴軍的特徵,就是這人數嘛……目測起來是遠遠超過鳳鳴軍編制的六千人。

若要將這些來歷不明的人概算下來,人數約有守城軍的一倍以上。

「將定安親王還給我們!」一個將領帶頭說道,引得城外所有的鳳鳴軍一同附和。

「為什麼對親王趕盡殺絕!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們鳳鳴軍再也不效忠於天耀皇室!」

「喔!喔!喔!」

「進攻!」

昊天嶺在城牆上瞇著眼睛,他幼時與定安親王算有不少來往,當時還曾得親王及其手下幾個厲害的將領提點。

只是後來親王沉浸於喪妻之痛,他就較少再與親王交往了。

可即便是已過了好一段時間未與親王聚頭,現在帶頭叫囂的這位將領,昊天嶺卻是從未看過。

這些烏合之眾裝作鳳鳴軍……是想讓本王來練練兵麽。

昊天嶺的手緩緩地高舉起來,正要落下的時候,定安親王與昊天策來了。

昊天策在城下指揮調來的人,定安親王匆忙、孤身地走上了城牆,看清了下面的局勢。

親王蹙眉,欲上前和昊天嶺交談,一隻羽箭驀地不知從何而來。

靈兒反應飛快地撲向定安親王,雲頎則閃身保護昊天嶺。

長劍一揮,羽箭被雲頎給砍成斷,落在了地上。

可那箭根本上是個實打實的晃子。

當是時,靈兒雖撲向了定安親王,可另一方向、幾乎同時來了另一隻羽箭。她的這一撲雖幫助親王躲過了原先的那隻箭,卻躲不過後來發現的這一隻。

靈兒就這樣親眼見著這隻不同一般的短羽箭有如慢動作那樣,一步、一步地往前,最後射在了親王的身上。

她從地上快速地爬起來,三步併兩步到了定安親王的身旁,著急地查看傷口,卻是發現那箭已整隻沒入了親王的身體,連尾端也看不見。

城外的鳳鳴軍一片安靜,他們不敢相信方才親眼所見到的事。

他們天耀的戰神竟下令他的親衛當眾砍殺他們的定安親王。

在一片安靜的過後,便是鳳鳴軍群情激憤的聲音。

「御王殺了親王!天耀殺了親王!為親王報仇!」有幾個人激動地說出這句話來。

這幾人所說的話如同一顆大石丟進了池塘、激起巨大的水花一般,帶出所有鳳鳴軍的憤慨。

下方撞擊城門的人像打了雞血一般將攻城槌不停地撞向城門,爬城牆的人更是像不要命似地爬上城頭攻擊守城軍。

「嘖,他們一開始打的就是引出親王的主意……
雲頎,讓城外的軍隊行動。」

「是!」

雲頎對空射箭,箭身承載著內力迅速朝天空竄去,不久就在天空中發出了紅色的火光。

御王親兵帶著守城兵抵擋鳳鳴軍的雲梯,而後排弓箭手也搭弓向城外射箭。

昊天嶺未理會城牆上激烈的打鬥,他從靈兒懷裡接過定安親王,將親王抱在了懷裡,優先關心他的傷勢。

定安親王一感受到了不同的溫度,他睜著眼試探著問道:「殿、殿下?」

「恩,是我。」

親王中了羽箭的胸口不停地漫出鮮血、將衣袍染成刺目的紅,他口中大口大口地吐著鮮血,眼神其實已經逐漸渙散了。

可他卻緊緊地揪住了昊天嶺的前襟,一字一句地道:「殿、殿下,
罪臣一時不察受了奸人利用,愧對皇上……鳳鳴軍恐怕已不是鳳鳴軍了,懇請皇上自行處置……
皇、皇上的信任……皇恩浩蕩……恐怕恭平只能來世再報了……」

最後的最後,定安親王用盡最後的力氣將另一隻手向上伸,昊天嶺立即握住了那隻手,在他耳畔道:「天耀有本王在,親王可以放心!」

定安親王約莫是聽到了自己最想聽到的話,他略略勾起了唇角、闔眼斷然離去。

昊天嶺重新站起來掃了眼戰場道:「拿弓來。」

不愧是昊天嶺親自帶的兵,即便城牆上很忙,弓箭在彈指間已傳到了昊天嶺的手上,他瞄準先前帶頭的將領,還有說出為親王報仇的那幾人。

那些人在煽動其他人攻擊之後,自己就退到後方相對安全的地方。

昊天嶺搭弓將內力注入羽箭之中,然後鬆了弦。

羽箭咻——地一聲破空而出,一出便直入退在弓箭射程外那將領的咽喉。

昊天嶺又立即射出了第二隻羽箭,另外一個煽動的人也跟著倒下,戰場在一瞬間安靜了下來。

「城外的叛軍,煽動者與反抗者死。
現在給你們一個投誠的機會,不論是不是天耀子民,都有一柱香的時間,逾時不候。」

昊天嶺站在牆頭上以內力講出了這話,再將戰場上的情況掃了一遍後,就帶著雲頎靈兒下城牆。

階梯上,昊天嶺吩咐雲頎道:「雲頎,將親王遺體安置好,然後帶一隻騎兵從小門出去堵那幾個,順便告訴城外駐紮軍,一個不留。」

「是,王爺。」雲頎聽令立刻去忙了。

昊天嶺到城下時,昊天策已經點好了步兵。

步兵分成了兩組,一組處理投誠的部份,另外一組則是執行殺無赦的命令。

沒上城牆的親兵則帶著沒點到的步兵在城牆裡頭、離城門有些距離的地方圍成了一個半圓形防禦圈以防萬一。

一柱香的時間很快就到了,城門開啟,步兵擺陣而出卻只能是做做樣子而已。

如昊天嶺所料,這些「假」鳳鳴軍中並非是長期集體訓練有默契的軍士,這些人很快就做出決定,直接靠牆繳械投降。

打算逃走的那些,還來不及遇上出城負責剿滅任務的步兵,就已被隨後趕來的城外駐紮軍給包抄剿滅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