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安排 – 之三 – 關於入府的小糾結 Ver.2

「如何會有此一問?」

「我聽周夫人說,殿下以前經常出征?」

「是。」

「你覺得那些戰爭是值得的嗎?」

冥殤英氣凜然地道:「我冥殤跟了主子這麼多年,從未見過主子是為了什麼狼子野心去攻打的其他國家。
他從來都是為了天耀平頭百姓的安危在著想,妳覺得那些戰爭會不值嗎?」

靈兒絞著手指道:「冥大哥,你知道嗎?我並不認識殿下,也不了解他,如若就這樣入了府卻發現他做的事情與我的理念背道而馳……我……」

她嚥了嚥口水又道:「尤其若那些事還是同我的父母兄長站在對立面上……我真的怕……」

「其實妳還有時間能考慮的。
如若妳想知道殿下所走的路子是不是符合妳理念中的正道,妳仔細瞧瞧圍繞在他身旁的都是怎樣的人便能知分曉了。」

她俏皮地以拳擊掌又晃了晃頭道:「這真是個好主意呢!我怎麼沒想到呢!」

話落,她又攥起手指、看著冥殤的雙眸欲言又止,冥殤一臉疑問地望著她,還是耐心地等她說出她所想的。

她垂眸了老半晌,冥殤見她臉上都騰了兩朵紅雲才聽她從口中吐出:「如……如若入府有可能同冥大哥你一道當差嗎?」

「這個呀……倒是有些難。」

冥殤笑著說:「我們這一群的身上經常有著各種不同的任務,所以不見得都待在府內。
不過若是在的話,晨練就一定能遇上的。」

「晨練?」

「是呀,每日卯時府內幾乎所有非當值的人都會到訓練場晨練。
就我所知,全天耀也就只有御王府有這樣的晨練了,到時妳來便知。」

她神情認真地眨了眨眼睛:「嗯……我會列入考慮的。」

「那好,看妳的傷無大礙,我也就能回去覆命了。」冥殤揚了揚手中的文鎮道:「這文鎮我就替妳轉交給主子吧。」

「嗯!麻煩你了。」

「告辭。」

「冥大哥慢走。」

 

養傷的日子又飛快地過去了七八日,靈兒的傷距離痊癒終於差不離了。

這段時間她時常回想冥殤來送書時同她所說的那番話,也因此她經常暗自觀察御王府來的那些人。

周夫人自是不必再說,靈兒對她已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至於其他的人,做事既實在又不浮誇﹑有禮又謙虛。

有次金閣寺的僧人來請他們幫忙搭一個臺子,他們在討論如何搭建及用料的時候因彼此想法、做法不同而唇槍舌戰。

可待方案一出,在採料及搭建的時候,他們卻能在需要時互相配合,顯露出團體的優勢與默契。

據智心的師兄們說,御王府的這些人是有史以來最快將那臺子給搭建起來的,而且建好的臺子其細緻與耐用度都更甚以往。

另外還有一件事是著實令靈兒佩服的:這御王府一眾,都相當自律。

舉例來說,據冥殤所言他們在府內的非當差﹑非休沐時候會去晨練。

可他們現在分明在離王府有好一段距離的金閣寺裡,靈兒日日晨起都能日日見到他們在晨練。

除了不會武功的周夫人之外,連周夫人帶來的那二位丫鬟雖只是略微會些拳腳功夫,也是每日加入晨練的行列之中,晴雨不分。

有回靈兒好奇問道:「有謙,今日下雨,這會兒周夫人還未起身、也沒人盯著你們,為何你們這幫子人還晨練呢?」

有謙笑著答道:「姑娘以為我們晨練是為了誰?」

「為了誰呢?為了你們主子嗎?」

「呵呵,也許大家都會如此想吧!實際上做這些都是為了自己。
只有不停地督促自己、鍛鍊自己,在需要的時候才有能力貢獻或者自保。」

「哦?真是有趣的說法,是誰教你的?」

「其實我以前也不懂,從小就是被家裏﹑被師父時時要求練功練功練功,我那時覺得很煩,不曉得這樣練功到底有什麼好的。
直到進了王府,在主子下面做事,主子讓我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所有都不是為了別人,只有自己才是那個真正能得好處的人。
我同妳講,其實主子是個外冷內熱的人,以後妳若有幸跟著他,妳就會明白。
不信我隨便抓個人來問問。」

有謙對著一旁面上看來很兇惡的男子道:「喂,石衛你說對不對?」

石衛瞪了有謙一眼,冷冷地道:「你沒頭沒尾,要我同意說對的是哪一項。」

「哎呀,你是我們之中最厲害的,從小也是被逼練功,你就不曾質疑過為何要那麼辛苦嗎?」

「不會。」石衛看著他翻了個白眼:「如果不夠強只會拖累主子與同伴。你有空想這些不如再去練幾招。」

「厚,石衛你別這樣冷冰冰的嘛。」話音還未落,有謙已是向石衛出手,石衛也不怒,二人便開始過招。

靈兒看這兩人在雨中愈打愈遠,笑著搖了搖頭,轉身往禪院的小亭子走去開始今日的復健。

在聽了有謙的說法之後她又尋了機會同其他御王府的人問些有的沒的,得到的答案似乎都與自己認同的差不多。

於是,靈兒在掂量了很久之後,終於鬆口答應進御王府當差。

她的回覆讓周夫人鬆了一口氣,即刻著人開始做回京的準備。

在靈兒答應進御王府的二日後早晨,靈兒去向慈雲大師及慶長藥師辭行,便同周夫人一行一道乘馬車回御王府。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