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刺客 – 之二 – 身份之差 Ver.2

翌晨參加完晨練之後,靈兒去往湢室沐浴的路上被小武給叫住,就被帶到離同生閣較近的一間浴室去。

那間浴室佔地比湢室小約一半,裡面隔成穿脫衣裳的衣間及浴間,看起來一次大約只能讓一個人進去使用。

沐浴的地方有一個大浴盆以及一個能站立淋浴的地方。最為特別的是沐浴處出水的位置在上方,而非湢室那般,得用小木杓在與許多人一起共用的大浴池中舀水,方便許多。

她見到這樣的洗浴方式很開心,不需再緊張於浴盆裡的水位高低、或是怕不小心落進浴池之中,也訝異於這不同其他浴室的先進設計。

因不需使用浴盆,她很快便洗好了。待到她從浴間回到衣間時,小武已幫她從食堂端了一份早點進來。

小武見她出來,趕緊幫她絞乾頭髮又用上内力烘乾,穿上已備好的整套衣裳,再幫靈兒梳頭。

這衣裳的樣式同昨夜的一般,只是顏色不同。她不由得想起昨晚自家王爺突然向小武吩咐的那句,想了一會兒還是不明所以。

她正陷入自己的思緒中,耳畔又傳來小武的聲音。

「姑娘,請您趕緊用早飯吧!主子差不多要回來了。」小武幫靈兒梳著頭,催促她快點用早點。

「王爺一回來就要出發了嗎?」

「是的,雲親衛長方才從宮裡頭派人回來說了。」

「嗯。知道了。」

她猶豫了一會兒後問道:「小武。妳吃過了嗎?」

「吃過了呢。
您才入府尚不清楚主子的脾性,這忙起來的時候呀,往往不曉得下一頓飯在哪兒呢!所以抓緊了時間就要趕快吃喝才行!」

小武手上的動作不停,口中輕快地回答著,靈兒聞言卻蹙眉看著鏡中的小武。

就見小武動作麻利地將自己上半部的頭髮紮成辮、再盤成團狀固定好,插上一枝上頭有著小小御王府紋徽的木笄,最後下半部所有的頭髮則綁好了辮子再將之垂在左肩上。

小武又為她在未穿耳洞的耳朵掛上了由細金鍊及幾顆玉珠子所組成的耳掛,最後把一件精巧的金黃色腰掛掛在她的繫腰繩上。

這個金黃色的腰掛是昨夜靈兒在書房時,昊天嶺突然拿給她的。

上面總共有七件小東西。分別是小瓶子、迷你小剪子、觿、迷你小罐子、迷你小袋子、迷你小盒子及一把看來像裝飾品的迷你匕首,這些小東西掛在腰上時,像是一串金色鞭炮那樣依序垂掛下來。

王爺當時對自己說道:「這小東西雖小,不過挺精緻好用的。
希望它在妳需要的時候能幫到妳,也希望妳永遠都用不上這些。」

她伸手摸了摸,讓身體去記住每一樣小東西所在的位置。

她想到這兒又想起昨晚同桌吃飯的事,看著正在收拾的小武問道:「小武,妳真的吃過了?」

「回姑娘,我吃過了。」

「真的?」

「真的。」

「可以告訴我嗎?」

「姑娘指的是……?」

「為什麼雲大哥可以和王爺同桌用膳?」

「姑娘,」小武領會了過來,笑吟吟地道:「您還在在意這種事呀!」

「是呀,我不明白。
妳那時候根本還沒吃吧!」靈兒撇了撇嘴。

「姑娘,小武心裡感謝姑娘,我們做奴婢的能服侍到像姑娘這樣的人真真是很幸運。」

小武用軟糯的聲音說著,似是在對靈兒撒嬌。

「只是禮不可廢,什麼樣的身份,當盡什麼樣的本分,不可逾矩。這是打從小武入王府以來周夫人就是這樣教導我們的。
在外頭的時候,有時是為了變通,但平常時候自然就是要守著規矩了。」小武說這句話時,靈兒感覺她語氣明顯地強硬起來。

靈兒聽得雲裡霧裡的,她覺得這樣的論調好像哪裡有問題,卻是一直沒法兒抓到重點。

她撓了撓頭問道:「那雲大哥……?」

「姑娘有所不知,雲頎雲親衛長大人的身份和我們都不同,他是主子的貼身親衛亦是親衛長,自雲親衛長認主之後,基本上一天十二個時辰都不能離開主子,和主子是同吃同睡呢!」

「唔……天耀所有的王爺的貼身親衛都是這樣嗎?」

「是的,所有的殿下們在七歲左右就會去暗衛營選擇自己的貼身親衛,在那之後這些貼身親衛就是跟著殿下們一輩子,榮辱也在一起。
貼身親衛就像是主子們的第二條命一般,主子們自然是會待他們好。」

「原來如此……」

靈兒蹙著眉轉頭過去看著小武道:「那……小武,我們也認識一段時間了,妳總是奴婢奴婢的自稱好像我們很生疏似的。」

「姑娘,奴婢是主子指派過來服侍姑娘的,您也算是我半個主子呢!奴婢對您恭敬也是應該的呀。」

「唔……那這樣好不好,只有我們倆在的時候,氣氛就輕鬆點好嗎?」

「奴婢儘量試試看。」

「我喜歡妳自稱小武,像是鄰家的小妹妹一樣。」

小武忍不住輕聲發笑地說:「是,小武儘量試試看。」

靈兒想再同小武問些什麼,浴室門外有下人來報殿下已回府,要她即刻到書房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