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刺客 – 之三 – 遠道而來的貴客 Ver.2

靈兒在城門口已經等了有一個時辰之久,不過因為自己跟著的是天耀赫赫有名的戰神王爺,她不須同下面那些個大臣們在城門口站著枯等,而是在城門旁的一處茶樓裡。

「嶺兒,今日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的?」昊天策溫潤的問著。

「也沒什麼,想說北原才有動作,怎麼赫連的人就跑來了,所以就過來瞧瞧有沒什麼好戲可看。」昊天嶺似笑非笑地回答,順手拿起特製的杯子輕啜了一口茶。

靈兒端坐在昊天嶺對面的板凳上聽著,她邊侍茶邊想著自己的事。

忽然靈光一閃,她覺得自己似是抓到這陣子老是有怪異感覺的原因了。

唔……是了,在認識周夫人之後,不管是在金閣寺還是御王府裡,她的身旁總是會有人守著。

不、不對……好像是自己在蓮池畔遇上了王爺開始……就一直覺得身周無時不刻有人在……

若說先前在金閣寺時是因為自己身上帶傷,周夫人怕自己瞎折騰讓傷難好得全,那現在自己都進了王府當差,為何還是會安排有人給自己守夜?

是因為無法信任自己還是……?

可若是不信任自己,那為何書房的一切,都對自己不設防呢……?

再綜合早上小武所說,能不能同桌而食、誰侍候誰這些身份問題,雲大哥能與王爺同桌共食是因為他的身份,那自己是因為貼身侍女一職的關係?

好比現在這情況,雲頎同瀟瀟英姿煥發地站在王爺們的身後,自己卻被自家王爺要求坐著侍茶而與兩位殿下同桌,即便說是體貼女性,在這天耀以身份來說著實是於禮不合。

再說自己身上眼下這身以艾綠色為主色的衣裳。

昨晚王爺只是交待一聲,今晨小武就能拿出一套與昨晚同款的衣裳來,且這衣裳還不是隨便拿來的,竟完全是自己的尺寸,想來這都是周夫人早就備好的衣裳。

這些位高權重的人會對一個身份成謎的人這麼好,這真是個稀奇事,不是都說位高權重之人皆是多疑之人嘛!

這真真是太奇怪了!

莫非……

一個可能性倏地如一道流星劃過天際般地出現在了靈兒的腦海,她瞇起眼睛:莫非自家王爺知道自己是誰?

昊天嶺覷了一眼正在沉思的靈兒,嘴裡略帶不耐煩與輕蔑說道:「還真是讓人久等,終於來了。」

 

昊天策和隨從一行人下了茶樓、回到城門口,不一會兒,赫連使節團的車駕就抵達了城門。

赫連帝國在這塊中土大陸上、目前是僅次於天耀的國家。

它雖不是一個新興國家,可真正的掘起、壯大,就是在多年前的那場三國聯軍之後。

當年,那三國聯軍雖沒有圍了昊天嶺亦或傷了天耀許多,但三國之中損失最慘重的是琮瓍,而赫連就在其帝君的精勵圖強之下,在那三國之中迅速強大起來。在很短的時邊內,就將往惜排行在第二的琮瓍給擠了下去。

而如今,赫連的強盛,已是不容他國小覷的了。

此次出使來天耀的,主要是赫連帝國的二皇子,也就是現任的皇太子赫連宸。

另外,他還帶著他剛滿十四歲的親妹妹——赫連帝國的小公主嘉柔帝姬同行。

以昊天嶺所收到的情報所知,此次他們遠道而來的其中一個目的便是為了二國聯姻,也因為如此,才會帶了帝姬一塊兒前來。

由於來使的使臣,其最高級別的是皇太子,在天耀這邊,按說除了禮部官員之外,應對的,也應該是皇太子。

可現任的天耀帝不知為何,登基至今二十多年,都一直未冊立皇太子。於是在朝堂上討論接風人選的時候,光武帝大筆一揮,便指了昊天策來接風。

只是到了接風這日的早晨,來接風的官員們都到齊了,瑾王也到了,一向不出席這類活動的昊天嶺竟也出現了,這把禮部官員嚇得一度不找不著北。

直到昊天嶺涼涼地說他只是隨意走走看看,禮部官員們的一顆心才從喉頭落回到了胸口。

因為這樣,赫連帝國使節團進城時,昊天策下了茶樓到城門口相迎,昊天嶺依然坐在茶樓上喝茶嗑瓜子。

靈兒未曾想自己穿得如此正式到此處等了一個多時辰之後,卻只是繼續在茶樓上侍茶。

她望著茶樓下方的來人,因為習慣使然,不經意地將這些人的樣子及特徵給一一暗記起來。

使節團的第二輛馬車先是停在昊天策的面前不遠處,有一位穿著華服、騎馬過來的男子也在那兒下馬。

那男子身長玉立、氣宇軒昂,束著長髮、戴著玉冠,裝束用度與其他人有著明顯的差異,顯然就是那位赫連帝國的皇太子——赫連宸。

赫連宸下了馬,徑直朝馬車側的門而去,隨後,他親自開啟了那道門。

車門後,一個生得如嬌如媚又天真的少女探出頭來,她開心地與赫連宸說話。

從靈兒的角度,勉強能從那少女的口形得知她說的大抵是:皇兄,這裡就是京都麽?

可對於昊天嶺與雲頎來說,他們聽到的內容可是一串連珠炮似的發問。

少女的話一直不停,赫連宸耐心地一一回答,待到少女終於跨出車門時,眾人就見她被裙腳給重重地絆了一下,赫連宸怕她摔著磕著,手一抬扶好了她,乾脆半抱著她下車。

靈兒記得情報上說到赫連宸的皇太子妃因才有了身孕,此次出使並未一同前來,如此,眼前這位驕貴的少女應該就是赫連帝國的小公主——赫連嘉柔了。

赫連宸並赫連嘉柔站定之後,使節團的人在他們身後齊齊站了幾排,赫連宸便領著使節團落落大方地向昊天策及天耀一眾官員們互相行禮。

行禮完畢,赫連宸又與昊天策、天耀的官員們寒喧了幾句,銳利的目光就倏地朝茶樓上臨街的雅座掃去,毫無偏差地對上了昊天嶺。

兩位皇子互相遞著眼刀子約莫有一盞茶的功夫,兩人才雙雙收回視線。

在收回目光時,赫連宸正巧往昊天嶺的身側一瞥,就注意到坐在他對面的靈兒。

靈兒不習慣被這樣直視著又不好做些什麼,只能禮貌性地向赫連宸微笑點頭示意。

赫連宸的神色未變,似是什麼也未曾看見般旋即回身上馬,使節團一行就緩緩地向驛館方向駛去。

「靈兒,方才使節團的人是否都看清楚了?」

「回王爺的話,除了皇太子與帝姬之外,全部共八十七名隨行人員,其中有官員十名、侍衛六十三名、僕役十四名。」

靈兒的話音未落,昊天嶺與雲頎那兩道讚賞的眼光已是落在她的身上。

昊天嶺又問:「妳覺得這些人當中,誰的身手最好?」

「靈兒認為皇太子的身手最好。」

「為什麼?」

「因為只有他知道王爺在這兒。」

「嗯。」

昊天嶺纖長的手指握了握杯子,將裡頭的茶水飲盡、丟給雲頎道:「回府。」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