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刺客 -之一 – 醬肘子 Ver.2

靈兒的眼前是一片色彩斑斕,不論她的頭往哪兒轉,周遭就是那些絢麗的色彩,彷彿自己被那些色彩包裹其中脫不開身。

驀地,她的身子不停地向下墜去,想抓住什麼都是徒然,在她張口想喊救命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方才所遇的一切都是夢。

靈兒喘著氣,滿室溫暖的木頭芬芳似是在給她無聲安慰。

她赫然想起有什麼不對,猛地睜開了雙眸,就被全然陌生的環境,給驚地從榻上一躍而起。

守在一旁的小武連忙遞上了一杯水道:「姑娘請喝水。」

靈兒剛醒還有些迷糊,可還是立即蹙著眉打量著身周、打量著屋子裡的一切。

奇怪,是自己警覺性太差麽?

怎麼會不知不覺地睡在這兒還好像睡了很久……

她接過杯子時注意到遞水給她的人是誰,不由得道:「小、小武?」

小武微笑著點了點頭:「姑娘,是我。妳需要什麼嗎?」

靈兒看著她沉吟了好一會兒著,終於回想起失去意識前、自己是在自家王爺的書房裡……

她暗道不妙,趕緊問小武道:「妳怎麼會在這兒?我是不是睡了很久,現在什麼時候了?」

「回姑娘,是主子派奴婢過來的,以後就由奴婢侍候姑娘,有什麼事情還請姑娘盡管吩咐。」

靈兒頷首,著急地等小武的下一句。

小武不急不徐地說:「現在是申時三刻,主子吩咐過,姑娘若是醒了,就請姑娘到食堂雅間用膳。」

「申時……三刻?
我竟睡了這麼久……」

靈兒霍地抬起頭疑問道:「用膳?我記得同皇室的人一道吃飯才是用膳,所以這會兒王爺在等著我吃晚飯?」

「是的,主子與雲親衛長已經先過去了。」小武笑嘻嘻的說道:「奴婢先幫姑娘換件衣裳,姑娘再過去吧。」

三條黑線掛在靈兒的額角,她覺得有些侷促不安,才進府就讓自己的頂頭上司等自己吃飯?

可她也只能道:「好,麻煩妳了。」

小武扶著靈兒下了床,帶著她到衣間去,那兒展示了一套以黛紫色為主色的衣裳在衣架上,那衣裙的樣式比之靈兒在金閣寺穿的感覺要複雜得多。

靈兒掃了一眼,除了中衣、中褲一字排開之外,還有外衣衫、罩衫與腰封與繫腰繩。

這是什麼衣服……也太複雜了吧!

她的眼眸又往旁邊一瞧,衣間裡押入的一片牆裡掛滿了許多衣裳。因為掛的方式,她看不出那些是什麼樣式,只見花花綠綠擠滿了整個凹進去的空間。

她覺得頭頂上瞬間飛過無數隻的烏鴉。

「小武,這、這衣間裡的衣裳都是給我的?」

小武不明所以,偏頭看著靈兒道:「是呀。」

「姑娘,奴婢先幫妳換上這件衣裳。」小武邊說,邊拍了拍衣架子上的那套衣裳。

靈兒有些無奈地說道:「……小武,我一定要穿這套衣裳嗎?」

「是的,姑娘。
周夫人吩咐要您試這套衣裳。」

「……好吧。」

小武輕快靈巧地把靈兒身上的衣裳除去,再幫她穿上這套看來繁複的衣裳。

靈兒望著鏡中正在活動的自己,心裡是覺得有些意外的。

首先,這身衣裳穿戴起來並不若看起來的複雜,因而著裝的時間遠比她預期中的快。衣裳穿起來十分舒適,且,穿上後,並不覺這身衣裳會綁手礙腳,靈活度比看起來的樣子高許多。

還有這衣裳的細緻度與樣式呀……

黛紫色的交領紗質小廣袖上衣透出裡頭的交領與袖口上的銀絲暗繡。

下襬裡頭是腳踝處有綁繩的中褲,外頭則是採用馬面褶裙的樣式,並在裙襬處有金色絲線繡成的蓮花。

最外側套上半透明白色對領罩衫,加上紫醬色腰封及丁香色繫腰繩。

這套衣裳可說是出席各種場合都不失大方優雅呢……

她跳了跳,行動跑跳都很靈活,穿著這身大約連騎馬也不成問題。

如不是自己剛睡醒還帶了著個鳥窩頭,她真的很難相信,跟著她做著測試靈活度伸展動作的鏡中人會是自己。

「小武……這身是要隨王爺出席什麼重要場合嗎?
怎麼樣式和妳身上穿的完全不同?」

小武其實正被靈兒這身裝束的形容給震驚著,她睜著自己的那雙圓圓大眼、神情有些呆愣地道:「回姑娘,奴婢不清楚。」

靈兒伸手在她眼前揮了揮,小武才回神微笑道:「您真好看呢!這身裝束真適合您。」

「啊?」

「奴婢再幫您梳一下頭髮吧,主子……」

「對唷!我得快點才行,王爺都已經在食堂等了好半晌了吧……」

 

當靈兒踏進食堂雅間時,昊天嶺正在向下屬囑咐事情,大圓桌上滿滿當當都是紙,有的還落到了地上。

她識相地蹲了下來,將地上一張張紙給撿拾起來疊好。

在她撿拾的過程中,她自然是瞥見到了那些紙上書寫的內容。

有的紙上羅列了很多人名,有的則描述了一些背景,靈兒大略地分類堆疊在一起,再讓小武放到一旁的案几上。

昊天嶺瞥見她進來,揮了揮手,讓人散了。

雲頎見狀,乖覺地同靈兒收了桌上的情報後帶著小武到廚房去端膳。

晚膳上桌,小武正要退出去,昊天嶺淡淡開口道:「小武,去告訴周夫人,就按這樣式多準備幾色。」

「是。」

昊天嶺坐下來開始動筷子,雲頎也坐下來開吃,靈兒卻是往後退到牆邊站好。

「過來坐下。」昊天嶺的聲音聽起來不冷不熱地道。

「啊?」

「靈兒丫頭,王爺讓妳過來就過來。」

「噢!好的。」

靈兒戰戰兢兢地靠到了桌子這頭,雲頎指了指他身旁的椅凳,她才坐了下來。

她一落座,雲頎推了一碗飯到她面前,可靈兒不敢用,她望向了昊天嶺,昊天嶺並未理會她。

「丫頭,妳不知道在府裡吃飯時就像是在打仗嗎?」

「啊?」

「哎呀,花開堪折直須折呀,妳再不吃,保準妳吃不飽。」

靈兒點了點頭,拿起了碗開始吃飯。

就在她正要挾第一筷的時候,昊天嶺發話道:「靈兒,明日晨練之後儘快著裝好等候吩咐。」

她驚得放下碗筷、站起來道:「是。」

雲頎忍不住噗嗤一笑,手按住了靈兒的肩膀直到她坐下才放開道:「吃吧,小丫頭,吃完還得幹活兒呢。」

「是。」

 

昊天嶺吃得不急不徐慢條斯理,甚至可說是自成一道風景,雲頎用膳吃速很快卻不狼吞虎嚥,可一桌子五菜一湯在這二位男子的圍攻下很快便從尖山被移為平地。

靈兒並未參與其他菜盤的搶食,她只與她的飯碗及她面前那盤醬肘子專心奮鬥著。

她專心致志、努力的小模樣勾起雲頎的好奇。

「丫頭,那醬肘子那麼好吃麼?」

靈兒正困擾於一塊看得見卻吃不到的部位,聞言只是向雲頎點點頭,繼續她的努力。

雲頎回想了一下道:「方才我吃這醬肘子覺得今日食堂大嬸好像少放了一味料,沒平日的好吃,哥覺得這個比較好吃,妳試試。」

他邊說著邊挾了一筷子的清炒豌豆苗進靈兒的碗裡,她含糊地道了聲謝。

昊天嶺見她與醬肘子之間的戰爭不禁莞爾,看起來好似靈兒對著醬肘子有多深仇似的。

直到她終於把那看得見吃不著的肉給叼進嘴裡,小臉上充滿了饜足的形容。

昊天嶺暗道:嗯……還真真同一隻可愛的小狗一般。

可他垂眸一瞧,瞥見她將那盤醬肘子吃得快盤底朝天時,忍不住蹙了蹙眉。

靈兒優雅地將飯吃完了﹑醬肘子也啃完才放下碗筷。

雲頎瞧了瞧,除了先前他挾給她的那筷清炒豌豆苗之外,她只吃了那碗飯及那盤醬肘子。

「哇!丫頭,原來妳如此喜歡吃醬肘子。」

靈兒眨了眨眼,不明所以地望向雲頎道:「有嗎?」

「這整盤幾乎都妳一人吃的,妳說呢?」

「噢……那大概是吧。」她陪笑道。

用過了晚膳,三人又回到書房繼續處理那堆未完的情報,直至深夜才休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