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遇 – 之四 – 暗夜血光 I Ver.2

三日的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

每年的這三日可說是金閣寺一年之中、比迎接新年還要更為忙碌的日子。

第一日,所有的僧人和僕婦們合作將每一間禪房都打掃過。

第二日,僧人們負責把寺內所有大殿的每一處都擦得閃亮閃亮、僕婦們則是幫忙園丁將所有的院子及園子地面都整理過一遍。

最後,剩餘的半日,所有的人一起將整座山的庭院造景都再打理過一遍。

只是眾人縱然齊心,有些事還是無可避免地發生了。

第二日下午,因為有些小差池的出現,導致了後續許多小混亂的產生。

混亂的主因是金閣寺為了應對這一年一度的盛會所請來當差的僕婦。

由於這些僕婦們一年到頭才來金閣寺當差這麼幾日時間,開初時在掌握現場情形與對應上很容易發生銜接不上的問題,這情況通常需要一些時間來適應,更何況,今年參與法會的顯要,人數比往年更甚。

事情的起頭,是有一僕婦弄錯先駐侍衛住的地方,把他們帶到了三重殿的東禪房。

後來侍衛們要佈防時發現與原先計劃的位置不同,才注意到自己被錯帶到了三重殿。

接著是各府各院有些地位的小廝、嬤嬤來確認被配置的院子位置及禪房內的狀況。

因今年參加的府院數目眾多,僕婦們為了帶位忙得腳不沾地,卻一再發生帶到禪房後有兩戶在同一個禪院等諸如此類的情形,最後只好再回到臨時接待的廳堂重新確認。

到了第三日,許是老天爺回報前一日所有人的齊心努力,貴客們過午後、進寺院時的情景有別於前一日的混亂,一切都優雅順暢地進行。

 

想去蓮花池而走在寺院內主幹道旁的少女,已經走到入眼能見到往二重院入口亦或是往西邊蓮花池的岔路處。

這一路上一位行人也沒有,卻是能看見繪有各種紋徽的馬車不停地經過身旁往二重院去。

那些馬車上頭除了紋徽之外,還有著各種的裝飾。

有的裝飾華麗卻低調,有的卻像是在與其他馬車爭妍鬥麗似地、裝飾的花枝招展,一副非得要彰顯出馬車上的人擁有多麼尊貴的身份才行。

也因此,這一路上,少女覺得自己彷彿是在元宵節的夜晚看花燈似的,不得不對那些新奇又花枝亂顫的裝飾嘖嘖稱奇。

終於,少女走到了岔道,她順著路向二重院的入口望去,那處因為沒什麼遮敝物,她直接就見到那隘口的情景。

她發現有些紋徽的馬車不需要檢查就能直接進入,而另一邊則排有一輛輛的馬車。

遠望,能見到排在第一輛的馬車有侍衛正在盤查。

那幾個侍衛相當忙錄,一會兒拿著一本冊子與馬車內的人交談,一會兒又在馬車上爬上爬下地檢查,也許是在檢查是否有武器之類的違禁品吧。

待檢查的項目都確認過,她見侍衛向馬車裡說了什麼,於是便有一隻手伸出馬車外在冊子上按了手印,侍衛才讓開放行。

少女往隘口兩側的高牆望去,高牆上每隔一段距離都有人影在站崗,看起來紀律嚴明的形容。

難得離開禪房的她再依著那些身影往山上望,這是她第一次從一重殿仔細地瞧著這整個金閣寺的環境。

她向山上望去,整個金閣寺的建築群除了山頂上的金殿是名符其實的鎏金琉璃瓦搭配朱紅色的柱子與白色牆面的建築之外,一應都是青瓦木舍的禪房與大殿,在這山間林裡,看起來自然融合於其中而不顯得突兀,還令人能在不知不覺之中平靜下來。

少女在這寺院中已住了好一陣子,在她感受這份詩意的同時似乎也能瞭解為何意欲修行的人,總是要找一塊似這樣的寶地:有這樣令人心平寧靜的地方,世俗的繁瑣,也似乎在不知不覺中自發地遠離了。

只是這份平靜詩意,在今日讓這一大群駕臨的貴客給打散了。

於是少女瞧了瞧入口那處,又瞧了瞧蓮池的方向,最後打消了去蓮池的念頭,轉身回到一重殿的禪房休息。

 

很快地一日又即將過去,太陽依著日日行走的軌跡也走到黃昏時分了。

載著各府院大人及家眷的馬車直到晚膳前才全部進了二重殿以上的區域並安置好。

接著就是等待晚膳的時刻來臨,等著名聞遐邇的金閣寺四季齋。

在這為期三日的祈福法會中,所有人的每一餐都會集中在三重殿的齋堂裡一同用膳。

其實在寺院裡用膳一般分為過堂及藥石,因在佛陀時代的僧人有過午不食的習俗,故寺院只提供朝食和中飯,也就是所謂的過堂。

但後來農禪並重,僧人會利用寺院空地自行耕作,如此勞動量大,要施行所謂的過午不食在實作上是有些困難的,因此才有了改革提供晚飯,為了不與戒律明文抵觸,故稱晚間所吃的粥飯為「藥石」。

當然,此次前來參加活動的這些顯要們平時經常食用三餐以上,寺院裡雖無法提供第四、第五餐,可這三餐還是能照顧到他們的需求,故這段期間提供的過堂及藥石全然與寺院平時所用的不同。

至於寺院裡傳統的過堂儀軌對於這些顯要們自然是過於繁瑣的,一向在意修行即修心的慈雲大師對這些「茫茫」眾生亦做了相當大程度的讓步。

在用齋開頭結尾的供養偈、結齋偈不能省及用齋過程禁語的規矩也不能變之外,齋食部份直接請各府各院的小廝嬤嬤到行堂的僧人那邊依著自家主子的食量喜好,直接以特製的碗盤端回自家主子的食案上讓主子們享用。

如若讓少女見到,她大約會直覺反應這根本就是一份套餐組合——一個竹製有四個淺分格的餐盤上盛滿了菜外加一個盛飯及一個盛湯的木碗組合而成的套餐。

不過少女的三餐與那些顯要們的略有不同,雖然她的三餐一向似是那樣的套餐組合,但她一直都是在自己禪房裡用的。

她原以為她吃的與寺院裡其他人相同。

直到有一次她因傷疼得實在是吃不下,小藥童來收碗盤時見她都沒動便忍不住嘮叨道:「妳知不知道我家藥師每日為了妳的傷頭疼著呢,除了時時調整妳的藥方子之外還特地配藥膳讓妳食補,希望妳能好得利索些。妳卻因為疼而不吃,豈不是白白糟蹋了我家藥師及廚房師兄們的用心。」

自此之後她再不舒服、再無胃口也會努力將那些藥膳吃個乾淨。

 

齋堂裡一片靜默,一眾正端著自傲的禮儀品嘗著難得的好吃齋菜時,遠方突然傳來打殺的聲音引得眾人是面面相覷。

接著就能聽見有人竊竊私語了起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呀?外頭似是打打殺殺的。」

「不知道,來的人全在這兒了,該不會是有誰要對我們不利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