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遇 – 之八 – 蓮池初遇 II Ver.2

「到一旁候著吧!」

昊天嶺一開口,小藥童和雲頎都往後退去,在能聽得到他命令的最遠範圍內候著。

他向前靠近少女道:「妳在想什麼呢?」

少女終於回過神來,忽見面前站了個高高的紫色身影,心中頗為尷尬。

她連忙以極快的速度環視了四周、瞭解自身眼下的景況,趕忙用袖子在自己臉上隨便抹了一把,半低著頭說:「讓你見笑了,我馬上離開。」

話落,她拄著拐杖、移動步伐準備離去。

「妳在想什麼呢?」

身為皇子的昊天嶺一向很少遇到一個疑問句需要重複三次的情形,不過他還是上前了一步、無視於少女臉上的紅暈問了。

而且,他用的,還是比先前更加柔和的聲音問著她。

不知是因為昊天嶺看起來很有威嚴、還是因他方才的問話很溫柔,少女頓了一頓後,如實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也沒有什麼,只是見到那些個青蓮,我很喜歡。
而且……我總覺得以前好像常常摘給誰……」

「妳……想不起來?」

少女嘴角含著苦澀的笑容道:「嗯,是呀,想不起來呢。」

「名字也是……?」

「嗯。
名字也是……」

少女轉過身去看著那池蓮花又接著道:「不過沒關係,總有一天我會想起來的,我相信。」

昊天嶺望著她的背影,見她雖然拄著拐杖、看起來孤單形影的形容,可她的那身風骨,還是不難讓人看出她這女孩是出自於良好教養的家庭。

池畔旁安靜了好一會兒,昊天嶺開口問道:「妳有想好傷癒之後要去哪裡嗎?」

「我也不知道。
不過一支草一點露,」少女轉過身來看著他輕輕一笑,臉頰上帶著淺淺的酒窩,「日子總能過下去的,不是嗎?」

「妳要不要到王府裡當差?」

「王府?」

少女偏著頭看著昊天嶺,這是她第一次仔細看著眼前的人。

這人周身散發出的淡漠感中帶著上位者才有的威嚴,他身上穿著的藏藍色立領窄袖長袍搭著一件醬紫色的紗質外袍,有著讀書人的書香氣質,可由他指腹上那看起來像繭子的東西看來,他卻很可能是個練家子。

身高……應該接近一米九了吧?

臉上則是有著深刻卻又不凌厲的好看五官,既秀氣卻又透出剛毅的氣息。

現下那雙略微細長、但帶著雙眼皮的深遂眼睛正看著自己,略薄的雙唇之間發出了沉穩好聽的聲音,說出對自己的關心……

她打量著他,一邊想著這人是否有著什麼目的、亦或是純粹好心想幫忙。

可她觀察了半晌,發現自己看不透眼前的這人。

她讀不懂他眼神裡的意思,只覺從他眸中似是有什麼複雜的情緒埋在裡頭、卻在表面上一副平靜無波的樣子。

王府⋯⋯這個詞⋯⋯好耳熟卻又是陌生得緊⋯⋯

少女的腦子風馳電掣地轉著,雖說她在寺裡待了好一陣子,可寺裡的一眾都很忙,她又只顧著養傷。

僅有的那段長對話,就只有那次換禪房時同智心聊了一些金閣寺的事情而已。

因此她也未有什麼機會去深入瞭解天耀這裡的地理位置及習俗,更別說是知曉現在是什麼朝代、什麼人當政云云。

一時間她真有種感覺直躍上了心頭,她覺得自己根本不是小沙彌所說的足不出戶、孤陋寡聞。

自己很可能根本就是住得離這兒很遠,遠到根本就不在這塊大陸上,所以對這裡的一切都很陌生。

同時,她在對於自己究竟是如何來到這裡,更是在心中充滿了疑惑。

那方,昊天嶺未理會她腦子裡正轉著什麼,逕自回了她的自言自語。

「是呀,王府。
看來妳並不清楚我是誰、是什麼身份吧。」這話的話尾雖然是疑問句,可昊天嶺說的時候用的是肯定的語氣。

他道:「我是昊天嶺,是天耀王朝現任皇帝光武帝的第五個皇子,我在十七歲那年被父皇封為御王,所以有自己的王府。」

少女看著不知為何開始介紹自己的昊天嶺,聽到最後才反應過來道:「呃……看來真是我失禮了,」

她腦海中浮出了一些模模糊糊的影像,似是在教導自己該如何同王爺這類身份的人應對的話術,因此她道:「和殿下說了那麼久的話,連個禮數都沒有做好。」

說完,她艱難地要跪下,昊天嶺卻已近身到她身旁扶了她一把,不讓她下跪。

「那些都是對外的,妳到本王身邊當差,便不需要那些虛禮。」

「謝謝殿下的好意,請殿下容我再考慮考慮。」

她仰頭看著昊天嶺的眼睛說道:「也請殿下再考慮考慮吧!
民女有幸被慈雲大師及慶長藥師所救,但是對於過往卻毫無記憶。
我想,像我這樣身份不明的人恐怕是不適合待在王府或是您的身邊的。」

少女還不太習慣和王爺這類身份的人打交道,說話時一下子用的是我、一下子用的是謙稱,不過她說完還做了個揖,她想這時候做個揖肯定是沒有錯的。

昊天嶺直視著少女的眼睛,聽著她不卑不亢的回答,甚至是看著少女做完了揖之後還抬起頭來無畏地回視著他。

半晌,他突然開口道:「妳既是想不起自己是誰,本王就賜妳個名字吧。
雲頎,現在就著人回府請周夫人過來,說是替……」

他思忖了一下繼續說道:「替靈兒姑娘做做基礎禮儀教化。」

「是,王爺。」

雲頎雖離得遠,內力畢竟是修習到了一個程度,雖不比自家王爺那樣高深,要一字不落地聽進王爺同少女的對話卻是綽綽有餘。

他此時只能用「不可思議」四字來形容心裡的感覺,原來自家王爺也有如此的一面。

這位少女分明還不是自己人,王爺卻又是給她差事、又是請天耀當今聖上御筆親封的一品誥命夫人來教她禮儀,這太不符合王爺平日裡的作風了。

雲頎還在心中腹誹著,就聞少女的那把聲音道:「殿下這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嗎?」

她的語氣裡讓人能清楚聽出她已是有些怒氣。

是了,少女生氣的重點倒不是在被人隨便給起了個名字。

畢竟在生活上能有個名字確實方便得多,而且那個「靈」字她覺得很熟悉,所以願意接受這個字做她的名。

可她生氣的,是在於御王所謂的「禮儀教化」上。

如若不是要她入王府,她又如何會需要知道那些個什麼鬼禮儀。

她之所以直覺地不想進王府當差,主因是她見到冥殤那些武功高強的人的關係。

王府裡得要有那樣強的功夫才能對付敵人,可見得進王府絕對是一個玩命的行為。

而她,暫時還想留著自己的小命來想起自己的身世﹑找尋自己的家人。

更重要的是,她才明明白白地對他說自己會考慮,可這會兒就被人強迫中獎絕不落空。

她覺得對方是在拿權勢壓她,讓她心中不受尊重的感覺油然而生。

在遠處聽見少女想推翻自家王爺一番好意的雲頎亦是有些火大。

在這階級分明的社會裡,一個高高在上的王爺願意親賜你一份差事,那可是至高無上的光榮,一般人都不容易得到了,更何況是身份不明的她,可眼前這少女竟不知好歹的拖延並想拒絕。

昊天嶺靜靜地聽完少女的話後並未回答,只是運起輕功飛身到那朵青蓮之上將少女的髮帶取下,又摘了好幾朵的青蓮回來。

少女見他整個動作行雲流水,甚至是入了一趟蓮池採花出來衣衫竟完全不帶水,感到十分意外。

雲頎在不遠處見到自家王爺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常行為,揉了揉雙眼,他即便認為王爺這麼做必定是有其道理,卻又真心覺得回去得同冥殤討論討論這檔子怪事才行。

昊天嶺將髮帶並幾朵青蓮交給少女時說道:「靈兒,如果妳不喜歡這個名字,本王特準妳恢復記憶後可以改回自己的名字。
至於到王府當差一事,等妳見過周夫人,再決定吧!」

他將手中剩下的蓮花都交給了雲頎,便和雲頎一同轉身離開,獨留少女在池畔發愣。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