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劍 第 1 話 新的神!?

響沙禮無法相信眼前的情景,把國王搞丟之外,國王還死了,這還算是什麼近衛長官

他呆呆地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不知過了多久,他回過神來

才發現他的身體抖個不停,心中盡是恐懼

他想為死者做些什麼,但身體一直發抖,什麼也做不了

他一面掙扎著,一邊移動身體到草叢裡打滾,

好不容易找到了專門拿來麻痺開刀用的k草

他抖抖抖地將草汁在石頭上磨碎擠出,想要將草汁塗在另一隻手上,讓雙手先不再抖

卻因為手抖得太嚴重而碰到眼睛,於是他開始流淚…

他一邊流淚,一邊用因k草發生效用而只住顫抖的右手將草汁塗滿全身

終於全身不抖了,他喘了口氣,開始將死者一一埋葬…
死者的表情千奇百怪,有的看來窒息而死,有的捂住口鼻在地上打滾而死的,

有的高舉著劍嘴巴緊閉,鼻孔卻開得老大死的

有的躲在盾牌之後瞠目結舌而死的

還有許多名駒前腳揚得很高、就整個橫倒在旁邊的,

也有一些兇猛的大禽,以飛行的姿態直接掉落到地面,

但現場倒是沒看到軍隊的陸行鳥群的影子

 

響沙禮默默地處理大家的後事,一邊因k草而繼續流淚,

腦中也一邊推論:「不論是看來往前要砍咕哩咕哩的或是要逃走的,除了離咕哩咕哩最近的人之外,其他死者的表情看起來都很驚恐,能使勇猛的近衛軍很恐懼的…到底咕哩咕哩是如何在一瞬間殺了所有的人!?難道國王們是被秒殺嗎?」

他從現場推論出這個結果,但他馬上又搖搖頭,因為他心中很清楚地知道這些國王們的武藝

「被秒殺!」這個結論實在太荒謬了
========================一整天過去的分隔線===================
好不容易響沙禮將死者埋葬到剩最後一疊,

當他將疊在上方的死者都埋葬完時,才發現最下方有一位階級較低的菇國近衛軍軍官還沒死,

響沙禮立即抱起那位軍官:「醒醒!!振作些!!」他一邊大聲叫著、一邊用力拍打這位菇國軍官

終於,這位軍官緩緩睜開眼睛,隨及歇斯底裡的大喊:「好…好…!」軍官又驚又恐的緊抓著響沙禮:「辟..避…oh..my..likuliku…媲…」

說完這些話,菇國軍官就死了,表情就像響沙禮之前埋葬的那些人一樣可怕,

響沙禮默默地將最後一位菇國軍官埋葬好後,

向所有的墓深深地一鞠躬,拔出他的配劍,高舉著:「夥伴們,抱歉沒有辦法為你們獻上花環,這方圓百里之內所有的植物全部都枯萎了,但是,請大家放心,我響沙禮一定會為大家報仇的!」

說完,

響沙禮他繼續流著淚,將配劍收好。

正當他想把口鼻上的白色小褲褲拿下來

放在生前最喜愛收集「白色小褲褲」的擂國國王墳前時,

他才發現,空‧氣‧好‧臭‧= 口=,他趕緊又將小褲褲戴好,以免暈倒,

以30度向擂國國王的墓鞠躬,

心裡暗暗發誓將來會將國王心愛的小褲褲們與國王一起合葬,

接著他就輕裝往嘻哆山出發了…
===================終於要往嘻哆山出發了==============
往嘻哆山的沿途,響沙禮也埋葬了許多動物的屍體,從死狀看來,和近衛軍的死因是相同的

說實在的,那種味道,實在很難形容,

如果一言以敝之:「應該是硫化氫的味道」

然而那是種錯綜複雜的味道,

像魚腥味又好像不是‧像腐壞的青菜嘛,也好像不是

像藍黴起司嘛,也似乎不是‧像被惡搞的千足蟲嘛,又好像不是,

響沙禮邊走邊想,想破頭還是無法找到任何詞可以形容那個噁心的味道….

走著走著,他終於來到哩咕哩咕神所說的嘻哆山山腳下…
=================終於到嘻哆山了,讓芸兒也喘口氣:p==============
當響沙禮正在嘻哆山的山腳尋找上山的入口時,

突然有10隻穿著武裝裝甲的狼嚎騎士團出現想要攻擊他,

響沙禮立刻進入備戰狀態,

首先盔甲上寫著1的狼嚎騎士將手上的槍高高舉起,準備衝過來,

當響沙禮判斷來不急閃躲要直接進行緊急防禦時,

盔甲上寫著2的狼嚎騎士卻拉住盔甲上寫著1的狼嚎騎士

???:「1號大哥~你這樣不行啦!說好功績要平分的,猜拳先」說話的是盔甲上寫著5的狼嚎騎士

2號:「對嘛對嘛!!1號大哥,你這是偷跑行為!」

1號:「噢~我每次都猜輸,弟兄們都已經建立那麼多功績了,讓大哥一次不為過吧!」

於是那10隻狼嚎騎士開始吵了起來,響沙禮偷偷的從旁邊落跑,

他爬上一顆樹,看到原來入口就在旁邊,輕手輕腳的往入口去,

當他經過不知情的狼嚎騎士團身邊時,他們10兄弟正在猜拳

響沙禮好不容易踏上入口的第一個階梯,階梯卻發出「嘻~~~~~~」,

踏到第二個階梯,階梯就發出「哆~~~~~~」

原本響沙禮想偷偷溜進嘻哆山的計劃,就這樣被階梯給破壞了,

因為那重覆發出的「嘻~~~~」及「哆~~~~」是非常低沉而大聲的聲音,

想當然爾,狼嚎騎士團馬上就發現響沙禮已經踏上階梯了,

不可避免的,一場激戰要開始了…

狼嚎騎士團的1號~10號已經不管猜拳的結果,全部一起衝上來

響沙禮拔出刀來反抗,卻被狼嚎騎士團的亂棒打狗法,打得痛苦難耐而忍不住的「該!該!該!」出來

他大喝一聲,向山上衝去,一面突圍,一面找空隙反擊,

突然前方有一道亮光,響沙禮什麼也看不到,他不知該繼續向前奔還是要退後

「狼兒們!安靜!」聲音莊重卻稚嫩,

一聽到這聲音,狼嚎騎士團的1號~10號乖乖的退到一旁,排列成一排,像是家裡的乖狗兒

響沙禮用手遮著眼,試圖看清自己的狀況究竟是如何:「誰?是誰?」

亮光慢慢消去,出現了一個小女孩,她穿著一身像巫女的青衣,手上拿著一只彩虹色的水晶球

小女孩道:「英雄,等您很久了,請隨我來!」

1號:「采小姐,這這…這不是什麼英雄吧!」話說到一半,

1號回過頭去與其他兄弟交頭接耳後又說:「在我們兄弟看來,這仁兄只是個變態」

采:「咳,英雄,這兒沒有障氣,請將您口鼻的白色@#$%除下來吧!」

響沙禮一聽,才想起要離開咕哩咕哩山時,因為臭味,所以才沒把白色小褲褲拿下來= =

他很快的把小褲褲拿下塞到口袋裡,還要假裝若無其事,以避免變態形像持續的尷尬…

采:「請您隨我來吧!主人等您很久了!」

響沙禮隨著采往嘻哆山的深處前去,到了一個清水瀑布前,采便停了下來

采:「主人,客人帶到!」

???:「響沙禮,你終於來了…」
To Be Continue…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