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傷 01 – 緣起

人家說:「醜媳婦總是要見公婆的!」

現在的我,正坐在遠飛日本去拜見他的父母,
說緊張,其實我並不緊張,並不是不想和他廝守一生,
而是當一個人知道太多事情並且能勇敢地去面對時,心態上自然而然就會比較能坦然的面對。

但,即使是這樣,也不代表我能完全地釋懷,畢竟,真正遇到時,心裡會怎麼想,這是誰都說不準的。

X X X X X

還記得在一個悶熱的夏天,受不了酷熱的我,到了海水浴場解熱,沒想到差一點一去不返,當時救了我的就是他,不過,我是在驚險地撿回一命回到學校後,才意外地知道他原來隔璧電機系的學長。

其實他在學校是一個風雲人物,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只不過因為我一向是上課時才會出現在教室,而下了課就不見蹤影的”落跑專家”,所以對於上課以外的事情,我一概不清楚,唯一的情報來源,就只能從我的好友-同系的曉娟才能得知。”落跑專家”的這個外號,也是從她那邊才知道的,其實也不能怪我不與班上同學交流,我算是一個SOHO族,每天處理不完的案子,讓我難得能夠睡飽,也還好有接不完的案子,才讓我有能力付得起學費、生活費以及家中的負債。

那天曉娟來找我,一進門,就把一大瓶的鮮奶塞到我的冰箱裡,找了張椅子坐下來「芸芸,今天有個大新聞唷~!」
「啥?」我自顧自地,繼續找我的bug
「上次我跟你說的西園寺他被學校記了兩支嘉獎!」曉娟打開我最喜歡的超大炸雞排便當,開始她的晚餐時間。
「西園寺?那是誰?」我的記憶力一向不好,這個名字在我的腦海裡一點印象也沒有。
「就是我上次跟妳說的那個日本帥哥,他上個禮拜在海水浴場救了人,所以學校記他兩隻嘉獎。」
聽到這裡,我的眼睛才從螢幕前離開,望著曉娟,曉娟見狀,把便當塞到我的手裡,「快吃吧!」她以為我程式寫到一個段落,要用晚餐了。
「曉娟,那個西園寺該不會是在XX海水浴場救人的吧?」
「ㄟ~你怎麼知道的,唷~消息比我還靈通唷!」
「ㄜ!沒什麼,可以多說些西園寺的事情給我聽嗎?」
「哎呀~你終於對電腦以外的事情有興趣了(笑)!」
「才不是呢,是因為…」我一五一十地把上星期去海水浴場時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曉娟。 「什麼!?人家救了你,你居然沒跟他道謝!!」
「那也不能怪我ㄚ,我要跟他道謝時,他已經離開醫院了,那時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ㄟ」我死鴨子硬嘴巴地狡辯著。
「是是~我知道小姐你不好意思開口,那既然知道救你的王子是誰,那你要怎麼道謝?」曉娟挖苦似的說我,我只好回她「就想個辦法跟他道謝囉,不然怎辦?」

當時,我只是想跟他道謝,打聽了他的喜好後,買了一份小禮物,當做是謝禮,後來由曉娟的幫忙,把西園寺約到學校附近的餐廳,當面將禮物交給了西園寺、愉快地吃了頓飯,正想心中的大石放下時,西園寺卻開口要了我的e-mail及在bbs上的帳號,吃完飯後,他還送我和曉娟回家。

坦白說,那次吃飯,讓我對西園寺的印象很好,可以說是標準的好男人吧,之後常收到他的e-mail,有時則會和他在bbs上傳鴿子,不過,大部份的時間則是用ICQ來聯絡,因為我很忙,除了和客戶寫工作進度外,很少會寫信給別人,或是轉寄信件,不過,即使再忙,對於ICQ,我習慣立即回訊,只要我人在線上,一定可以找得到我,所以,朋友們都是透過ICQ來找我,到後來朋友們都笑我是「ICQ在,人在;ICQ亡,人亡」。這個習慣,不小心被西園寺發現後,他就常在螢幕前陪我,即使是我工作到深夜,都還是會收到他噓寒問暖的訊息,這樣的舉動,常讓我懷疑他是不是在世界的另一頭,與我有12小時的時差,因為有時候,為了趕案子,可能寫程式寫到早上,然後趕去上課,上完課後才趕回家倒頭大睡,即便是這樣,卻還是可以看到他的整點報時,說實在話,我是靠程式吃飯的人,直覺會認為他的整點報時應該是用程式寫的,會這樣認為或許是因為我想自己還不值得別人這樣犧牲睡眠時間來陪我。但有一次在連續兩晚趕工之後的早晨,我和曉娟在學校小吃部吃早餐時,看到他也掛著兩個黑眼圈來吃早餐,我才知道,他的整點報時並不是程式寫的,而是本尊一字一句打進ICQ裡的!

就這樣,藉由信件、Message等等我慢慢地瞭解了西園寺心裡的想法,不過,讓我很不習慣的-通常都是朋友們跟我倒垃圾,但是,西園寺除了很少會向我倒垃圾之外,他還能讓我對他有安全感,而向他說出一些苦處;在認識了一段時間後,西園寺也許是從ICQ上面瞭解我的作息,也知道慢慢地瞭解我是多麼的迷糊後,漸漸地,我開始會接到西園寺morning call的電話,也多虧他的電話,好幾次趕工後的早晨才趕得及第一堂課,到後來他甚至會開車到我寓所樓下接我,順便為我帶熱騰騰的早餐,偶而,還會幫忙看看我寫的企劃案。

在與西園寺認識三個月後的某天下午,他約我到古典玫瑰園喝茶。

「最近案子做得如何?芸芸!」
「嗯?普普囉!前天你幫我看過的企劃案客戶已經同意了,明天就要開始規劃資料庫的部份了!」
「你這樣子工作,別把身體搞壞了。」
「唉….就只能趁年輕有力氣的時候,多幫我母親一些忙囉~」
「以後,我帶你出去玩,好嗎?」
「阿@@?」我的反應一向很慢,不瞭解西園寺的意思
「我是說…..我是說…..讓我來照顧你,好嗎?」
我覺得西園寺不是在開我玩笑,就是我聽錯了「學長,你不要開完笑了!」
「芸芸,我是認真的!」西園寺抓著我的手。
「學長,我不明白,圍繞在你身邊的人這麼多,我並沒有什麼特別,我想在你身邊比我優秀的人比比皆是,我….」西園寺把我的手抓得愈發緊,讓我不得不把說到一半的話停下來。
「芸芸,不要這麼說,我瞭解妳的一切….」他看到我想繼續狡辨些什麼,他話說得急「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讓我想一想,我需要點時間想一想…..」在我感情受創了幾次後,我真是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地、靜下心來想一想。
「沒關係,芸芸,你慢慢想,想好了再告訴我答案!」
正當我要開口時,還好救星來了「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剛繞去系辦辦點事才過來!」
「娟,你吃過午飯了嗎?」還好救星出現,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我看到西園寺好像也鬆一口氣的樣子,幸好有找曉娟來,不然真的是會尷尬至極。
「嗯~吃過了~對了,這份企劃案是我在教務處的打工,可以幫我看一下嗎?芸芸」曉娟從一大袋文件中拿了一份看來約三十頁的企劃,一面向服務生要了一份全套的下午茶。

就這樣,我們三人一起討論那份企劃案,一直到晚上八點多,西園寺才送我和曉娟回家。到了我的寓所樓下時,西園寺不忘提醒我,希望我要記得答覆他,今天他送給我的問題。

未完 — 待續

本文曾發表於 PCHome 個人電子報 藍苑 2003-05-04 第三十七期電子報中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