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五十二 – 神秘男子

蛇王在幻影的營帳裡走了一圈,有些失望地回到一開始的書房議事處,他以為寧芙是被幻影帶到了自己的營帳裡,可不想,他在這帳裡仔細地找過,裡頭是連個人影也沒有。

他想著幻影還可能將寧芙藏在哪處時,垂眸正好看到書案上有一張佔據了大半張書案的圖紙。

那紙上的多處有著一串串的方塊,他憑著以前見過東方大[……]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五十一 – 寧芙失蹤

「哎,我們先離開這個鬼地方再說吧。」

說話間,夜承影已將坦亞身上都檢查了個遍,她完全沒有受傷,眼下看來只有中了四面楚歌的問題。

她執起了坦亞的手,將醇厚的內力往她的體內送,一邊問道:「妳曉得自己中四面楚歌有多久了?」

還不待坦亞回答,夜承影釋出的內力已是猝不及防地被坦亞體內一股霸道[……]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五十 – 寧芙坦亞

大約是為了顯露寧芙的美,侍女並未幫安靜躺在軟榻上的寧芙蓋上薄毯。

侍女明顯只是幫她理了理她的衣裳,再將胸口處原就已開得頗低的前襟再拉得更低一些。

除了衣裳,侍女還幫寧芙將一頭長髮給梳理好,放在身體的二側。

寧芙的那頭長髮濃密又漆黑,還能映射出光澤,這會兒被梳直了放在軟墊上時,竟能有[……]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九 – 夜承影夜探豪華營帳

「哼,羅頓夫你還真是會找機會呢。」

「嗬嗬,看來二位愛卿為本王物色到很不錯的妃子候選人!」

蛇王拿起了橡木做成、杯壁外形有如中年男子渾圓肚皮的杯子輕輕地在椅座側邊的小几上敲了二下,立於一旁、身穿薄紗又掛著面紗的侍女立刻上前將懷裡酒瓶內的酒倒進那橡木杯中。

他待侍女倒好了酒,將木杯一[……]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八 – 美人是個寧芙

小阿里歐一走出去,安德莉雅便撇了撇嘴,只是待她走到屏風之後,軟榻上已不見夜承影的人影。

安德莉雅想夜承影大概是出去做什麼,便走到軟榻旁坐下來等。

不一會兒,她忽然看見營帳的一處角落、一個幾乎是盛滿了水的大瓶子被一個黑不隆咚的東西給頂了起來,她嚇地從原本坐著的位置站起來、騰地往後退了兩三步[……]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七 – 真有美人兮

「嘿,你們覺得如何?」

「真真是個美人兒呀,說是驚為天人也不為過……」

「可惜是透過紗帳去瞧……」

「拜託!就只是透過紗帳就這樣美,若是除去了紗帳,她會不會美到讓人窒息呀!」

「嗯……有可能唷!」

「只可惜美人兒的眼眸一直是閉著的,不曉得她的眼神如何?
你們說,會不會[……]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六 – 新來的競爭者

車輪軲轆軲轆地轉個不停,情勢一觸即發的感覺隨著馬車愈漸進到待選妃的營帳附近就愈漸被香甜的脂粉味道給掩蓋住。

馬車在這段充滿著各種胭脂水粉味兒的路上行了一小會兒後,驀地停了下來。

安德莉雅從車窗向外問道:「到了麼?」

「到了。
安德莉雅妳先下車,來,你們兩個過來。」

「好的。[……]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五 – 進蛇窩

「嘿!沒想到安德莉雅除了醫術之外,也很有眼光嘛!」

「羅頓夫這麼稱讚我,我可不敢居功。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只能說你們抓回來的這人天生麗質。他不止不會被這身衣裳給比下去,還能襯得人更嬌豔。
只是……他……這樣扮作女子的樣子……蛇王能接受嗎?
會不會覺得我們欺騙他而給我們懲罰呢?」[……]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四 – 歸還玉珮

「五皇子,在你說出那些情報之前,本藥師先幫你取出你體內那些亂七八糟的蠱蟲吧。」元谷藥師說著,看了昊天嶺一眼。

昊天嶺想了想道:「嗯,也好。」

夏文淵不明白先取蠱與否的差別,只是見昊天嶺都如此說了,便順著他的話道:「好,那麻煩元谷藥師了。」

「不會、不會。」元谷藥師樂呵呵地說著,「我[……]

繼續閱讀…

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三 – 佐文之死

昊天嶺向佐文這處接近的時候,佐文正忙著對付昊天承。

他先前被昊天承打傷的內傷還來不及治療,這會兒昊天承咄咄逼人的攻勢讓他體力急速消耗、內力亦是急劇地耗損,他無可避免地被昊天承給連連擊中。

可對著佐文的昊天承卻是覺得佐文在此次的對戰中並不專心,也未全力以赴。

雖說佐文的功力與自己差得[……]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