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七 – 祭陣結印

可此時這位謫仙卻是站在這小山坳中血腥味最濃郁之處,她的前方是個五、六人手拉手寬的大血池,血池的周圍插了許多根竹竿子,這些竹竿子以繩串連在一起,繩上掛著金色的鈴鐺及許多不同顏色的幡旗,旗上有著扭曲鮮紅的字跡及似是影子的痕跡。

詭異的是,小山坳裡風吹得如此地狂暴,那繩上的幡旗不飄,鈴噹亦不搖不響。[……]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六 – 陣中陣

昊天嶺的話音還未落下,身上的血紋猛地更加明豔張揚起來、形狀及紋路亦是更加明顯,還能讓人清楚地看出血紋是從肌膚的底層裡透射出來。

與此同時,他周身的赤金色霧氣開始往上方湧動集中,四面八方赫然出現了好多層層疊疊的人影。

那些「人」便是先前廉禎道姑做的那些死屍,它們看似興奮,睜著毫無生氣及焦距[……]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五 – 破陣 IV

雷鳴聲更甚,幾乎沒有間斷,昊天嶺卻沒有遠離那顆紅寶石的想法,他直接在周身以真氣佈了防禦障壁,不假思索地踏進了雷區深處。

雷電伴著響亮的嗶啵爆破聲及銀色犀利的閃光,不停地劈在防禦障壁上,昊天嶺改停在紅寶石的前方,在腦海之中繪了一把利刃,從寶石的四面八方不停地挖著,費了大把的真氣才見那顆寶石鬆動。[……]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四 – 破陣 III

門上的雕花愈見清晰,石衛能見到每片花葉閃耀著冷冽的金屬光芒,那些無限扭曲伸長的手可也不是省油的燈,它們發現昊天嶺與石衛的目標是往那道門去,於是開始交錯形成一個包圍網,欲將二人一網打盡。

「手網」迅速地隔斷了二人的下方及四周,並開始收縮二人上方的空間準備收網。

石衛見著門就在上方不遠處,可[……]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三 – 破陣 II

昊天嶺動念,渾身散發出銀色的光暈,接著那些光暈一吋一吋地將他周身的沙石排開。

不多時,風沙僅能在真氣製成的防禦障壁之外徘佪,撞上防禦障壁的石頭都直接碎成細沙,他那高高束起的髮上原本隨風飄揚的髮帶及紫紗袍腳也落回了原處,不再因防禦障壁外的風吹而有所動作。

昊天嶺在防禦障壁成功發揮作用後,不[……]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二 – 破陣 I

太陽從山的那頭慢慢吞吞、有如跳階梯一般,一蹦一跳地蹭上了天空,照亮了大地,為這片土地上的萬物帶來了溫暖。

雖然這處位處於中土大陸的中央地帶,讓人在一年四季裡,終年都不需穿上厚衣厚袍,可小山坳裡的血腥味之濃,讓山坡上待命一眾的心有如浸在了冰窖之中,他們一致對於廉禎道姑的暴行都感到無法原諒。[……]

繼續閱讀…

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 – 黎明

「殿下,你也知道隨著琮瓍巫女的失蹤,師門裡眼下並沒有擅長巫術的人,我們並不清楚廉禎她為何讓人是挖了五個池子,去採集不同的五類血……,而且她昨夜已經進過了血池,不曉得那能增進她的什麼功力。」

「嗯……不論如何,破了她的陣式抓到她都是眼前最要緊的事,我先前聽回報說她進了蠱族禁地,便帶了符石過來預防[……]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