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四十六 – 誤會加深

「玉燕,妳回去王府後,想辦法到王府裡的庫房去找,有一個似香樟質地的木盒,約莫這麼大。」佐文比畫了一下盒子的大小,「裡頭裝有一個育沛,妳尋到後將那育沛拿出來,偷偷放在每日府裡最多人聚集、卻不容易被發現的地方。知道麼?」

「是。玉燕知道了。」

「另外,」佐文拿出一個瓶子,「想辦法讓御王喝下這……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四十五 – 流言何來

身為女子,當心有所屬卻又無法肯定時,總是喜歡用各種旁敲側擊的方式,想從對方的表現去猜測對方的意圖、去揣度自己在對方的心中有幾斤幾兩。

尤其玉燕在夜深人靜之時,也能清楚意識到自己的出身與對方的差距,再加之見多了來往各王府間、皇室裡那些出眾的皮相,更深知自己的相貌平庸,文采、資質也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四十四 – 讓她赴約

昊天嶺走到玉燕身前,在她的左耳畔打了一個響指,玉燕登時眼神變得清明,抬起頭來又立時低了頭:「玉燕見過主子。」

「這幾日御王府發生了何事?」

「回主子的話,前幾日郡主擅自離開御王府至郡主府後不知所蹤。連帶的與主子的大婚也被取消。」

「然後呢?」

「主子您大發雷霆,說德安郡主得了……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四十三 – 佐文的召喚

元谷藥師與小二十五在打趣時,石衛在一旁沉默地思考著。

他並不知道廉禎進了蠱族禁地會在裡頭待多久,亦不曉得廉禎進了那處是要做些什麼事。

不過廉禎道姑暫時將馬兒留置的位置其實離莊園並不遠,除非她接下來要棄馬而行,不會回到莊園附近……唔……即便是如此,她一但有個什麼風吹草動還是躲不過他們的眼睛……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四十二 – 打賭輸了?

婦人充滿狐疑的眼光看著她,半晌又開口道:「還是妳打賭,賭輸了?」

「蛤?」

「哎呀!姑娘,我雖然是個乞丐,可這點兒眼力及見識還是有的,好麼!妳這身氣質要嘛不是天潢貴胄便是皇親國戚,再要不,也一定是世家出身的人。妳八成是打賭賭輸了才得來這邊陪我們的小孩玩吧!」

「額……。」鞏毓靈忽然……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四十一 – 玩遊戲

「你說這事是真的假的?我們這處還沒聽說有什麼小孩失蹤呢!」

「許是在都城裡比較難做案吧,哈,還好咱們是住在都城裡。」

「可是……聽說鄰近城裡的小孩也是最近才開始傳出失蹤的,你說……會不會接下來就換我們這兒……。」這乞丐邊說,邊牽緊了自己五歲的兒子。

旁邊一個乞丐摟過一旁有雙大眼睛的……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四十 – 失踪案件

「藥師,不好意思,我們還在執行任務,就麻煩您為他治療了,所需的診金向這二位開口便行。十七、二五,二三托給你們了。」

正當小十七及小二十五要應聲時,元谷藥師抬眸打量著石衛,他溫柔地笑了笑。

這位帶著陰柔氣息的翩翩美少年在笑起來的時候,實在是讓人分不出他是男還是女,那眉眼有如少女嬌媚羞怯,頗……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三十九 – 路遇王元谷

「二三,你打的是石隊長呀!」

「二三,你清醒點!」

石衛的能力一向是有目共睹的,只能說小二十三不愧是最具潛力的接班人,他現在處於潛力被逼爆發的情形之下,能力比平時超常發揮了不知幾倍,再加上蟲子們也拼命破壞著防禦障壁……。

小六幾個就這樣見到石衛的防禦障壁隱隱出現了裂痕。

石衛……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三十八 – 蠱族禁地 III

暗衛營訓練出來的人,基本上是如何嚴刑逼供也如鐵打般地不哼一句,可小二十三咬牙苦撐了好一會兒,卻因為血腥味,身上的蟲子不減反增,並且那些蟲子因為血腥味,行為變得更加瘋狂,讓他也不由得輕哼了一聲。

石衛是幾人之中首先從震撼裡頭回過神來的,他一回神立刻覺得有事情不對勁。

那股違和感到底是來自何……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三十七 – 蠱族禁地 II

廉禎道姑仔細地看了看那些石刻,開始有次序地推動那些方石。

第一塊方石上是赭色帶著山形圖樣的,她推起來的形容很是費力的感覺,可第二塊明黃色方形圖樣的方石就輕鬆地被她所推動,接下來又推了五六塊石頭後,一個清晰的轟隆聲響徹這整個山洞,在那些被推動的石頭的正中間豁然出現了一道窄縫。

原來那處藏著……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