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五十六 – 暴行

「石隊,你看。」

一位暗衛指向某個池子,那池子裡的豔色東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原本空空如也的池子底冒了出來,它逐漸地增加,亦是愈刺痛人的眼睛。

沒錯,那池子裡的東西正是正紅色的血。

也許一開始在山丘上的眾人都不清楚那是什麼,可隨著血水的增加,風吹拂時帶過來的味道,正是濃厚的血腥味。……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五十五 – 谷中的佈置

小三重重地拍了一下小二十五的頭:「觀察來的,不然我在這隊裡軍師的稱號是怎來的!」

小五、小九及小二十五的頭都垂了下來,靜靜地聽訓。

「第一,每個人在做一件事的時候都一定會有動機,尤其是目的性愈強的人,其每一個行為一定都會對應他想要的結果。

廉禎道姑為何要帶著那些死屍從谷裡出來在谷道……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五十四 – 豔紅色的水

陽光從天空中大朵、大朵的雲縫中透了出來,金色的光茫灑落在那些搖晃的人影上,谷道入口附近的眾人更能清楚地看見那些搖晃人影的臉。

「停——。」那些人影在廉禎道姑的一聲命令下停了下來。

「大師兄!」

「師父!三師弟!」

「師叔!師母!」

這一大群人忍不住喊出那些稱謂,儘管每個……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五十三 – 進不進谷?

石衛又再依據情報、帶著藥師前往另外幾個門派的休息之處,所得結果都相同,那些異常的人清一色都是中了命從蠱,這讓石衛有些憂慮。

「藥師,能不能請您幫忙看看我們隊上有沒有人也中了蠱。」

「不必,會合時我已經確認過了。」

「哦?」

「即便是有,我也在的,不是?」元谷藥師唇角勾了勾,那……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五十二 – 命從蠱

元谷藥師往四周又看了看,不冷不熱地道:「石衛,能借我一把匕首麼?」

「行。」

石衛抽出後腰上的匕首交給元谷藥師,藥師在接過匕首後便蹲下將石碑旁的雜草給砍了。

站在一旁的石衛見狀,招了手想讓人幫忙時,元谷藥師卻向他們揚了揚手:「我自己來。」

待到石碑四周清了一小圈的雜草,元谷藥……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五十一 – 一線天

鞏毓宏將思緒藏進眸子裡,他揉了揉鞏毓秀的頭:「秀,別想那麼多,這片大陸北部的區域已經被我們摸得差不多透了,到現在卻只有一方追在我們身後,這也是我們的本事了。

只是,若真想要據一方地為王,早晚也是要跟現在那些國家的勢力對上,我們只能先建立起自己的勢力及情報網才有機會及能力對抗他們,妳也知道知己知……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五十 – 山谷槍聲

此次這位廉禎道姑被師門中的醫蠱一脈發了調查令到了他們這兒,他們當然是得要盡心盡力地將事情辦好才行。

而要調查廉禎道姑,免不了得一並調查她一直帶在身邊的夏文嫣,又夏文嫣與小雨長得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在這敏感的時機點接近昊天嶺,教昊天嶺能不親自當那誘餌麼?

只是無辜的靈兒卻因此受到傷害……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四十九 – 禁令解除?

昊天嶺與雲頎還在討論,昊天策快步進了書房。

他一進書房便揚了揚手中的信,「嶺兒,有八百里加急的密函,是石衛送來的。」

「是麼?怎越過了莫莫直接回來?」

昊天嶺將密函拆開,看完便往書案走,提筆欲回信。

「上頭說了什麼?」

「石衛一行追蹤廉禎進了蠱族禁地後有幾個人中了招,退……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四十八 – 容顏不變

嗯……?

是誰下的手,後頸還真是痛呀……。

咦?這會兒我是在車上?

全身無力是怎麼回事?

我記得……有七、八個黑衣人圍著我……,我揍倒了兩個……後來被什麼東西戳了一下、再打了一會兒就全身無力,接下來就被砍了後頸眼前一黒……。

所在的上方傳來說話的聲音:「嘿!終於能帶著蕭……

繼續閱讀…

十二、離開 – 之四十七 – 會是她嗎?

「嗯。那他的暗示是什麼?」

「佐文要她到庫房尋一個香樟質地的盒子,將裡頭的育沛拿出來放在府內每日最多人聚集卻不易被發現的地方,另外還要她想辦法讓您喝下這個。」小丙恭敬地拿出那瓶原本該在玉燕身上的小瓶子。

昊天嶺從公文中抬頭,手往側邊伸,小丙立時將瓶子放入他的手中。他將瓶子打開,那裡頭看起……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