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安排 – 之十 – 殮房內的怪現象 II Ver.2

雲頎注意到靈兒很不沉穩地在東張西望,這樣的行為實在很是不恰當,他開口要制止她時,她正好遇上有兩名小廝欲搬動一具小孩的遺體要離開。

靈兒急著出了聲道:「慢著,先別動那孩子。」

她的出聲讓在場所有的人都不自覺地向她行了個「注目禮」。

雖說她出聲是因為情急,可這場子終究不是自己的,她望向……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九 – 殮房內的怪現象 I Ver.2

這是靈兒第一次在京都城裡騎馬。

因為是傍晚時分,路上的行人沒有很多。

西下的柔和陽光,讓這座城看起來不似她先前進城時那樣令人有犀利的感覺。

她們三人騎著馬,不一會兒就到了大理寺。

大理寺的前堂是審案的衙門大廳,眼下這時間並無案在審,因而空無一人。

昊天嶺帶著雲頎、靈兒二……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八 – 自己的座騎自己馴 Ver.2

驀地,昊天嶺收了他的笑,說了句「真是個小傻瓜」就離開她的身前,走到一旁的太師椅坐下。

他彈了個響指,雲頎隨即從門口走了進來。

雲頎甫進門便瞥到那件落在地上的紫紗外袍,他識相地撿起來拍一拍,直接擱在自己的小臂上走到昊天嶺的面前。

「什麼事?」昊天嶺的聲音清冷,邊說還順道將自己的衣裳給……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七 – 御王對她的安排 Ver.2

「是,王爺。」

因無人說能起身,靈兒便一直低著頭、維持著行禮的樣子。

不一會兒,她的視野裡出現了一件深紫色的寬大袴腳,跟著,頭頂上傳來了一把聲音道:「妳這首禮,我就收下了,起來吧,以後沒有外人在的時候不必行禮。」

「是。」

靈兒幾乎是一聽到昊天嶺這麼說,立馬應了聲就站了起來。……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六 – 御王府 Ver.2

首先入眼的是一對玉石製成的石獅。

石獅的石料本身是玉石與石頭混雜,但經由工匠的巧手,將那獅子刻得好像活脫脫要從石頭做成的祥雲中奔出來。

隨著石獅的細節躍入眼簾,石獅後方那令人無法忽略其存在的大門也映入眼底。

大門上方的牌匾有著蒼勁有力的行楷、龍飛鳳舞地寫了「御王府」三個大字,昭示著……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五 – 桃花臨溪 Ver.2

離開金閣寺的第三日,馬車又穿過一個小村的官道,在一個叩嘍之後行駛在一座橋上。

靈兒往窗外望去見到了下方河道兩旁開滿了石菖蒲。

她想,這兩日的路上沒什麼適合摘採的花,眼下好不容易看見了無毒的石菖蒲,便忍不住地想滿足一下小琰想摘花的心情。

她向周夫人開口說道:「周夫人,下面的菖蒲花開得……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四 – 周夫人的觀察 Ver.2

經過這些日子的觀察下來,周夫人可以確定靈兒失憶前應是某大戶人家的女兒,甚或是出身於世家。

雖然有時候她會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但總結來說她那身大家閨秀的談吐與氣質不假,學起那些個繁瑣的禮儀規矩,亦是能很快就學到位。

這些並非是一朝一夕就可隨手捻來,總是需要時間的累積與沉澱才能展現出來,因此……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三 – 關於入府的小糾結 Ver.2

「如何會有此一問?」

「我聽周夫人說,殿下以前經常出征?」

「是。」

「你覺得那些戰爭是值得的嗎?」

冥殤英氣凜然地道:「我冥殤跟了主子這麼多年,從未見過主子是為了什麼狼子野心去攻打的其他國家。
他從來都是為了天耀平頭百姓的安危在著想,妳覺得那些戰爭會不值嗎?」

靈兒……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二 – 禮儀教室 Ver.2

待在金閣寺養傷的日子,最重要的除了養傷,當然就是周夫人這趟來的目的——禮儀教化。

在接觸周夫人之前,靈兒還真不知這世上竟能有如此有趣的禮儀教室。

周夫人的年紀其實已四十有二,但保養得宜的她看來才三十出頭。

見過她的人開初很容易會因她淡漠嚴肅的外表而卻步,這點可從她年輕時候有著冰山美……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一 – 周夫人 Ver.2

在少女見過御王的隔日早膳之後,金閣寺內的主幹道上又開始陸續出現一輛輛有著不同紋徽的馬車。

只是,這些馬車今日行駛的方向與前幾日不同,它們這回是從各禪院的門口出發、緩緩地駛向京都而去。

這些回程的人,在回程第二日的路上遇見了一輛特殊的馬車。

「哇!那紋徽是一品的品級才能使用的吧!」

「妳看那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