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中節 – 之一 – 第一次出府 Ver.2

翌日一大清早便是定安親王出殯的日子,按禮制,皇帝是不能相送的,因而光武帝只好站在宮牆角樓的高臺上遠遠眺望。

當送葬的隊伍從親王府的前院開始向外移動,即便是戎馬一生的光武帝,喉頭也忍不住動了動,高德勝見狀,在一旁暗暗地搖頭嘆息著。

他畢竟是打小就跟在光武帝身邊,自然是很清楚光武帝同定安親王[……]

繼續閱讀…

三、刺客 – 之六 – 接風宴 III Ver.2

「殿下,這些人武功中上,一開始交手是赫連慣用的招式,可到後面盡是北原特有的殺招。」

昊天嶺輕笑了下,「這可真是有趣。
四哥知道嗎?」

「回殿下,知道。
王爺現在應該已經回稟給陛下知曉了。」

靈兒柔順地讓昊天嶺包紮,可她下意識覺得手不宜讓昊天嶺握住太久,所以當昊天嶺一包紮好,她便[……]

繼續閱讀…

三、刺客 – 之五 – 接風宴 II Ver.2

靈兒衝到嘉柔帝姬跟前的時候,對方那人的手離帝姬已是不到半拳的距離。

帝姬與侍女亦是明顯感受到後頭有人接近,便回了首。

這一回首,主僕二人就被那人的氣勢給嚇得兩腿軟、一起跌坐在了地上。

這讓靈兒正好抓到了刺客的一個空門,她順勢扣住那人的手臂脈門,在對方瞬間施力不能的當口兒,她身形一矮[……]

繼續閱讀…

三、刺客 – 之四 – 接風宴 I Ver.2

初夏末了,此時的天氣已是炎熱,昊天嶺回府就先去沐浴,打算在晚上的接風宴前再處理些公務。

靈兒趁著昊天嶺去沐浴的空檔胡亂吃了點小武放在小几上的點心,就忍不住趴在那兒小睡了一會兒。

貼身侍女的差事並非只是端茶倒水那麼簡單。

昊天嶺在處理公務與議事的時候,她得全程隨侍。

有時研墨、[……]

繼續閱讀…

三、刺客 – 之三 – 遠道而來的貴客 Ver.2

靈兒在城門口已經等了有一個時辰之久,不過因為自己跟著的是天耀赫赫有名的戰神王爺,她不須同下面那些個大臣們在城門口站著枯等,而是在城門旁的一處茶樓裡。

「嶺兒,今日是什麼風把你給吹來的?」昊天策溫潤的問著。

「也沒什麼,想說北原才有動作,怎麼赫連的人就跑來了,所以就過來瞧瞧有沒什麼好戲可看[……]

繼續閱讀…

三、刺客 – 之二 – 身份之差 Ver.2

翌晨參加完晨練之後,靈兒去往湢室沐浴的路上被小武給叫住,就被帶到離同生閣較近的一間浴室去。

那間浴室佔地比湢室小約一半,裡面隔成穿脫衣裳的衣間及浴間,看起來一次大約只能讓一個人進去使用。

沐浴的地方有一個大浴盆以及一個能站立淋浴的地方。最為特別的是沐浴處出水的位置在上方,而非湢室那般,得[……]

繼續閱讀…

三、刺客 -之一 – 醬肘子 Ver.2

靈兒的眼前是一片色彩斑斕,不論她的頭往哪兒轉,周遭就是那些絢麗的色彩,彷彿自己被那些色彩包裹其中脫不開身。

驀地,她的身子不停地向下墜去,想抓住什麼都是徒然,在她張口想喊救命的時候,她發現自己方才所遇的一切都是夢。

靈兒喘著氣,滿室溫暖的木頭芬芳似是在給她無聲安慰。

她赫然想起有什[……]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十三 – 第一次晨練 Ver.2

當靈兒跟著王爺們回到御王府的時候,天色早就過了三更後半。

城外駐紮軍的領頭聶將軍、副頭領吳副將軍等一行人已等在書房的院子裡。

一行人進了書房,坐下便是討論後續如何處理,靈兒又是侍茶又是研墨、記錄,隨後就是一道道密令跟著發佈下去。

直到天亮,靈兒的手不斷地抄寫、未曾停歇過。

終[……]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十二 – 定安親王 II Ver.2

昊天嶺在城牆上指揮東城門守軍與親兵部署,雲頎和靈兒在一旁看著城下的情況。

冥殤風塵僕僕地上到城牆上向昊天嶺作揖道:「主子,鳳鳴軍的駐紮地已經人去樓空至少有四個時辰,屬下追蹤痕跡,應該是急行軍往赫連邊境而去。」

「城下卻是鳳鳴軍的旗幟。」昊天嶺冷冷地說道。

靈兒在一旁蹙眉,她不是今日[……]

繼續閱讀…

二、安排 – 之十一 – 定安親王 I Ver.2

瑾王與御王一行趕到定安親王府時,王府正陷入大火之中,火光映得已經黑了的夜空發紅。

靈兒仰頭見到這府邸大門上的牌匾寫著「定安親王府」,有些疑惑。

她記得周夫人曾說過定安親王是天耀王朝三個異姓王中最受百姓讚揚的親王,在天耀已經世襲罔替了幾代,是天耀開國的功臣之一。

這定安親王一脈最初會[……]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