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六 – 土牢

修苒柳眉微擰,男子微微嘆道:「雖說鄙人為三叔公痴戀一個無心女子感到委曲不值,可三叔公臨終前的吩咐,鄙人還是不得不從……」

「嗯?」

男子正了面色道:「鄙人得到消息,承影藥師被人帶走了。」

「時間過了這麼久,藥師應該是待在主后娘娘的居室裡為她治病吧,如何會被人帶走?」

「此事千[……]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五 – 侍衛長

「話是這麼說,不過藥師的武功修為應該不低,那種藥對練武的人來說,若能察覺得早,不是只有一刻鐘的效力麼?」

啪——地一聲打頭的響動,說上句話的人帶著慌張的語意、壓低聲音續道:「我們來這兒說話大大咧咧,藥師她會不會已經聽見我們的話、開始運功排藥了!這不成,我們得趕快進去用陣法及丹藥鎖住她,否則就要[……]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四 – 被暗算

「下雪了……?」

鞏毓靈睜眼一瞧,園子另一頭碧瓦朱欄的二層小樓與遠處仍青翠的山丘映襯飄蕩半空的稀疏白點,她歎道:「好美呀!」

昊天嶺向鞏毓靈望去的方向瞧了眼,他道:「嗯,是很美,卻都不及妳一分。」

鞏毓靈被他如此一說,二朵紅雲騰地爬上她的面頰,昊天嶺笑著親親她的額頭,以她坐在他臂上[……]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三 – 主動親暱

昊天嶺眼神溫柔地看著她道:「妳是在想賢王妃前不久才產下的那個孩子吧。」

「嗯,那孩子不過是個襁褓中、什麼都不知的寶寶,如果因為他父王獲罪……」鞏毓靈輕嘆了口氣,「也不曉得王妃她們會如何……?」

「二哥所犯情節嚴重,目前受調查的範圍已是不小,人數也一直在增加。就我知道,嫂嫂們的娘家也被列在[……]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二 – 失勢

幾人說著,抬腳往膳廳的通道走,秋繪正好迎面而來。

秋繪福身道:「秋繪見過雪皇陛下、雪后陛下、見過晴公主殿下、見過郡主。」

「粱女官長,免禮。是蘭姊姊讓妳來的?」

「是,」秋繪恭敬道:「娘娘請晴殿下與郡主到鹿鳴殿的暖閣一敘。」

雪皇看向雪晴、鞏毓靈道:「晴兒,靈兒,妳們就跟著女[……]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一 – 看眼色

話落,面上淚痕交錯的德妃停下抬手擦淚的動作,她不停把頭叩向地面,期望光武帝能心軟、放過自己唯一的兒子。

光武帝睨著這已陪伴自己三十載的女子。

昔日對妝容一絲不茍的她,現下頭髮多少散亂了些。她跪著的地上雖鋪有冬日裡使用的厚毯,額上仍因她連續用力的叩頭出現紅痕。

但這能改變什麼?[……]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 – 求饒

光武帝想到這兒,連帶想起了讓心、肝、肺、頭等部位同時疼起來的皇位繼承一事。

要說皇子麼,自己也不是沒有,就是分明有那麼多個,卻是一個個都……

澤兒不願繼承大統,承兒、策兒、嶺兒幾個是都不能繼承大統,翔兒的能力不行……看來,就只有年歲最小的擎兒了。

蘭妃感受到光武帝瞧著昊天擎的眼神,[……]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九 – 首次敬酒

光武帝點點頭,看向一眾道:「另一件喜事,就是你們世叔母及世叔父要認靈兒為義女。」

鞏毓靈聞言驚了一驚,她看向昊天嶺,想證實這事的真實性。昊天嶺勾起唇角、輕捏她的掌心。

「靈兒,明日的晉封典儀是我們兩國國主一起挑選出來的好日子,可見妳義父義母對於收妳為義女一事的重視程度。」

雪皇接續[……]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八 – 喜事

鞏毓靈垂下眼眸,避免昊天嶺看見自己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

昊天嶺上前在鞏毓靈的額上輕輕地吻了一下,「寶貝,我們既相愛又已互許,無論如何,都別離開我好麼?答應我,不管妳我去到哪裡,另一個人都要相隨好麼?」

鞏毓靈未料昊天嶺會說出這番話,她霍地抬眸,淚水不可控地自頰旁滑落,她哽咽道:「可、可我[……]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七 – 彼時還未……

「嗯……」夜承影轉向一旁的醫官們問道:「娘娘的傷,最初是誰看的?」

排在第二列、第一位的醫官聞言出列,作揖道:「回藥師,是下官看的。」

「你是……?」

「下官是醫副長林程。」

「林程,可以說說當時你是如何診治的麼?」

「是。當是時,下官隨行在隊伍之中,所以娘娘一出事,自[……]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