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 – 兔子包

「御王說得是。皇姐教導本宮很多事,也還好有皇姐的保護,才讓本宮能平安地長大。」

夏文嫣望著昊天嶺那有點邪魅的笑容挪不開眼,她正對面的莫邪亦是看著她也看得移不開目光。只是,那視線著實是有些過於赤裸,雲頎在一旁看得不得不輕咳了兩聲。

昊天嶺扭頭,「雲頎,都坐這麼久了,點心還沒好?」

他那聲音溫和,可有習武的人便會知曉裡頭帶了震魄的內力,莫邪被震得一個激靈,戀戀捨不得地收回了近乎是不禮貌的目光。

「王爺,應該差不多好了,屬下去瞧瞧。」

昊天嶺揮了揮手,雲頎躬身而退。

「這天耀德聚樓的招牌便是燒賣以及甜包子,本王想公主應該會很喜歡。」

「本宮拭目以待。」夏文嫣笑吟吟地說道:「對了,既然御王的親衛長還未回來,那不如本宮先奉上謝禮以打發時間吧。」

「喔?聽起來是個很特別的謝禮?」

「也沒什麼,算是夏立的特產吧……。」夏文嫣邊道,小念便將一個木盒子給遞了上來,拉開絲帶,將木盒打開。

木盒一開,隱隱香氣由盒子裡傳了出來,莫邪往裡頭一瞧,眼底是掩不住的震驚。

盒裡一共盛裝了兩樣東西,看上去雖皆是黃色的,可看來並非由同一種原料所製成。

一個被做成了上頭刻有山水雕花的文鎮,另一個則看來是一只由許多顆玉珠子所串成的玉釧。

可明眼人一瞧那文鎮之透明處有如黃水晶、不透色之處有如蜜色、裡頭還嵌有幾隻不知名的蟲子、花草,以及許多眩目的橢圓形顆粒……那並非是水晶、瑪瑙,竟然是一個巴掌大的琥珀。

再仔細瞧了那玉釧,那也不是什麼玉所製成。每一顆珠子細看,有的是蜜色,有的黃中帶紅,最重要的是,每一顆至少都有一處是透明的部份,而那之中都至少有一隻小蟲、花草,又或是眩目的顆粒。這手釧上的每一顆珠子亦如文鎮,全是琥珀所製成。

「這謝禮也太過貴重了……。本王不能收。」

「莫非,御王的意思是本宮的命很不值?」

昊天嶺笑道:「公主的命當然值錢,只是這一個個都是無價之寶,雖然全中土大陸僅只有貴國同琮瓍有產出育沛,可一下子拿出如此的禮物也是過重了。」

夏文嫣垂眸,情緒似乎有些低落,黯然地道:「難不成御王是要本宮將拿出來的謝禮給收回去麼……?」

莫邪見她似是在暗自抹淚有些不捨得,便道:「殿下,您就體諒體諒一個女孩子的面子薄……。」

昊天嶺笑得讓人覺得如沐春風,一會兒後,他豪爽地道:「也是,那本王便不推阻,收下便是。」

此時雲頎正好回到雅間,後頭還跟著幾位店小二。

他們一進門,昊天嶺便向雲頎做了手勢,雲頎讓店小二們上點心,自己則照著昊天嶺的吩咐將裝著謝禮的木盒自桌上拿了過來,放在自家王爺面前讓他瞧一眼,以便收起來。

正當雲頎要將盒蓋闔上時,莫邪也湊過來看了一眼,他正巧看見了文鎮裡的某個橢圓形顆粒旁,一隻不知名的蟲子趁人不注意時動了一下。

莫邪以手擋了雲頎闔上盒蓋的動作,雲頎不明所以地看著他,卻見莫邪蹙眉眨了眨眼,又揉了揉眼睛,盯著盒裡的文鎮看。

「怎麼了?」雲頎低聲問道。

莫邪此次再看,那蟲都未再有動靜,他想許是自己眼花了。他抬眸看了眼雲頎,四目相對後便放開手讓雲頎收了木盒。

「哎呀,御王,這真的是好可愛呢!」夏文嫣一句輕呼,引得莫邪朝她看了過去。

蒸籠裡有好幾隻被剪成兔子形狀的包子,那兔身及小尾巴是白色,頭部、耳朵則是加了紅麴米以染成了緋色,模樣十分地討喜。

「這便是德聚樓的招牌兔子包。」

「嗯嗯,做得真是精緻,讓人捨不得吃。」

昊天嶺親自為她挾了一個兔子包到她的小盤裡頭:「公主吃吃看合不合胃口。」

「這要如何吃呢……?」她看著昊天嶺,眸子裡波光瀲豔。

「公主覺得該如何吃呢?」

「從頭吃?」

昊天嶺笑著搖頭。

「那麼從尾巴開始吃?」這次是夏文淵開口。

昊天嶺伸出食指往左右搖了搖。

夏文淵與夏文嫣對看了一眼,眼中充滿疑惑。

最後這對姐弟中,由夏文嫣開口問道:「敢問御王,到底該如何吃呢?」

昊天嶺微笑淡淡地道:「當本王覺得困擾的時候,本王喜歡讓事情歸零,減少它的複雜度之後再來處置。」

「歸零……?那要如何歸零?」

「這個嘛……。」他的微笑始終不變,直接以手拿起蒸籠裡的一隻兔子包。

那兔子包在他寬闊的手掌裡顯得驕小、顯得更加地可愛。

他慢慢地收攏了五指、看似輕輕地握住那兔子包,再張開手時,那隻兔子已不是兔子,像是一個上頭帶著二片粉櫻花瓣的白色小包子,裡頭還有一點兒奶皇餡給跑了出來,雲頎在一旁看了挑了挑眉毛。

夏文嫣覺得他做那動作好帥氣,絲毫不覺哪兒不對勁。可一旁的夏文淵及莫邪卻忽然感覺到有股寒氣自他們的背脊上竄出。

昊天嶺淡淡地說:「如此便再無形狀上的罣礙,煩惱如何入口了。」

夏文淵勉力笑著道:「御王說得是。」

「嗬嗬,這大約是本王為何會有殺神這稱呼的由來吧……。」

「殺神……?」

「文淵皇子未聽說過?」

「本宮孤陋寡聞呢……還請御王見諒。」

昊天嶺依然是微笑著卻似是喃喃自語道:「本王一向是不怕事,只是要不要做的問題而已,可若妨礙到天耀、踩踏到本王在意的事,本王一向不會客氣,不論對方是如何,本王一律心無罣礙,想如何處置,便如何處置。」

夏文淵雖然年紀小,可此時也清楚地感覺到不對勁而擔心,這是場鴻門宴麼?

他在桌子底下拉了拉自家姊姊的衣袖,夏文嫣微微轉頭過來,向他做了個「沒事」的口型。

夏文嫣嫣然一笑:「御王說的是。如此便再無形狀上的罣礙,本宮佩服佩服。只是,如此做不也失了原本廚子的美意了。」

「也是。」昊天嶺向夏文嫣點了點頭,朝雲頎說道:「同掌櫃說本王很喜歡這兔子包,希望廚子能再多做些別的新花樣,本王下次再帶公主一道來品評。」

「是。」

「來,這還有德聚樓特製的燒賣,公主可以嘗看看……。」

昊天嶺在這之後僅是親自向夏文嫣姊弟介紹德聚樓的招牌,未再提其他的話語,夏文淵的提心吊膽也才慢慢地放下來,一行人在德聚樓待到了近申時才離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