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七 – 東方悟

就這樣重啟腳步走了一小會兒,冥殤依憑先前的印象、知道自己一行仍然還在原先的谷地裡,前頭的前輩差不多是帶著他們往小溪另一側的山壁去。

他暗道:水行……原來是從那兒出去的?

冥殤正想著,就聞前方有馬匹往自己方向跑來的聲音,與此同時並聽見領頭男子猛然一喝:「要出去了!頂住!」

跟著,前面……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八 – 用膳

鞏毓靈看著他的背影,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略想了想才發現,昊天嶺不是才從外頭進來麼?

怎地他身上一點兒寒氣也沒有?

他方才看的是什麼呢?

那一沓紙好生眼熟呢……

對了,自己睡著之前,他放在小木盒旁的那本日記……

父親的事一直沉甸甸地壓在自己胸口上,又他先前說他未做那事,是……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 – 兔子包

「御王說得是。皇姐教導本宮很多事,也還好有皇姐的保護,才讓本宮能平安地長大。」

夏文嫣望著昊天嶺那有點邪魅的笑容挪不開眼,她正對面的莫邪亦是看著她也看得移不開目光。只是,那視線著實是有些過於赤裸,雲頎在一旁看得不得不輕咳了兩聲。

昊天嶺扭頭,「雲頎,都坐這麼久了,點心還沒好?」

他……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