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五 – 好戲上場 I

玉燕以手撐著頭思索半晌後道:「我覺得形似,雖然那身氣質也像,但風骨沒有雨王妃好。」

「那這樣主子還整宿整宿地宿在驛館……?」

「是呀,而且主子同郡主不是再有四日要大婚了?如此……,而且主子先前說過同郡主大婚後郡主會是正妃的。」

「唔……可聽說郡主昨日見周夫人說要延婚儀的日子[……]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四 – 閒言碎語

主僕二人走到了馬場,銀星見到她便歡快的撒著蹄子過來,可當牠一靠近,發現靈兒面上看起來沒什麼,整個人看來卻彷彿在壓抑著什麼。

牠漸漸慢下腳步靠了過去,身上的騎師亦跟著冷靜了下來,未同上次那般哀號。

「銀星,你有沒有乖?」

騎師從銀星的身上下來,同靈兒行禮後道:「銀星最近有比較聽話些,[……]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三 – 變化

昊天嶺送走了靈兒,心下的浮躁未減。揮了手,見一隊暗衛跟上了靈兒的馬車以暗中保護,便轉身去往夢湖瞧瞧。

到了夢湖畔,他在湖畔附近的一顆樹上聞到了極淡的鳶尾花香。

循著味道,在湖畔與那樹的中間草地上聞到比之先前稍濃一點、混了迷香的花香味。再來,那香味變淡,味道延伸往湖畔的鄰水樓梯去。[……]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二 – 作戲可是要做全套

他一想到此,決心無論如何要早點處理掉夏文嫣,還一定要早日請到元谷藥師前來京都為靈兒拔蠱才行。

昊天嶺清了清喉嚨:「靈兒,看著我的眼睛。」他以食指輕輕地抬了靈兒的下顎,讓她的目光能對著自己。

他將話用充滿空靈感的聲線說道:「專注,接下來妳會進入約莫一個時辰的休憩,妳會完全冷靜下來,將今夜發[……]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一 – 暗示

靈兒邊跑邊覷了眼對岸的女子,赫然發現那女子竟是夏立國的長公主夏文嫣,心下覺得奇怪。可她很快便認為那夏文嫣應是王爺帶來的,只是因為身份,不便參加這莫府家宴,於是王爺便讓她在園子裡等待。

夏文嫣見莫邪的腳已從臨水樓梯踏進到了湖裡,便縱身一躍,轉眼間到了靈兒的面前。

靈兒鄂然,急急地停下腳步已[……]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三十 – 滿月宴 III

莫邪早在自家親爹說到「開席」之後,隨意灌了幾口酒便離了大廳。

打自他去到小雨幼時居住的小山坳晃了一圈回來,他就覺得胸悶得緊,經常覺得自己坐不住。

其實一個習武的人,除非是身受嚴重內傷,如何都與「胸悶得緊」這四個大字無緣,通常他們只要一理氣、一運內力,便能使任督二脈暢通,這一暢通,全身上下[……]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九 – 滿月宴 II

言執見夏文嫣離開花廳,便進來恭敬地道:「主子,那五日後的……。」

赫連宸瞇了瞇眼睛:「還是先準備著,有備無患。」

「是。」

「言執,光武帝明日有接見嗎?」

「是,去查問的結果要後日了,後日才有接見。」

「嘖,這樣麻煩。孤先寫一封信,如若那日禦王還是要舉行婚儀,便讓昊天道[……]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八 – 滿月宴 I

昊天嶺在晚膳前回到了驛館,彼時夏文嫣正在解詰棋,她專心到連他進門都未曾注意。

直到一個陰影覆在了棋盤上,她才抬了頭巧笑倩兮地道:「天嶺,你回來了呀。」

「嗯。只是本王陪妳一道用了晚膳後還得再出門一趟。」

「這樣呀……。」夏文嫣的神情有些落莫,垂下頭又去擺弄棋子。

「妳不問嗎?[……]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七 – 大婚的消息

她走上前去,暗格裡並未看見任何東西。

小武也跟了上來,奇怪道:「嗯?怎麼沒有東西呢?」

「嗯……。」靈兒伸手,在暗格裡頭摸了摸、敲了敲,確認無其他暗格中的暗格,淡淡道:「確實是沒有。許是弄錯了。」

「可……?」小武偏著頭,「親衛長有可能弄錯麼?」

「會不會是有謙要給妳的東西?[……]

繼續閱讀…

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六 – 昊天嶺的手書

夏文嫣再從這普通信封裡將真正的信拿出來,仔細地展開信,當即變了臉色,又立刻拿出了另兩封信來檢視,內容卻都是一樣地讀不懂。

信裡的筆跡看起來是昊天嶺的沒錯,由信封上寫著的「靈兒啟」,亦能確認信是給那位德安郡主的也沒錯。

唯一有問題的是信裡的內容,裡頭有一堆長得如豆芽菜的符號,那些符號有的會[……]

繼續閱讀…